绝品狂兵

武侠修真 | 白慕青

兵王徐寒因父亲的病危通知书退役回到都市,得知父亲并非病危而是遭人谋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101章 恕难从命

绝品狂兵 by 白慕青

2018-4-16 18:02

“狼王已经答应放下仇恨了,徐寒,现在就看你愿不愿意和他一起放下仇恨,与我们结为兄弟。”教主诚恳地看向他。

小程和尘扬以及黑子拼命地对徐寒使着眼色,压低声音紧张地说:“寒队,别答应他,他可是地下世界的霸主,你不能加入地下世界!”

只有张磊和杨光完全理解徐寒的做法,并为此深深地感动。徐寒是什么样的人,他这帮兄弟不可能不清楚。任何时候,徐寒都没向恶势力屈服过,他嫉恶如仇,不折不饶,如今为了他们这些兄弟的死活,作出了人生中从未有过的让步。

张磊和杨光的眼里隐隐泛着泪光,他们沉默地站在那里,向徐寒致敬,同时也在懊恼自己的无能。

徐寒现在根本没有第二种选择,教主的出现已经把他们整个“鬼牙小队”都逼入了绝境。他这帮兄弟从鬼牙小队时期就同他一起出生入死,情同手足,不管作出怎样的牺牲,他都要救他们。

所以,当教主出现的时候,徐寒就在盘算着“营救”计划,除了被拉拢这一条路外别无选择。

狼王这时抬起头,冲徐寒露出和煦的笑容。

徐寒警惕地凝起目光,他觉得这笑容里藏着东西,藏着一把锋利的刀子。

“徐寒,教主说得对,就算我杀了你,露露也回不来。不如放下仇恨,一起为教主鞠躬尽瘁。”狼王保持着笑容,走到徐寒面前伸出手掌。

不管狼王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教主在这里,他不敢玩什么花样,徐寒也收起警惕的目光,随和地笑了笑,伸出手和狼王的手握在一起,“狼王所言极是,就让我们放下仇恨吧。”

两个人相互微笑以对,但双方都清楚,谁都不可能放下仇恨。对狼王来说,徐寒是杀他女儿的仇人,此仇不共戴天。而对徐寒而言,狼王是害死上百条无辜生命的罪犯,是必须铲除的祸害。

“还有一件事我必须要向你道歉。”狼王的笑容忽然诡异起来。

徐寒好奇地皱了皱眉,“什么事”

“前些天你女朋友被人从医院掳走的时候,我刚好在附近,但我没有救她,如果我早知道我们会有握手言和的一天,我当时肯定不会袖手旁观的。”

“王八蛋!”小程暗暗咒骂起来,尘扬和黑子也是一脸愤怒。

徐寒听完一脸震惊之色,“你说什么!欣茹被人掳走!”

狼王故作吃惊地道:“你不知道吗似乎是被织天使地狱的爪牙魔天使掳走的,虽然不知道他们有什么目的,但现在那个丫头应该被关在织天使地狱里。”

“够了!老家伙,你给我闭嘴!”小程控制不住情绪大叫起来。

徐寒回头看着他这帮兄弟,质问的眼神从他们身上扫过。而被他目光扫到的人,一一都低下脑袋,心虚,不知所措。

看到他们这样,徐寒也终于确信了狼王所言都是实话,他咬了咬牙,愤怒而又责怪地指着他们:“你们……连这种事也要瞒着我!知不知道欣茹是我的女朋友!她有危险,你们不但不和我一起想办法营救,还联合起来欺骗我!”

说什么送她去京都治疗,原来一切都是谎言!

尘扬焦急解释道:“寒队,瞒着你是我们不对,可我们也是为了你着想,你当时受了那么重的伤,要是知道这个消息肯定会不顾一切地赶去织天使地狱救人……”

“不救人难道要见死不救!”徐寒情绪有些激动。

鹰王眼神阴沉地看着狼王,他没想到,狼王竟然敢在他面前耍这种把戏,假装和徐寒握手言合,放下仇恨,然后像闲聊一样故作无意地把徐寒女朋友被魔天使抓走的消息透露给他。像徐寒这种重情重义性格的人,绝对会心急如焚地前往织天使地狱去营救。

可织天使地狱是什么地方魔天使是什么样的势力想必就算没有见识过也会有所耳闻,徐寒倘若真的去了,恐怕九死一生,有去无回。

如此一来,狼王报仇的目的就达到了。

“哼,在我面前玩这种把戏”

教主没有看着狼王,但狼王知道,教主这话是说给他听的。然后敬畏地低下头颅,对教主弯腰赔罪道:“属下有罪,请教主见谅!杀女之仇,不共戴天,我放不下这仇恨。”

“你的罪,之后再议。”教主甩下这句话,接着走过去按住正要发作的徐寒,“徐寒,你的心情我能理解。可你女朋友已经被掳走这么长时间了,又是被抓去织天使地狱这么恐怖的地方,想必凶多吉少。以你目前的实力要闯织天使地狱难度太大,贸然营救极有可能连自己也一块搭进去。我劝你冷静下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等你实力更进一步,再血洗织天使地狱为你女朋友报仇。”

教主这番话意在劝阻,实力强大如他,也不敢妄言能血洗织天使地狱。只不过,他好不容易才把徐寒收入账下,要是徐寒真去了织天使地狱,基本交代在那,这是他不想看到的。徐寒身上藏着青龙之力,他现在还没找到能夺取它的方法,在这之前,他只能把徐寒放在自己身边,又怎会允许徐寒自取灭亡

“教主。”徐寒脸上的激动瞬间冷固,他眼神坚定地说:“抱歉,我愿意加入地下世界,但这织天使地狱我非去不可。”

“你这可是送死,天涯何处无芳草,你想要女人,我可以给你,要多少有多少,绝不会亏待你。”

徐寒摇摇头,“我见过的女人不少,睡过的也不少,但真正爱过的,只有四个,前面三个已经不在人世了,这一个,我不能再眼睁睁地看着她离开,或许我有可能会死,但这一次,我绝不允许历史重演!”

“哪怕那个女人已经死了!”

教主的眼眸里闪过一丝冲动,而徐寒反而非常冷静,斩钉截铁地告诉他:“那我也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徐寒!”教主见他不听劝,语气顿时冷厉起来:“我现在是以地下世界霸主的身份命令你!不准去!”

徐寒坦然一笑,没有丝毫动摇,“恕难从命。”

恕难从命,好一个恕难从命!

这四个字,彻底点燃了教主的怒火,若不是他渴望得到徐寒体内的青龙之力,他现在就可以杀了徐寒!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可以杀你。”教主的眼神充满威胁意味,阴冷,可怕。

徐寒桀骜不驯地昂起头颅,高傲不屈,“如果教主不惜杀我也要阻止我去织天使地狱,那尽管动手便是。我既然决心要去织天使地狱,就有了赴死的觉悟,死在哪里不是个死”

“你为了一个女人,连命都可以不要!”教主怨恨且不解地注视着他。

“是的,命可以死,但心不能死。”徐寒微笑着说出这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带着一种坦然和豪迈。

“命可以死,但心不能死。”教主心中低低地复述了这句话,眼神闪烁着,流露出一种特殊的情感。

从这一刻开始,他对徐寒有了很大的改观。原本他只想得到徐寒体内的青龙之力,而现在,他有了新的打算。

“好,我允许你去。”教主的眼眸微微眯起来,仿佛在笑。

徐寒也露出一丝微笑,没有给出言语上的回应。

然后,狼王满意地笑了,这是他最乐意看到的结果。徐寒前去织天使地狱,必死无疑,他已经认为徐寒的死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这仇,算是报了。

而徐寒的那帮兄弟却担心紧张起来,他们面面相觑,眼神里充满焦急。他们更愿意看到教主成功劝阻徐寒的画面,但事实截然相反。

“寒队,我跟你一起去!”小程眼神坚定下来。

“还有我!”黑子也拍了拍胸脯。

“算我一个!”

杨光和尘扬异口同声地说。

张磊和龙和则是耸了耸肩,无奈而又淡然地道:“去就去呗,谁怕谁啊。”

如此热血沸腾的场面在教主的两个仆从眼里是可笑的,这根本是飞蛾扑火的行为,也是狼王最乐意见到的,反正去一个死一个,去两个死一双,都去了才好,全都死光,也免得有后顾之忧。

只有教主的看法不一样,他心里敬佩着这群勇敢、讲义气的铁汉子,铁骨柔情,重情重义,情义当头,生死度外。

这世上,有几人能做到像他们这样

“不,我一个人去,你们都回京都。”在这时,徐寒断然拒绝了他们的要求。

“寒队,我们兄弟几个哪次不是一起出生入死只要是跟着你,上刀山也好,下火海也罢,哥几个眼都不眨一下。”小程语气坚决。

“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徐寒摇了摇头,“以前我们都是为国效力,生死与共。现在我已经从部队脱离,不再是军人,去织天使地狱救人是我自己的私事,你们肩上还有更重的担子,国家的使命托付在你们身上,你们要回京都,去做你们该做的事。”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