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狂兵

武侠修真 | 白慕青

兵王徐寒因父亲的病危通知书退役回到都市,得知父亲并非病危而是遭人谋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117章 杨欣茹的生父

绝品狂兵 by 白慕青

2018-4-16 18:02

“什么……生父?”徐寒的心头猛地一颤。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知道你,你是我女儿的男朋友。”中年男人从那张冷峻的脸庞上挤出一丝和蔼的笑容,他走上前对徐寒友好地伸出手:“我叫杨清文,是杨欣茹的亲生父亲。”

“你先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徐寒移开捂在肚子上的手,因为他发现腹部的贯通伤已经愈合得差不多了,看来是朱雀之血和青龙之力的双重效果。

杨清文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烟,把一根烟叼到嘴里,接着又将烟盒的开口端对着徐寒,眉毛微微一挑,“小伙子,来一根吗?”

“我不抽烟,谢谢。”气氛似乎缓和了一点,徐寒也暗暗松了口气。

杨清文点着了烟,从嘴里吐出一大口烟圈,然后说道:“我以前是国家科研院的,欣茹是我的女儿。我负责研究的项目是‘生物进化’。”

“生物进化?”

“对。”杨清文又吐出一口烟圈,淡淡道:“从达尔文进化论开始,人类就一直致力于研究生物进化,随着科学的成熟,我们也越来越接近生物进化的真相。事实上,所有生物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环境的变化逐渐进化,就比如人类是从猿猴进化来的,更早期的时候还只是个单细胞生物,但人类也并不是进化的终点,我们还会继续进化下去。”

“听起来蛮有意思的,但我对你们的研究不感兴趣。”徐寒耸了耸肩。

杨清文弹了弹烟灰,“我知道你感兴趣的是什么。”他目光落在杨欣茹身上,竟流露出一丝溺爱的神情,“欣茹她身上背负着伟大的使命,在她很小的时候,我就在她身上种下了一颗希望的种子,现在种子该发芽了,我们需要她的力量。”

“她身上是背负着使命……”徐寒听不下去了,他咬着牙,目光森然地瞪视杨清文,“但这使命不是你们赋予的,而是她自己的梦想——她从小立志当一名好警察,惩奸除恶,直到现在,她还在为这个使命奉献自己的青春,甚至是生命。”

徐寒注视着杨欣茹的眼眸,尽管此刻他们的眼眸同样血红,“我见过她眼睛最清澈的样子,所以我爱上了她。你口口声声说是她的生父,却在用鲜血染红这一片清澈,把什么狗屁使命强加到她身上,那根本不是她自己的意愿!”

他伸出手指对着杨欣茹,目光仇视着杨清文,“你看看你把她变成了什么样?她现在连本来的意识都失去了,你根本就没把她当过女儿,只是你的工具,你的实验品罢了。”

“因为她是我杨清文的女儿!”杨清文愤怒的声音里贯彻着高傲,“所以她生来就注定不平凡!她……”

“她只想做个警察。”没等杨清文把话说完,徐寒便打断了他,“这些都是你强加给她的,并非她本身的意愿。”

杨清文嘴里的烟头掉下一大截烟灰,他把烟头弹掉,淡淡地笑了:“你难道对欣茹的力量对你自己的力量一点都不好奇吗?”

“好奇啊,如果你愿意告诉我,我很乐意听。”徐寒也跟着笑了笑。

“一切,都来自一场实验成果。”杨清文故弄玄虚地说。

“什么实验?”徐寒眉头皱了下。

“想知道更多的话,就为我织天使地狱效力吧,这样你和欣茹就可以继续在一起了。”

显然,杨清文与徐寒交涉是怀着目的的。聊了这么久,最终还是为了引诱他加入织天使地狱。

“在不了解真相之前,我可不敢冒险加入你们。”徐寒的回答相当巧妙,虽是拒绝,却不绝然,表面看上去他只是把本应是结果的好处变成了前提条件,而实际上,这个前提条件就算满足了,他也未必会加入。

杨清文心里冷笑了声,这小子,敢和我耍小聪明?

“我说小伙子,在和我谈条件之前,你是不是该认清一下自己的处境?你现在在我的地盘里,有什么资格和我讨价还价?”杨清文一副威胁的语气说道。

徐寒脸色稍稍一沉,老狐狸就是老狐狸,不但没有上当,还反将他一军。没错,在这个处境下,没有什么比性命威胁更有资本说话了。

“你想用性命威胁逼我就范?”徐寒不屑地笑了一声:“我是那种贪生怕死的人吗?”

“不,我和你一样,打心眼里瞧不起贪生怕死之人。小伙子,贪生怕死的是胆小鬼,而识时务的,却是俊杰。你既然敢只身一人闯进织天使地狱,就足以说明你不是个胆小鬼,所以,你大可不必放不下架子。”

听了这番话,徐寒真的是五体投体,佩服!这老家伙简直是个老谋深算的狐狸,攻心战术玩得一溜一溜的。先是用性命威胁来恐吓,这算硬的,接着用“深明大义的道理”告诉他,就算他妥协了,也不是胆小鬼行为,而是识时务的俊杰。这是软的。

硬软兼施是劝降审问的不二之法,这老家伙运用得炉火纯青,要是徐寒的意志和立场稍有那么一丁点不坚定,就很可能着了他的道。

然而,杨清文虽没有低估自己,但却低估了徐寒。他万没想到,徐寒是一块软硬不吃的老骨头。

“识时务者为俊杰,但宁死不屈的却是豪杰。”说着,徐寒淡淡一笑,“从小父亲就教我,生当作豪杰,死亦为鬼雄。”

杨清文脸色变得阴沉,他冷哼了下,把烟头掐灭,丢到地上用脚踩了踩,“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别怪我了,欣茹,把他抓起来,我要活的。”

杨欣茹如同一架接收到指令的机器,冷漠的眼眸眨都不眨,咻地冲向徐寒。

杨清文对欣茹的力量毫不怀疑,因此对这场打斗的结果也没什么兴趣,他对那五个核心高层道了一声:“你们五个跟我来。”便朝门外走去。

五个核心高层相互看了看,跟在杨清文的身后。

徐寒饮下的朱雀之血渐渐要失去效力,而杨欣茹的攻势却越来越猛,炙热的温度仿佛要把这个溶洞都融化掉。

莫嫣在一旁紧蹙眉头,目光盯紧这场战斗,生怕漏过一丝细节。

杨欣茹的右手忽然布满炽红色的脉胳,炙热的火焰席卷上来,包裹她的右手,伴随着一道爆炸般的爆响,火焰仿佛一张血盆大口,要把徐寒吞噬。

徐寒不惊不慌,火舌刀在身前划出一道半月,接着火舌吞吐,飓风狂涌,利落地在大火中斩开一道口子。

然而更加汹涌的火焰继而扑来,瞬间淹没徐寒。

火舌刀再次发出尖啸,贪婪地吸吮火焰。

觉醒的朱雀之力太过强大,就算有火舌刀护身,徐寒也仅仅只能保命。

再一次受到剧烈灼伤的他,几乎丧失了还手的能力,无力地瘫坐在地。

这时,莫嫣突然拦在杨欣茹的面前,“杨博士说了,要抓活的,他就交给我好了,我会把他关起来的。”

杨欣茹停了下来,眼眸里的血色渐渐褪去,她转身走向血莲花,把身体浸泡在血池之中。

莫嫣轻叹了声,将徐寒扶起,缓缓往外走去。

“莫嫣……”

“小声点。”莫嫣语气平静地说。

“嗯。”徐寒把声音压低了一点,“你能告诉我,欣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是因为洗脑?”

“是的,她被洗了脑,然后觉醒了朱雀之力。”

“朱雀之力,到底是种什么样的力量?”从欣茹身上,从自己身上,徐寒已经见识到了这种超越科学的可怕力量,他很想知道这种力量到底是怎么回事。

“杨博士曾说过一句话,一切超越科学的力量都源于科学。”她扭过头,平静无波的眼眸注视着他:“一切都来自一场实验。”

“什么实验?”徐寒已经是第二次听到这句话了。

“我也不清楚,但这些超越科学的力量都和这场实验有关。徐寒,你体内也有这种力量,说明你也和这场实验有关,难道你什么都记不起来吗?”

“我……和这场实验有关……?”徐寒脑海里突兀地闪过一个破碎的画面,接着是一阵剧烈无比的头痛。

他一手摁住半个脑壳,眼角滑过一滴冷汗,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莫嫣看着不对劲,便道:“不要再想了,先出去再说吧。”

“要……怎么出去?”

莫嫣没有回答,而是扶着他连续穿过两个生化实验室,即将走出禁地的时候,徐寒挂在腰间的火舌刀突然被抽走。

噗哧!

火舌刀刺进了莫嫣的左腹,而抓着刀柄的人,正是她自己。

“莫嫣……你……”徐寒心头一颤,彻底呆住了。

“不要问……尽你所能离开这……剩下的只能看你自己了……”莫嫣把火舌刀拔出来,递还给徐寒。

接着,她捂着伤口倒下去。

由于禁地门口时常有魔天使出入,这一幕自然被人看在眼里,当然,从旁人的视角来看,是徐寒突然刺伤了莫嫣。

“快!抓住他!”

魔天使迅速聚集过来。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