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狂兵

武侠修真 | 白慕青

兵王徐寒因父亲的病危通知书退役回到都市,得知父亲并非病危而是遭人谋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123章 酒鬼老大

绝品狂兵 by 白慕青

2018-4-16 18:02

( )

“财奴,嗯,我听说过。”徐寒点头道:“以前我来过弃都,对这里的黑帮还比较了解。”

“听说过?”财奴闻言,嚣张的臭架子立马摆了出来,“听说过还不快放了老子?要是伤到了老子,你们谁也别想走出弃都!”

“哟,挺嚣张的嘛。”仇恩笑眯眯地道:“我很想知道你们那什么恶人帮是不是真的能让我们走不出弃都,该怎么办呢……”他故作发愁状,接着森然一笑:“不如现在就杀了你吧!”

“你?!”仇恩的语气听上去完全不像是开玩笑的,甚至更像他的个人爱好,财奴顿时寒毛倒竖,惊愕道:“老子不是吓唬你们的,虽然老子落在你们手上,但实力已经踏进入微阶的门槛,而我的实力在恶人帮只能排第四。大哥酒鬼的实力能碾压我们三个,别以为恶人帮全都是些饭桶,光凭一群酒囊饭袋是不可能在黑帮林立的弃都立足的。”

看财奴的样子并不是在骗他们,而且徐寒对恶人帮有所了解,恶人帮的四恶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尤其老大酒鬼,实力深不可测。

可让徐寒感到奇怪的是,据说四恶除了老大酒鬼,其他人都没有达到入微阶,为何短短几年时间,连实力最弱的老四都步入入微阶门槛?

不止如此,包括鬼牙小队的那些兄弟,也几乎都是一夜之间突破到入微阶……

突然,徐寒有些头疼,脑海中闪过一些画面……这些画面都是他缺失的记忆,但十分的破碎。

此时,徐寒的额头冒出了些冷汗,他深吸口气,对财奴说道:“带我去见见你们老大吧。”

财奴怔了怔,“你确定?”

“嗯,我确定。”

财奴心想,要是直接放了他,这几个人也许还能活着走出弃都,可真要见了老大酒鬼……

随即他心底冷笑一声,呵,既然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非要闯,那就怪不得我了。

“好,我带你们去。”财奴爽快地答应下来。

恶人帮盘踞在弃都北区一带,几乎霸占了大半个北区,都是恶人帮的活动地带。

黑色的大门上左右各镶着一个大骷髅头,这便是恶人堂的大门。外面有一些恶人帮的小弟在巡逻,看到财奴立马避让开来,但很快又惊恐地把他们包围。

因为他们看到财奴的喉咙上还横着一把铜刀。

“都让开,去通知老大,就说有人要见他。”财奴觉得有些丢脸,咬牙吩咐道。

小弟听到便照做,很快恶人堂的大门打开,映入眼帘的是一口深井,深井落在一个大庭院的中央。

财奴领着徐寒等人走进去,徐寒有意无意地朝深井里瞅了一眼,瞳孔顿时微微一缩。

那口深井下面,堆积着累累白骨。

见徐寒眼色有变化,若烟和仇恩也好奇地往下看了一眼,脸色凝重起来。

直走便是恶人堂的议事厅,恶人帮老大酒鬼接到通知来到议事厅,恰好撞见财奴,以及他身后的三人。

酒鬼披头散发,放.荡不羁,完全一副不修边幅的形象,胡子显然也没打理过,又长又乱。他穿衣搭配也很随意,破洞牛仔配黑色袒胸衬衫,左边腰间别着个酒葫芦,右边腰间别着把大漠弯刀。

他摇摇晃晃地走过来,直到撞在财奴身上才停下来,醉眼迷离的眼睛微微凝了下,然后大笑起来:“老四!真巧!”

财奴无语了,这刀都架他脖子上了,这时候偏偏赶上老大喝得大醉,他焦急地说:“哎呀大哥!巧什么巧啊,是我叫人通知你来议事厅的!”

“哦?”酒鬼又晃了晃身子,一脸疑惑地喃喃道:“是这样吗?”

“是的啊!”财奴赶紧把头点了点。

“那……你叫我来干嘛?!”酒鬼打了个酒嗝,满是不解地问。

财奴恨不得往自己脑门上狠狠拍一巴掌,但他还是平心静气地说:“大哥,有人要见你。”

“谁要见我?”酒鬼愣了愣,潇洒地一挥手:“不见!送客!”

徐寒和若烟相视一眼,眼中流露出一丝无奈。没想到恶人帮的龙头老大酒鬼竟是这副德性,完全是一个醉生梦死不知所谓的大汉嘛!

这时,徐寒微微一笑,“是我要见你。”

“你?”酒鬼又晃了晃,仔细地瞅了瞅徐寒,接着又大手一挥:“你也不见!送客!”

徐寒无奈地摇摇头:“酒鬼大哥,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想把我送走可没那么容易。”

酒鬼一边打着酒嗝一边说:“你……你有事,我也有事……为什么不能把你送……送走?”说着,他突然嘿嘿地笑起来:“难不成,你是想陪我喝酒?”

徐寒嘴角微微一扬,对财奴说道:“你们这是不是有很多酒?”

“有。”

“什么酒都有?”

“什么酒都有!”

“好,你让人拿一坛青蛇酒,一瓶龙舌兰,一瓶香吻,一坛神仙醉来,我有办法给你们老大醒酒。”徐寒自信道。

财奴正将信将疑着,酒鬼听到这些酒名却是眼前大亮,精神抖擞,“哟喝?!有行家?!来人,给我去酒窖取一坛青蛇酒,一瓶龙舌兰,一瓶香吻,一坛神仙醉,立刻!马上!”

财奴惊呆了,手下也照着酒鬼的话去酒窖里把他要的酒都取了出来,在议事厅的蛇皮毯上摆了一排,分别是两个酒瓶子和两个酒坛子。

青坛子里装的是青蛇酒,白坛子里装的是神仙醉。

徐寒拔掉神仙醉的塞子,捧起坛子就咕咚咕咚地灌下去。

“哎?谁让你喝的?!这酒贵着呢!”财奴急着要去制止,却被酒鬼拉住了。

酒鬼饶有兴致半醉半醒地盯着徐寒笑,“老四,别拦他,只有酒家子才配喝这好酒。”

财奴嘟囔道:“大哥这意思是说我不是酒家子不配喝这好酒咯?”

“哈哈!老四,别想太多!”酒鬼豪气地拍了下他的后背,“你不是酒家子我不也让你喝了吗?”

财奴听着这话心里一凉,丝毫没有被安慰的感觉。

徐寒只把这坛神仙醉喝掉大半,接着擦干净嘴角,相继把龙舌兰、香吻、青蛇酒给打开,然后他又把青蛇酒也给喝掉大半,往里掺入香吻,塞往瓶口左摇三圈,右晃四圈,上下各三圈,非常有节奏。

酒鬼眼睛瞪得很大,表现得很兴奋的样子。

又见徐寒接着掺入龙舌兰,顺时针转动酒坛子,大约三十圈后,又反方向逆时针转动,到二十圈停住。然后他打开酒坛子,仰头大灌,喝到一半又停下。

财奴琢磨着徐寒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徐寒却把喝剩下的混合酒全部倒入了神仙醉里,然后掌心运起一股内劲,轻柔地往酒坛子上这么一摁,酒坛子里便哗哗地搅动起来。

“好了,大功告成。”徐寒笑了笑,把这坛酒直接丢给酒鬼。

酒鬼顺势接住,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兄弟,虽然不知道你这酒坛子里卖的什么药,但感觉你不简单呐!”

财奴好奇地凑近酒坛子,“大哥,这酒真能醒酒?”

酒鬼白了他一眼,“老四,不是我说你,你整天除了钱钱钱,还知道些什么?老子喝了大半辈子的酒,从没听说过酒能醒酒的。”

财奴顿时恼羞成怒,对着徐寒破口大骂:“草你大爷!你敢骗老子?!”

“我没骗你。”徐寒脸上带着微笑:“不信的话你看看你大哥,哪里还像醉的样子。”

财奴一听这话便怔了下,确实,酒鬼老大跟刚才比起来明显清醒得多。

“大哥,这到底怎么回事?”财奴这下一头雾水了。

酒鬼把酒坛子凑到财奴鼻子前晃了几圈,“你闻闻,香不香?”

财奴早就闻到了,从刚才起议事厅里就弥漫着一股奇异之香,让人神清气爽。

“香。”财奴点点头。

酒鬼指着酒坛子说:“你闻到的是酒香,这种酒香闻着能提神,自然就把酒也给醒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财奴一边感叹着惊奇,一边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来人,把这酒给我存好,要单独存放!”酒鬼托着酒坛子喝令道。

徐寒淡笑道:“你不尝尝吗?”

“诶,现在就尝未免暴殄天物。酒要藏得越深越好,放得越久越醇。好酒更是如此。我先放它个三五年,到时候再取出来喝上一盅,啧啧……”说着,酒鬼捏着嗓子哼起了京曲:“美酒……佳酿……!!!余韵无穷……呀呀呀呀!”

徐寒不禁鼓起了掌,“酒鬼老大爱酒深切,不愧是酒家子。”

待手下把酒拿下去存放,酒鬼这才恢复正经的神色,他走到议事厅的高堂,面对徐寒坐在一张两米长的皮椅上,“现在酒也醒了,好酒也藏了,该说说你的正事了。说吧,你来找我是什么事?”

徐寒昂起头颅,冷傲淡然,纵然仰视对方,气势却不输分毫,“事倒是件小事,就是不知酒鬼老大有没有这个度量。”

言罢,他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五一十地道明。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