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狂兵

武侠修真 | 白慕青

兵王徐寒因父亲的病危通知书退役回到都市,得知父亲并非病危而是遭人谋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125章 血珍珠

绝品狂兵 by 白慕青

2018-4-16 18:02

( )

徐寒道:“众所周知,珍珠是产在珍珠贝类和珠母贝类软体动物体内,由于内分泌作用而生成的含碳酸钙的矿物。可血珍珠并非产自一般的贝类动物体内,产出血珍珠的生物名为食人蚌,这种蚌体形巨大,经常活动在海边一带,引诱好奇的人接近它,待人足够接近后就一口将人吞下。”

闻言,若烟脸色微微一沉,眉头轻轻蹙起。

“食人蚌靠汲取人的血液和内脏补充营养,所以,它的内分泌也是呈现鲜血一般的颜色,生成的珍珠就也是血色的了。”说到这,徐寒眼神变得怪异起来,“因此,就有人说,血珍珠,其实就是人命的结晶。”

人命的结晶……

若烟不由地深吸一口气,人命的结晶,这太沉重了。

“那真是可怕。”若烟不禁感慨道,“这个传说是真实的吗?世界上真有食人蚌的存在?”

“真不真实无从考究,因为食人蚌这种生物太过稀少,也没有**或者死体范本。不过网上倒流传着一些实拍录像,是真是假就不知道了。”

若烟正要说些什么,徐寒立即对她作了个禁声的手势,“别说了……他来了。”

说完,徐寒又翻身躺下,背对着门口假装睡觉。

果不其然,门缝下溜进一道影子,但这影子在门口却停住了,似乎在犹豫,过了一会,门终于被打开,财奴低头走进来,一转身就露出笑脸,“那个……那啥,那小子……呃不,那位大哥还没醒吗?”

“他啊……”若烟灵机一动,道:“还没醒呢。”

“那我一会再来。”

财奴正要走,若烟又道:“不用,我现在把他叫醒吧。”

财奴脸上又重新绽放笑容。

只见若烟推了推徐寒,“喂,醒醒,出大事了!”

徐寒假装睡意朦胧地起来,揉揉眼睛,“什……什么大事?”

若烟眼神往门口一瞟,“喏,有人找你。”

徐寒看了过去,随即淡淡地笑了:“呀,这不是财奴老四吗?找我有什么事啊?”

“嘿嘿,是我是我!”财奴笑嘻嘻地靠近过来,“这个……其实我找你也没什么事,就是想问下,那个……就是你身上那个东西……是哪来的?”

“我身上那个东西?”徐寒故作吃惊状,低头看了一眼,“这东西当然是天生的啦!妈给的!怎么?你没有?”

若烟听了俏脸微微一红,偷着笑起来。

徐寒还叹了口气,安慰道:“没有的话……也没事,其实不影响正常生活,只是影响另一种生活。实在觉得不妥,可以去t国做个小手术,保不准还是个大美人。”

听到这,若烟忍不住了,捧着肚子笑出声。

财奴更是尴尬得要死,连忙解释:“不不不!我说的不是那个东西,不是身上长的,是放在你身上的东西。”

“放在我身上的东西?”

“对,就是那颗红珠子。”

“红珠子?什么红珠子?”徐寒又开始装傻。

财奴急了,一边用手比划着一边说道:“就是那个血红血红的!那颗珠子!”

“哦,你说那个啊。”徐寒恍然一笑,左边口袋摸摸,右边口袋摸摸,而后摸着脑袋说:“奇了怪了,明明放在口袋里的啊,到哪去了?”

财奴也跟着找了起来,然后指着床上说:“在那呢!在你后面呢!”

“原来给掉这儿了。”徐寒把血珍珠捡起来,放到手心里:“嗯,就是这颗珠子吧?”

“是啊是啊,就是这颗珠子。”财奴看得眼睛放光,口水都要流出来似的:“你这珠子,卖不?”

“你要买?”徐寒把珠子往前递了一段距离,“这玩意能值几个钱?”

财奴一听,心里大喜,这小子不知道那玩意值钱最好了,于是拉了拉嗓子,“其实也值不了几个钱,我就觉得蛮好看的,要不你卖我吧?”

徐寒皱眉看着血珍珠,“我也觉得值不了几个钱,可我也觉得蛮好看的,还是不卖了。”

“哎?你怎么能不卖呢?!”财奴急忙劝道:“不值钱的东西,你能拿来换钱还不行啊?”

徐寒摇摇头,“卖也卖不了几个钱,我也不差那几个钱,干嘛要卖?反正我觉得挺好看,我还蛮喜欢的。”

说着,他把血珍珠递到若烟面前,“若烟,你觉得好看不。”

若烟心里发笑,她看徐寒的眼神就像在骂他“太坏了”,“好看。”她点点头说。

“是吧?都觉得好看,不卖不卖。”徐寒一口回绝。

财奴这下急了,“哎?别介啊!我可以多出点钱的,真的!”

“能多出点?”徐寒疑惑地看着他。

“嗯!能的!”财奴用力地点点头。

徐寒故作考虑地想了一下,一摆手,“算了!不卖!”

“怎么又不卖啦!”财奴又急又不解。

“因为多加点钱也加不了多少啊!”徐寒连连摆手,“不差那些个钱,不差!”

这可把财奴急得直跳脚,他一咬牙,比出一根手指,一脸认真地说:“这样!我出一万!一万块!你卖不?”

“一万?!”徐寒一脸吃惊地看着他,“这么多?!”

“对,一万!就这么多!”财奴舔了舔嘴唇,焦急地跺着脚。

“那我就更不卖了!”徐寒把血珍珠收起来,看都不看他一眼。

财奴彻底呆住了,“哎?不是,我都出这么多了,你怎么还不卖啊。”

“刚才还说不值几个钱,结果一转眼出这么多钱,这其中肯定有鬼。不卖,我要拿回去好好研究研究。”

若烟摇摇头,就快忍不住了。但她看仇恩的样子却很镇定,好像在想别的心事。

“这真不值钱,我就是喜欢!喜欢还不行吗?我有钱!任性!”财奴汗都急出来了,他是真想要这颗血珍珠,看着都眼红。

“可我也喜欢啊。而且,我怎么好意思收你这么多钱。”没等财奴接话,徐寒又笑着说:“要不这样,这玩意呢,我在是弃都发现的,那地方还有好多呢。我告诉你,你自己去捡。”

这句话一说出来,当时就把财奴给吓得差点坐地上,他呆了好久,连着作了好几个深呼吸,才声音颤抖小心翼翼地问:“真的……有好多……?”

“真的啊,就在弃都呢。”徐寒一本正经地说。

“那……那那你告诉我,在……那地在哪?”财奴猛咽一口唾沫,整个身子几乎都在发抖,眼睛瞪得滚圆,一眨不眨地盯着徐寒。

徐寒手指随意往一个方向伸过去,“就在……”他就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顿住了,然后把手指收回来摁压着太阳穴:“唉……”

“怎么了?”财奴恨不得冲上去帮他揉太阳穴。

徐寒叹了口气:“你大哥不是让我完成四个条件吗?我现在正头疼着呢。”

财奴低头想了下,道:“这个……二哥三哥那边我不好做主,但是我这关没问题,只要你把地方告诉我,我这个条件就算你达成了。”

“真的?”

“真的!”财奴连连点头。

“那行,你先跟你大哥说,等确定你这一关真的过了,我就告诉你。”

“一言为定?”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好!”财奴猛地一拍大腿,转身就跑了出去。

等财奴走了,徐寒和若烟抱着肚子躺到床上大笑起来。

“怎么样?我这招可以吧?”徐寒笑得歇不来气。

“真有你的,我好几次没忍住,你真是太坏了!”若烟脸都笑红了。

两人一边笑一边在床上滚,很快就滚到了一起。

笑声嘎然而止,徐寒和若烟睁大了眼睛,相互凝视着,发呆着……

身体挨着身体,鼻子几乎要碰到鼻子,这么近的距离,还是在床上……

顿时,气氛变得很奇怪。

两人几乎能感觉到彼此的呼吸声,心跳声……而且,呼吸越来越急促,心跳也越来越快。

突然,两个人都如惊醒一般从床上蹿起来,然后安安份份地坐好,低着头,很尴尬的样子。

若烟瞟了仇恩一眼,把头埋得更低了。刚才,要不是仇恩在这里,她真的感觉可能会发生点什么。

可她如果这样做了,就太对不起墨宇了。

仇恩是墨宇的朋友,她也怕仇恩误会她。她真的没想做对不起墨宇的事。

只是……

刚才,某个瞬间……

她真的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让她心跳不由自主地加快,到现在还砰砰直跳。

不过仇恩貌似还在想自己的心事,没太在意他们,这也让若烟暗暗松了口气。

徐寒也很不知所措的样子,一直盯着天花板看,食指不停地刮着脸颊。

为了化解尴尬,若烟主动说话:“噢,对了,你告诉财奴有个地方有很多这种血珍珠,是真的还是假的?”

为了显得自然一点,徐寒挤出笑容:“当然是假的,哪有这种好地方。”

“你不怕被发现?”

“被发现那是迟早的事,先把他那关过了再说,到时候他反悔那都是后话了。”

“真有你的。”若烟笑着推了他一把,可这一推,再次把两人推入了尴尬的境地。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