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狂兵

武侠修真 | 白慕青

兵王徐寒因父亲的病危通知书退役回到都市,得知父亲并非病危而是遭人谋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115章 火舌刀的恐怖

绝品狂兵 by 白慕青

2018-4-16 18:02

亲眼看见徐寒坐到机械椅上,并且被锁住了手脚,但红鬼心里却莫名地忐忑起来。

在这里被洗脑的犯人有很多,有反抗的,也有不反抗的。但徐寒的淡然与从容让她很不安,甚至,令她有些忌惮。

从徐寒的举手投足间,她看到了一丝神秘的可怕,一种未知的强大。这样一个男人,真的就甘愿接受他们的洗脑,成为魔天使的一员吗?

答案,当然不是。

这时,从门外走进来一个男人,全身黑衣,面色冷峻,五官端正。

红鬼只眼神示意了下,这个男人就走向徐寒,把机械椅上的传输线全部吸到他身上。

红鬼忽然饶有兴致地跟徐寒说道起来:“这个男人,名叫墨宇,以前也是第七狱的五战胜犯人,经过我们的洗脑,他已经忘掉了自己的过去,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魔天使。即便我现在跟他说这些也不要紧,因为他根本不会在乎,他的脑子里只有对织天使地狱的忠诚。很快,你也会像他一样,忘掉一切,只记得自己是一名魔天使。”

“墨宇……”徐寒注视着墨宇的脸,目光中带着一丝怜悯。

若烟猜得不错,墨宇没有离开,他只是上了织天使地狱的当,被洗脑成为了魔天使。

他抬头看着红鬼,不解地道:“既然你们有这种设备,为什么不把第七狱层所有人都洗脑?”

红鬼摇摇头地说:“五战胜虽然是一个传言,但同时也是所有犯人的希望,人只要有希望,就会有源源不断的拼劲。这个传言,造就了一套相当好的培训系统,让那些入微阶的犯人冲着更高更强的方向冲刺,然后用五战胜来证明自己的实力。”

“接着你们就把成熟的果实给摘下来,是么。”

徐寒说话的时间,玻璃另一边的人开始分析数据、对他的大脑实施电子入侵。

洗脑,已经开始。

红鬼也朝那边看了一眼,只见一位戴着眼镜的金发妹子对她竖起了大拇指,表示一切顺利。

红鬼满意地点点头,接着和徐寒对话:“是的。当然这只是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第七狱层不能空空如也,我们终究算半个国家机构,有些事不能太明目张胆。”

突然,玻璃那边的人开始骚动起来,每个人的表情都显得很慌张,很快就乱成一团。

红鬼察觉到了那边的异常,打开左手边的通道门,快步走到里边询问情况。

那个金发妹一脸惊慌地告诉她:“数据出现异常,而且系统开始失控,系统信息正在不断地流失。”

“怎么会这样?”红鬼错愕地低喃着,忽然扭头看向玻璃对面的徐寒,瞳孔不由地一缩。

此时,徐寒正冲她招手,脸上挂着云淡风轻的笑容。

“洗脑怎么样了?!还能不能开始?!”红鬼有种不好的预感,声音不自觉地提高音调。

金发妹被吓了一跳,怯怯地说:“我们对大脑的入侵才进行到一半就突然被中止了,甚至……还被反入侵了……”

“这是什么原因?!”红鬼有些激动地抓住金发妹的双肩。

金发妹吓得缩起肩膀,“原……原因……不明……”

红鬼惊愕地再次把目光投向徐寒,然后咬了咬嘴唇,再次问道:“我问你,人脑有可能反入侵电脑吗?”

“绝无……可能。”金发妹肯定地回答。

眨眼的功夫,等红鬼回过神来,墨宇已经被徐寒摁到了机械椅上。

“不好!”看到这一幕的红鬼立即想起通道门还没锁上,正要去关,却发现为时已晚,徐寒已经闯到了这边。

“怎么会……”红鬼难以置信地瞪着徐寒,墨宇也是五战胜高手啊!怎么可能这么快就被制服?

徐寒的脸上挂着笑容,把通道门轻轻合上,“这里的隔音效果很好,无论发生什么,外面应该都听不见。”

他接受洗脑的时候就留意过了,里面明明看上去很嘈杂的样子,但他一丁点声音都听不见,红鬼也是进入到这里面来才能和人正常对话。

所以,这块巨大的玻璃,其作用除了观察被洗脑者的反应之外,应该就是隔音了。

“那又怎样?你以为你能得逞?”红鬼冷笑,对方未免也太不把她放在眼里了。她可是魔天使的三大首领之一,入微阶巅峰的实力。

“那可难说。”徐寒眼睛里忽而闪过一道锋利的寒光,火舌刀咻地一声出鞘,锋芒所到之处,炽炎吞吐。

红鬼被这突如其来的火光所惊吓,本能地作出招架动作,然而火舌刀的威力远超想象,眨眼间划过她的身体。

呼哧!

赤红的炽炎嚯地一下吞噬红鬼,在浓烈恐怖的火焰中,红鬼不断地发出哀嚎,剧烈的挣扎将她所碰到的每一件东西都烧成灰烬,最终她自己也在挣扎中倒下,火焰褪去,只留下一具焦黑的尸体。

红鬼的实力与狼王相当,徐寒现在也只是接近巅峰,却还未到巅峰级别。红鬼败就败在火舌刀上,因为她根本不知道火舌刀的存在,更没想到这把刀的威力会恐怖如斯。

说实话,别说红鬼,就连徐寒自己也被这火舌刀的威力吓了一跳。他只是能感觉到火舌刀的强大,抱着赌一把的心态放手一搏,却不料火舌刀的力量竟能直接灭杀一位入微巅峰级别的高手。

恐怕红鬼就连死都不明白,世上竟有如此神兵利器。

这红鬼一死,那些穿白大褂的研究人员自然就乱了阵脚,在徐寒面前吓得站都站不稳。

徐寒右手握着火舌刀,整条右臂像被染色一般变成了赤红色,与火舌刀散发出的赤红光芒相得益彰。

他与火舌刀之间仿佛产生了一种共鸣,而那条变得赤红的手臂,则成了桥梁。

徐寒轻轻地挥动火舌刀,空气中划过一道优雅的火弧线,他把刀锋指着金发妹,冷酷地道:“不想死,就按我说的做。”

金发妹捂着嘴巴,吓得眼泪直流,她忙不迭地点头。

“看见机械椅上坐着的那个人了吗?把他的记忆还给他。”

“这……”金发妹犹豫了一会,怯怯地说:“没法还啊……”

徐寒发出一声冷笑:“骗我是没用的,我对你们的系统了如指掌,按我说的做!”

他稍微凶一点就彻底把金发妹震慑住了,金发妹一边忍住眼泪,一边指挥着其他人操作计算机。

没一会儿,墨宇脸上开始出现痛苦的表情,他的身体在机械上不停地扭动。

这时,金发妹悄无声息地把手摸向一个微小的按钮,但却被眼尖的徐寒发现,及时抓住她的手。

“啊!!!我错了!!!不要杀我!!!”徐寒什么都还没做,金发妹已经吓得蹲到地上,害怕地大哭。

“哭什么,我没说要杀你。”徐寒冷冷地说道。

金发妹这才止住了哭声,抽泣地看着徐寒,眼神楚楚可怜,闪烁着恐惧的泪光。

徐寒也看着她,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这笑容里,藏着一丝冰冷,“但你要再敢做出类似的行为,那可就说不准了。”

他说话的语气像是在开玩笑,可他的眼神是认真的。

金发妹感受到一股彻骨的寒意,手脚冰凉,身体也跟着颤抖起来,她连声音都发不出了,只能点几下脑袋。

大约持续了十分钟左右,墨宇进入了一种很平静的状态,就像昏迷了一样,但他的眼睛是睁着的。

“好了……”金发妹看着徐寒,连气都不敢出。

“很好,现在,你们全部蹲到那边去。”徐寒指着右手边的方向,冷冷地说道。

他们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科研人员,面对徐寒的命令自然不敢有丝毫的不从,乖乖地挤到角落里蹲下,也包括那个金发妹。

徐寒看着眼前的投影计算机,轻轻地摇了摇头,“这些个东西,不知道害了多少人。”

说罢,他一拳轰碎了一台投影计算机,同时也把托着计算机的合金桌砸裂。

蹲在角落里的那群科研人员不由地发出尖叫,这是他们的心血啊!心疼!

然而,徐寒只冷酷地瞥了他们一眼,就吓得他们把脑袋重新低了下去。

接下来,徐寒每一拳打出去,都会毁掉一台计算机,这拳头没有落在那群科研人员的身上,却如同落在他们的心里,心在滴血!

直到把所有计算机都毁掉,徐寒才拍拍手离开,放开被锁在机械椅上的墨宇,将他扶起。

“朋友,没事了吧?”徐寒随和的笑着。

墨宇抬头看着他,一脸茫然:“你……是?”

“你不认识我,总该认识若烟吧?”

“若烟……”墨宇喃了一声,忽然激动地抓住他的手:“若烟?!你认识若烟?!她在哪?带我去见她!快!”

“别急,朋友。我当然会带你去见她,但恐怕没有那么容易。”

正说着,他们走出洗脑室,很快被一群黑衣人包围起来。

“看,我说没那么容易吧?”徐寒耸了耸肩。

墨宇的神色凝重起来,他轻轻地推开徐寒的搀扶,作了个深呼吸:“嗯,是啊。”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