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狂兵

武侠修真 | 白慕青

兵王徐寒因父亲的病危通知书退役回到都市,得知父亲并非病危而是遭人谋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129章 醉翁之意不在酒

绝品狂兵 by 白慕青

2018-4-16 18:02

“大哥,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你会答应与那小子交好。”财奴一脸不解地道。

酒鬼冷哼了一声,眼神变得锐利起来,和之前相比,身上的酒气好像一瞬间烟消云散,整个人散发着沉着睿智的气质,“那三个人,个个都是高手,要真打起来,结果谁都不好说。就算能搞定他们,我们恶人帮也必然损失惨重。本来就是一件小事,白鲨被抢了钱包挨了揍,一没出人命,二没挑衅恶人帮,没必要和他们你死我活,如果能和他们交好,对我们反而有好处。”

财奴仔细琢磨着他的话,接着一拍脑门:“嘿,大哥说得真对,确实是一件小事!”

“现在想清楚了?”

“想清楚了!”财奴diǎndiǎn头,叹着气道:“我也挺纳闷的,就这样一件小事,我怎么就较上真了呢?”

酒鬼摇头一笑:“世上哪有那么多大事,很多大事的起因都是小事,只不过有些人擅长把小事闹大,或者被小事蒙蔽了双眼,受情绪控制,尽做些不理智的事情。”

“大哥教训的在理,在理!”财奴茅塞顿开的样子,连连赞叹。

“得了,我说你也不是一回两回,你总是这回记住了,下回又给忘了,还是少贫嘴,多想事吧。”

“明白了大哥!”

瞧徐寒睡得这么香,看样子是得在这过夜了,于是若烟他们把徐寒送回卧室,把他放到床上后就要求那些小弟再安排两间房,因为老大都放话了,他们不敢怠慢,很快就照做了。

就这样,徐寒一觉睡到了第二天天亮,然后三人稍微收拾了下东西,准备跟酒鬼道别,赶往航班停机diǎn。

刚走出房门,就看到财奴守在外面。

“财奴老四,你怎么在这?”徐寒故作好奇地问。

财奴尴尬地笑了几声:“那个……你们要走?”

“是啊,这边没机场,所有航班都是临时停机,必须得提前赶过去等才行。”徐寒答道。

“哦,那什么,你是不是忘了什么?”财奴不停地用眼神提示。

其实徐寒已经明白他想说什么了,但还是假装不记得的样子,“忘了什么……没有吧?没忘!”

“啊?”财奴呆了一下。

“我忘什么了吗?”徐寒还回头问了问若烟。

若烟和仇恩面面相觑,“这个……没有吧?”

“你看,没有忘,没忘!”徐寒自信地道。

财奴差diǎn没背过气去,他深吸口气,然后继续保持笑脸:“你上次不是说,只要我让你过了我这关,就把发现那个红珠子的地方告诉我吗?”

“哦,你说的是这件事啊!”徐寒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差diǎn没把若烟给逗笑。

“对对对,就是这件事!”财奴眼睛里大放精光。

“咳咳。”徐寒轻咳两声,把财奴拉进房间,关上门,压低声音,神神秘秘地说道:“这件事你可千万要保密啊。”

“好的好的,我保证保密。”财奴也跟着把声音压低,神情难掩兴奋。

徐寒凑到他的耳边,轻轻地说:“这个红珠子啊,是在……”

听完,财奴脸色大变,舌头打起结来,“你你你……你说的这地方……它……它不是……禁区吗?”

“禁区?什么禁区?”徐寒反问之。

“你们……你们是从那个地方来的?”财奴似乎明白了什么,一脸愕然地看着他们。

“是啊,怎么了?”

财奴这下真呆住了,禁区是什么地方?在普通居民和黑帮小弟的眼里,那是个未知神秘而恐怖的地方,他们不知道那里有什么,只知道踏足那个地方的人都没再出来。

可以财奴在弃都的这种身份地位,知道的就很多了,他知道所谓的禁区,其实只是吓唬大家,但那里确实有个恐怖的地方——织天使地狱,一个可怕的监狱机构,关押着很多实力强横的高手。

他怎么都没想到,徐寒这些人竟然都是从织天使地狱出来的。难怪,难怪他们那么厉害,身手那么了得。

知道真相后,财奴对徐寒多了一丝畏惧,一丝敬畏。当然,也彻底打消了对血珍珠的念头。

那个鬼地方,去了连命都可能保不住,就算保住了命,要是被抓进去,那真是永不见天日了。

然而,财奴只知道所谓的“禁区”里有织天使地狱这么个机构,对那里的情况却也是一无所知。“禁区”并非不可踏足,只要不到那口枯井里去,在外面游荡是不会有人管的。

即便如此,财奴还是吓得连“钱”都不要了,由此可见织天使地狱在他心目中有多可怕。

本想跟酒鬼道别再走,但从吃货老三那里得知,酒鬼昨天喝了一夜的酒,喝得是酩酊大醉,倒头就睡,这会睡得跟头死猪似的,还打鼾,跟打雷似的,估计想叫醒他是不可能的。

既然这样,那徐寒只好让吃货老三帮忙转达一下,然后三人就一同离开了恶人帮。

路上,若烟突然莫名地笑了一声,徐寒问其原因,她说:“我只是想到这个酒鬼老大觉得好笑。”

“哪里好笑了?”仇恩搭嘴问了句。

若烟道:“这个人,生性好酒,号称千杯不醉,跟人喝起酒来从来没输过。却总是自己一个人喝得酩酊大醉不省人事。他这是真醉呢,还是装醉?”

徐寒淡淡一笑,“依我所见,他醉是真醉,但醉翁之意不在酒。”

“不在酒?”若烟不解,“那在什么?”

“他与人拼酒从未败过,这说明他的酒量确实无敌,但一个人却常常喝醉,表明他有不想面对的现实。人终究是要面对现实的,可总有那么些时候,想让自己浸泡在酒精里,醉生梦死,长梦不醒。这就是酒不醉人,人自醉。”

若烟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没有再问下去。

三人抵达航班停站diǎn,开始了漫长的等待。说是停站diǎn,其实就是一片空地,不同的是,空地之外都是荒漠,只有这一块地方用坚固的石板铺好。

因为不知道要等多少时间,他们决定先坐下来休息,这时,一首悠长而轻快的吉他音从远处传来,徐寒等人扭头看去,只见一道弹着吉他的身影若隐若现地从扬起的沙尘中走来。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