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狂兵

武侠修真 | 白慕青

兵王徐寒因父亲的病危通知书退役回到都市,得知父亲并非病危而是遭人谋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146章 若烟姐姐出事了

绝品狂兵 by 白慕青

2018-4-16 18:02

玄武区区公安局的副局长谷志新在此之前就接到副市长赵永明打来的电话,要求他严办天歌皇朝伤人案,甚至把话挑明了告诉他,被打的人就是他的儿子。

接到这个电话,谷志新就感到了压力以及来自副市长赵永明的愤怒,自己儿子被打了,能不怒吗?

于是,谷志新立即起床穿衣,大半夜地赶回了区公安局。

“小力,你到外面问下,局里是不是刚抓了个人?”走到办公室门口,谷志新对路过的小力说道。

现在已经是深夜十一diǎn半了,只有几个值班警察还在局里,小力就是值班警察之一。

小力答了一声好,接着小跑起来。

过了一会,小力回来告诉谷志新,确实有个故意伤人的女人被抓回了局里。

故意伤人,女人,应该不会有错了。

谷志新从衣架上取下警.服穿上,“他们在审讯室做笔录吗?”

“是的。”小力答道。

“嗯,你忙去吧,我去审问室看看。”谷志新整了整衣领,然后朝着审讯室方向走去。

副市长赵永明亲自打电话来叫他严办的案子,他肯定要亲自去。

严办,字面上听像是叫他严格依法办案,但这种官话他又怎么会听不懂呢?

“得罪了副市长,这女人死定了。”谷志新摇摇头,心里在可怜这个不幸的女人。

审讯室里坐着三名警察,看到谷志新进去,全都站了出来,向谷志新敬礼。

谷志新手势示意让他们坐下,然后走到若烟的面前,上下打量了下她,一丝猥琐的笑容在脸上一闪而过,但很快他就一脸严肃地道:“你就是在天歌皇朝出手伤人的嫌疑犯?”

若烟无精打采地看了他一眼,“看你这样子,应该是个官儿吧?”

“不算什么官,我是这里的副局长,听说刚刚在天歌皇朝发生一起故意伤人案,我特意来看看。”

“你们可真有意思。”若烟轻笑道。

“为什么说我们有意思?”谷志新眉毛微微一挑。

“在天歌皇朝,p天堂包厢的那几个小子,仗着自己有几个臭钱,对小姑娘又是威胁又是恐吓,想霸占人家身体。人家小姑娘跑出去报了警,警察不管,我就替那些被欺负的小姑娘教训了那几个小子一顿,就被抓进来,连副局长都惊动了,你说,这是不是有意思?”若烟看着谷志新,淡淡地笑着。

谷志新肚子里莫名地冒起火,若烟看他那种眼神,那种笑容,充满了轻蔑的意味。

“胡说八道!”谷志新大怒,一巴掌扇过去。

若烟轻松地把头一偏,就让这巴掌扇了个空。

谷志新觉得自己丢了人,顿时又恼又怒,走到审讯桌前用力地一拍桌面,发出砰地巨响,然后回头怒瞪若烟:“看不出你长得这么漂亮却是个蛇蝎心肠的歹毒女人!几个豪门公子只是在天歌皇朝聚会,到半夜饿了就diǎn了份外卖,你把外卖送过去看几个公子有钱又年轻好欺负,就采用武力敲诈勒索,敲诈金额高达三万多元人民币!已经构成犯罪行为,犯罪性质十分恶劣!”

若烟听着这些,没作任何辩驳,只是依然保持着淡然的笑容。

“怎么不说话解释一下?难道你已经对你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谷志新觉得自己刚才那番话说得既有气势又有理有据,肯定已经吓到了对方。

“我解释有用吗?你不是已经臆想出了全部的犯罪经过,包括我的动机和目的也一并脑补了出来。”若烟一副慵懒又无所谓的样子说道:“我觉得警察的身份也许没那么适合你,或者你去当个导演或者编剧啥的会更有发展前景。”

“还不知悔改?!”谷志新又大力地拍响桌面,然后看着坐在审讯桌前的三名警察,命令道:“你们先出去,我来单独审问她!”

三名警察相互diǎndiǎn头,然后离开审讯室。

谷志新把门关好,看人走远了,也把窗帘一并拉上,刚才还一脸严肃的样子,此刻已经换上一张色眯眯的笑脸,“小美女,你也别跟我横,我可不是存心想治你,谁让你打了副市长的儿子呢?你知不知道,你惹上大事了。”

“哦,原来那几个小子里有副市长的儿子啊。”若烟眼眸里闪过一丝惊奇,而后淡笑道:“副市长的儿子犯罪不叫罪,打副市长儿子就叫重罪,这些就是躲在法律空子里,潜藏在社会现实下的里规则吗?这么多年,我一直没搞懂这么复杂的规则。所以,或许我更适合做个罪犯。”

谷志新当然听不懂她在说些什么,只是笑得更猥琐了,“当然,小美女也不用太绝望,现在有一个人能救你。”

若烟抬头看着他,而后微微一笑,“你想说是你吗?”

谷志新把腰板挺直,自信满满地道:“当然,除了我还有谁?”

若烟耸耸肩,道:“我觉得不是你。”

“不是我还能是谁?”谷志新把那张猥琐的脸凑近过来,几乎快贴上若烟,他色眯眯地笑起来:“只要你从了我,我可以保你没事。”

若烟若无其事地道:“那几个小子也叫我从了他们,我该从谁比较好呢?”

“哈哈!”谷志新大笑道:“你那时候还有得选,现在你可没得选,要么从我,要么……到监狱里蹲着吧,有你受得!”

与此同时,在水千寒寿司店里,徐寒和水千双、仇恩、水无双四人不停地打着瞌睡,这个diǎn几乎不会有客人了。他们寿司店又是刚和外卖app“美食专送”合作,订外卖的也不多,等若烟回来就可以关门打烊了。

但若烟这一去就去了一个多小时,天歌皇朝在东街,他们的寿司店在西街,按道理送个外卖过去十分钟都不用,若烟却去了这么久,徐寒隐隐觉得有些不妙。

这时候,一个陌生的号码打进了他的手机,徐寒看着手机上显示的号码,不禁皱起了眉头。

这个diǎn,根本不会有人找他,就连骗子都不会在这个时间打电话。那到底是谁呢?难道和若烟有关?

想到这个,徐寒立即接通了电话,但电话里传出的声音却让他心头微颤。

“寒队,是我。”

对方没提名字,但徐寒一听声音就知道了对方的身份,这个电话是张磊打来的。但他刚想喊出张磊的名字却又把那两个字给咽了回去,因为他突然想起朱鸿飞之前告诉他的话,他和朱鸿飞的电话都被人监听。

电话监听从响铃开始有大约十秒钟的延迟,而他从听到手机铃声到接听电话不超过五秒,所以监听方一定没听到“寒队”两个字。

于是,他果断挂断了电话,并借来水千双的手机对着这个来电号码拨过去。

张磊何等聪明,他这张新办的手机卡没有任何人知道号码,而且只打给了徐寒,徐寒一句话没说就挂断电话,间断不超过半分钟就有个陌生号码打进来,他几乎已经断定这是徐寒打来的号码。

“寒队,怎么了?”其实张磊心里已经猜出了个大概。

“张磊,你这张手机卡是新办的吧?”

“是的,不超过半个小时。”张磊道。

这时徐寒已经走出店外,到一个无人的僻静之地,小声说道:

“很好,我和猪哥的电话现在都被人监听,不知道你们几个是不是也是被监听对象。你办了新卡这很好,但旧卡一定不要丢掉,要保持畅通,这样才不会引起监听方的怀疑。”

“明白了,寒队,那以后我联系你是不是就打这个号码?”

“暂时打这个号码就行,办了新号我会通知你。”

“好。”

“言归正传,你们这几天的突然失联是怎么回事?”因为他也跟朱鸿飞提到过,朱鸿飞的异常反应让他觉得这事不简单。

张磊突然沉默了,一旁的小程抢过电话,说道:“寒队,我是程国景,有些事情一时半会解释不清,黑子尘扬他们联系不上就算了,他们几个没生命危险的。以后你就会知道一切,但现在请你相信我们,我们现在的处境很糟糕,可能已经在部队呆不下去了。”

从张磊的沉默和小程的话语里,徐寒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他能想象到,在他一无所知的时间里,国家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些变化可能暂时还影响不到各省各市,但如果不能妥善地处理这一切,后果将不堪设想。

“如果在部队呆不下去的话,你们就来林城吧,我们可以一起想对策,而且,我也需要你们的力量。”

“寒队,我们就等你这句话呢。”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我在林城等你们的消息。”

话说到这里,徐寒看到一个戴着蓝色棒球帽的女孩气喘吁吁地跑进店里,看这样子不像是来买寿司。

“张磊,小程,我这边可能出了diǎn事,就先挂电话了,有事再联系。”徐寒一边朝店里跑去一边对他们说道。

跑到店门口的时候,徐寒刚好挂掉电话,一进店里,那个棒球帽女孩就朝他看过来,接着一下扑上来按住他的肩膀,神情很是急切。

“……若……若烟姐姐……她……出事了!”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