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狂兵

武侠修真 | 白慕青

兵王徐寒因父亲的病危通知书退役回到都市,得知父亲并非病危而是遭人谋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148章 本性难移

绝品狂兵 by 白慕青

2018-4-16 18:02

( )

谷志新看向仇恩,目光与之交汇,顿时吓出一身冷汗,他活了大半辈子,第一次见到这么可怕的笑容,森然,充满着危险的信号。

“记住我说的话。”仇恩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眯眯地离开。

谷志新的脸色此时已经难看到了极点,他站在那里,眼神闪烁着恼怒和屈辱,似乎在酝酿着一场火山爆发,突然,他冲进审讯室,狠狠地把审讯桌上的台灯砸烂,踢翻椅子,连审讯桌也一同掀翻。

“啊啊啊!!!”他大吼着,眼睛里布满血丝,“妈的!老子一定不会放过你们!”

第二天,谷志新颓废地坐在办公室里,市政大楼打来电话,叫他去副市长办公室一趟。

谷志新内心非常忐忑地赶到林城市市政大楼,坐电梯到七楼副市长办公室,到门口的时候他就犹豫了,想着该怎么跟副市长解释。

办公室的门刚好没关,副市长赵永明抬眼从门缝里看到了谷志新,便冷冷道:“在门口呆着干什么?进来吧。”

谷志新深吸口气,推门而入。

赵永明把钢笔帽盖上,丢到一边,然后往后靠住办公椅,看着谷志新,“事办得怎么样了?”

谷志新不敢把头抬起来,“没办成……”

“什么?!”赵永明生气地一拍桌子,便吓得谷志新差点跳起来。

谷志新唯唯诺诺地说:“是曹局长……让放人的……”

“曹宏亮为什么要放人?!”赵永明阴冷地问道。

“因为市公安局刑警大队的华天仁来保释那个女人,然后曹局长同意了,就要求我放人。”谷志新抬起头说。

“曹宏亮。”赵永明脸上阴晴不定,“我要亲自去找他。”

“赵副市长,您可以不用找他,我有一个办法。”谷志新忽然露出一丝奸诈狡猾的笑容。

赵永明这次有“栽培”他的意思,谷志新不可能放过这个机会。要是让赵永明和曹宏亮通了气,那就等于说他无能,不值得“栽培”。

“什么办法?”赵永明怀疑地看着他。

谷志新凑近了两步,低下腰小声道:“过两天不是有省公安厅组织的公安领导干部培训吗?各个区局都要派一名科级以上的领导干部参加。如果由各个区局指定派人,那曹局长肯定让我去,但要是市政府组织部直接拟定参加培训的人员名单,让曹局长参加这次为期半个月的培训,在这半个月里,必定是由我暂代玄武区公安局局长一职,到时候,我上头没了压力,就能好好替赵副市长的儿子出这口恶气了!”

听完,赵永明眼中闪烁着不定的光芒,他知道曹宏亮一直是市委副书记刘承恩的人,有刘承恩撑腰,曹宏亮对他这个副市长的私事会有多上心,谁也拿不准。但谷志新不同,他没有靠山,却有野心,对自己的“栽培”一定会竭尽所能地去争取。

“这个办法,可行。”赵永明敲定了主意,“市委组织部部长是我的远亲,我跟他打个招呼,让他拟定培训人员名单。”

“副市长英明!”谷志新竖起大拇指,贼笑着夸奖道。

赵永明咧嘴冷笑,“机会给你了,就要给我好好办事,我儿子伤得不轻,现在还在医院里,那个女人,我要她死!”

“副市长要她死,她就得死!”谷志新恶狠狠地说道。

当天下午,市委组织部的文件就下发到市公安局和各个区公安局。曹宏亮看着这次省公安厅组织的公安领导干部培训名单上面写着自己的名字,就给市委副书记刘承恩打了个电话。

“刘书记,这次培训不是由市局和各区局指派人员吗?怎么变组织部直接拟定名单了?”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组织部的临时决定吧,这种培训都是走走过场,你就当公费旅游了吧。”

“那好,刘书记,我得去准备一下了。”

“嗯,去吧。”

挂了电话,曹宏亮看着手机,幽幽地笑了笑:“公费旅游,倒也不错……”

之后,曹宏亮召开了局务会,把自己要去省公安厅培训的事情说了一下,任命副局长谷志新暂代局长一职。

谷志新嘴角闪过一丝狡黠的笑容,等曹宏亮一走,他就是区局的老大。

因为这次公安领导干部培训后天就开始,曹宏亮今天收拾了下行装,把工作要求都交待了一遍,第二天一早就出发了。

曹宏亮前脚一走,代理局长谷志新后脚就组织抓捕行动,对天歌皇朝的打人事件进行立案调查,言之调查,实则根本没有继续调查取证,而是凭借从天歌皇朝调出的监控录像,直接对犯案人若烟进行抓捕。

十分钟后,两辆警车停在水千寒寿司店门口,一共下来八名刑警,四名刑警堵在门口,另外四名直接进入店里,亮出证件,“我们是玄武区公安局刑警支队的,现在就天歌皇朝故意伤人案的调查结果,对嫌疑人实施抓捕,请配合我们的工作。”

仇恩脸色一冷,一个跨步挡在若烟的身前,如毒蛇一般可怖的目光从四名刑警察身上一扫而过,森冷狰狞的笑容令这四名刑警不禁汗毛倒竖。

“抓人?你们确定?”

这语气,听上去像是玩笑,更像威胁。

四名刑警不由地倒吸一口冷气,然后镇定道:“请配合我们的工作。”

这时,若烟从身后按住仇恩的肩膀,“仇恩,不要冲动。”

徐寒也和若烟一起按住仇恩,然后对这四名刑警微微一笑:“你们要抓的人是前天刚从公安局保释出来的,你们要抓回去是不是也该给个说法?”

四名刑警相互望了望,眼神有些疑惑,“谷局长说要抓人,我们只是按要求办事。”

“要抓就抓吧,那个姓谷的也蛮有意思的。”若烟从容地走到前头,无所谓地轻笑着,“老是拿警车堵住店门口,会妨碍店里生意的。”

可以这么说,若烟要是拒绝抓捕,别说店里的四名刑警,再把外面的四位一块加上,都不够她塞牙缝的。但她考虑的却是寿司店,警察这么大动静地抓人,肯定会引起别人的关注,对店里的影响不好。况且她要是真把这几个警察给弄了,这店估计也开不下去了。

仇恩想阻止又被徐寒拉住,徐寒摇摇头,示意让他不要乱来。然后走到若烟的身边,低声道:“没关系的,你先委屈一下,我会把你救出来的,那个姓谷的,我也要让他付出代价。”

若烟看着他,柳眉微挑,笑若桃花,“说话可要算数,我等着。”

然后,若烟被警察拷住带走。仇恩质问徐寒为什么不阻止,徐寒目光冷冷地道:“擒贼要擒王,斩草要除根,你对付那几个刑警没有用,把事情闹大只会对我们不利。你放心,那个姓谷的,我会让他付出代价的。”

玄武区公安局,谷志新老早就在审讯室里等着了,看到开出去的警车回来,他令人把嫌疑人带到审讯室,他要亲自独审。

想到若烟那天挣断了手铐,谷志新仍心有余悸,让人给她多铐了两副手铐。

“我说过,我会把你抓回来的。”谷志新奸笑着道。

“你什么时候说过?我怎么不记得了?”若烟淡淡地回了一句。

谷志新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了,随即冷笑,“你现在跟我逞口舌之快没有用,我想让你蹲监狱,你就得蹲。”

“哦,所以呢?”若烟毫不在意的样子。

谷志新对她的态度表现出了反感,但又不敢再像上次一样接近她对她动手,这个女人的厉害他见识过了,潜意识里产生了对她的畏惧感。

“所以,我可以再给你一次机会。”谷志新笑了,还是那种猥琐而淫.荡的笑。

所谓狗改不了吃屎,谷志新好色这一点也是本性难移。从看到若烟的第一眼起,他就开始打若烟的主意。

“那我还会有下一次机会吗?”若烟若无其事地问。

“不会了,这是最后一次机会。”谷志新板起脸说。

“那很好啊。”若烟轻轻一笑,“以后你都可以不用再问了。”

谷志新脸色瞬间阴沉下来,接着大怒,拍桌,“哼!你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另一方面,徐寒找到棒球帽女孩。

“你好,我们见过的。”徐寒对着正在忙碌的女孩微微一笑。

棒球帽女孩愣了下,然后拉着他急匆匆地走出店里。

“你……找我什么事啊?”棒球帽女孩有些吃惊地问。

“我只是来了解一下那天晚上发生的事。”徐寒收起了笑容,一本正经地道。

“我不是都告诉你了吗?”

“嗯,我只是想问你,知不知道包厢那几个人的身份?”

若烟被保释出来的第二天,曹宏亮就公事出差,让谷志新成了代理局长,立即就把若烟抓回了公安局,这其中的原因必定不简单。若烟刚到林城,不可能与谷志新结仇。所以徐寒猜测,若烟肯定是得罪了林城什么大人物,而答案,就藏在被若烟打的那几个人里。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