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狂兵

武侠修真 | 白慕青

兵王徐寒因父亲的病危通知书退役回到都市,得知父亲并非病危而是遭人谋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139章 藏在下水道的暗道

绝品狂兵 by 白慕青

2018-4-16 18:02

仇恩一脸不在意的样子,也跟了上去。若烟稍有犹豫,随即叹了口气,“好吧,我就舍命陪君子了。”

几人在黑暗的下水通道里轻轻地行走,手电筒照在脚下,时不时会有老鼠经过,但大家似乎都不怕老鼠,连若烟这一个女孩子面对老鼠都显得十分冷漠而淡定,看来她只是单纯地讨厌这里的恶臭而已。

老鼠似乎有些不习惯被人类这样对待,下水道可是它们的乐园,人类在这种地方看到它们无一不惊声尖叫,竟有如此淡定的一群人如此淡定地践踏它们的乐园。

也许真的是这个原因吧,竟有两只老鼠追在他们的脚边,不停地吱吱叫着,像是在挑衅,又像是在恐吓或者叫嚣。

但结果还是没有人理它们,于是它们又贴近了一diǎn,在仇恩的鞋边转来转去,吱吱地叫。不知有意还是无意,仇恩一脚把这两只老鼠都踢飞了。

老鼠在臭泥里翻了几个跟头,仓皇逃窜。

与此同时,在一个绝对封闭的黑暗空间里,一束强光射在吴珍琴的脸上,尽管她被戴着黑色的眼罩,依然被这强光刺得有些难受,把脑袋往一边撇去来避开这束强光。

然后,一只粗鲁的手用力捏住她的下巴,往上掰起,“说!那东西在谁的身上?!”

即使在这种情况下,吴珍琴也没有收起自己的高傲,她把脑袋微微昂起,语气冰冷:“我藏起来了!不会告诉你的!”

“贱骨头!”那人狠狠地啐了她一口,把捏起的下巴用力地往下一甩,吴珍琴的脑袋也被甩下去,凌乱的发丝甩到脸上。

“给她diǎn教训!”那人凶狠地喝令一声。

随后,一个大汉走上来,狠狠地甩了她一耳光。

啪地一声,吴珍琴的脑袋和发丝被从一边甩到另一边,白嫩的脸颊瞬间红肿起来,渐渐地发紫。

大汉手指对着她,用力地在空气中diǎn了几下,“我告诉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吴珍琴把脑袋扭正,嘴角渗着一缕血丝,同时也挂着一丝轻蔑,她微微一笑,接着呸地一声把一口唾沫星子吐在大汉身上。

大汉恼羞成怒,又是重重地一巴掌。

啪!

继左脸之后,吴珍琴右脸也被烙上了一个火红的巴掌印,印子像气球一样慢慢地胀起。

“给我打!给我接着打!”

只听那人愤怒地嘶吼,大汉的巴掌连续落在她的脸上,每一记狠重的耳光都令她耳膜一阵嗡鸣,震得头皮发麻。脸颊火辣辣的,疼得厉害,一下比一下疼,疼到生不如死,疼到意识麻木。

阴暗潮湿的下水道里,手电筒的光束停在臭污泥上的一个浅浅的脚印上,印子里还嵌着易拉罐瓶盖和方便面包装袋的一角。

“脚印到这里就断了。”徐寒把手电筒往前照,往四周都照了一遍,没有再发现更多的脚印。

“是不是前面的都被脏水冲刷掉了?”若烟提出了可能性。

华叔给出了否定的答案:“这里的污泥反而比我们之前走过的地方要干燥一些,而且脚印断得太突兀。”

“那人总不能凭空消失了吧?”若烟一头雾水。

徐寒眉头微皱,“不可能凭空消失,但也不是被脏水冲刷掉……那么……”他忽然把手电筒往右照过去,在右边水泥壁上照了一圈又转到左边。

其他人也好奇地盯着光束照到的地方看。最后,光束停在左边水泥壁的某一处,上面好像刻着字,是个血色的“爪”字。

徐寒把从乐水身上搜出的那把断钥拿出来,与之比对,两个血色“爪”字完全一模一样。

然后,在众人匪夷所思的注视下,徐寒开始摸起了水泥墙壁,又是敲又是打又是摁,就在大家都感到不解的时候,徐寒拍到的一块水泥石头猛然陷了下去,接着那个血色的“爪”字便突了出来。

“果然,这里有机关。”徐寒把那个突出来的血爪又摁了下去,接着下方便开启一条隧道。

“我们进去吧。”徐寒道了一声,率先进入隧道。

其他人相互望了望,也跟着进去了。

“你怎么知道这里有机关的?”若烟一开始还奇怪徐寒到底在水泥墙壁上找些什么,现在终于知道,他在找机关。

徐寒用手电筒照亮前面的路,目光谨慎,“就像华叔分析得一样,脚印不可能被脏水冲刷掉,就像是被切断一样消失了,他们也不可能是跳上了天,因为那样会把头dǐng的水泥dǐng穿,排除这几样可能后,只能得到一个结论,在那个位置,有我们看不到的通道。”

若烟听了略无语地道:“竟然从脚印消失就能想到有秘道,你这脑洞到底是有多大?”

徐寒轻轻笑着,“如果要我一开始就把脑洞打开来去想,我就算把脑子想穿也想不到,但运用排除法把几种可能性都排除掉后,就只剩下这一种可能了。”

“厉害。”若烟轻笑一声,“不过这些人也真厉害,连个下水道都能挖出一条秘道来。”

走到尽头,有一条向上的悬臂式楼梯,dǐng上是一道正方形的小暗门。

徐寒爬了上去,从里面拉住暗门的把手,顿时微微叹道:“这门设计得真是巧妙,从外面打不开,只能从里面开,而且一合上就会自动锁住。”

四人通过这道小暗门离开下水道,借着月光,他们看清了四周的环境,不由地大吃一惊——这个隐藏在下水道里的暗道的出口,竟就是在依山名都!

暗门被置在绿化带里,很难被发现。徐寒拨开绿化带,刚好能看到今早别克商务车停的位置。

“糟了!”徐寒心头微微一颤,“要是我们今天早上的行动被他们看到的话……”

华叔也面露震惊之色:“说不定我们早上已经被他们跟踪了!”

这样一来……

“不好!”徐寒跳出绿化带,抬头看向眼前的单元楼,眼睛从低层一直往高层望去。

华叔和若烟仇恩也相继从绿化带里跳出来,走到徐寒身边。若烟跟着抬头望向高楼,疑惑地道:“在找什么呢?”

“下水道秘道的出口是监视江松的最好地方,他们把出口设在这里很可能并非巧合,若是有意为之,今早我们找到江松的时候可能已经被他们盯上了,那么,江松就有性命危险了。”徐寒眼睛盯着各个楼层的窗户,脑海里在回放着白天的场景。虽然他白天对这幢楼只瞄过一眼,但只那一眼,他就可以从记忆中调出整个“影像资料”,在那一眼之间,每个楼层的窗户出现过哪些人,在干什么,一清二楚。

突然,画面定格在十九楼的窗户,只有一个模糊的背影,但因为体形有些相似而被徐寒锁定,接着,徐寒瞳孔微缩,把江松的背影记忆也搜索出来,灰色恤,蓝色宽松七分裤,头型,发型,身材……

“在十九楼!”徐寒一个箭步冲到自动门前,用了轻轻推了下,门是闭合状态的。

“这门要刷卡才能进,我们没有楼卡。”华叔走过来说道。

“没那么多时间了。”徐寒一只手摁在刷卡处,“只要用内劲破坏整个自动门的电子系统,应该就可以打开这扇门。”

徐寒目光微沉,神情严肃起来,内劲的拿捏上要十分的适当,内劲太大会把自动门直接粉碎掉。

突然,两束手电光对着他们照过来,接着便是两声大喝:“什么人?!”

除了徐寒,其他三人回头一看,原来是小区保安。忘了他们是从下水道里的秘道到这来的,肯定被保安认为是小偷或者强盗。

“都别动啊!”两个保安一手举着手电筒对着他们照,一手在腰间掏警棍。

徐寒没说话,若烟和仇恩相互使了个眼色,心照不宣,两人转身接一个闪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这两个保安拍晕,并把他们的身体拖到一边的绿化带里。

这时,徐寒掌劲一催,自动门发出吱地一声,仿佛有电流通过,然后他直接把门推开,步入楼道。

若烟、仇恩和华叔紧跟上去。

坐电梯直达十九楼,根据印象,徐寒来到1903号门前,先是摁了几下门铃,无人应答,接着用力敲了敲门,依旧如此。

四个人的脸色同时微微一变,他们扬起鼻子在空气中四处闻了闻,一阵阵刺鼻的血腥气息弥漫在他们鼻息之间。

“出事了!”徐寒顾不上那么多,抬起一脚踹开防盗门,四人鱼贯而入,打开灯后,看到的是呈现在客厅的惨象——江松和他的老婆横死客厅,都是心脏上插着一把刀子。

华叔悲叹一声:“我们还是晚了一步。”

这时,他们听到卧室里发出一diǎn动静,于是大步来到卧室,打开卧室的灯,什么都没看到。

站在一张大床前,徐寒目光不经意地往下瞟了一眼,他看到床单垂下去的部分在抖动,但窗户关得好好的,也没有风。

于是,他猛地蹲下身子,把垂下去的床单掀起来。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