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狂兵

武侠修真 | 白慕青

兵王徐寒因父亲的病危通知书退役回到都市,得知父亲并非病危而是遭人谋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154章 深夜审问

绝品狂兵 by 白慕青

2018-4-16 18:02

( )

“啊!!!”

娇.喘瞬间变成尖叫,吓得正要到达极点的刘华强身子猛地一抽搐,整个人都软了下来。

看到这一幕,徐寒不禁想笑,这一下整得,估计这刘华强以后都得“一蹶不振”。

“你什么人?!”刘华强眼睛里都血丝,目光恶狠狠地瞪着徐寒。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我只要知道你是谁就可以了。”徐寒面带微笑,笑里藏着一丝杀气。

“妈的,给我去死!”刘华强衣服都顾不上穿就直接从床上暴跳起来,冲着徐寒就是重重地一拳。

“先穿好衣服吧。”徐寒以拳对拳,凶猛地轰击刘华强的拳心。

嘎地一声!刘华强撞到墙上,墙裂开,几乎就要崩塌。

刘华强的整条右臂都变形,口中吐出鲜血。

这时,光着身子的那位小姐叫得更大声了,“来人啊!出人命啦!!!死人啦!!!”

七楼的保安闻声赶来,刚要制止就被徐寒轻轻一掌拍倒,不省人事。

看着自己变形的右臂,刘华强脸色极度难看,他知道自己不是眼前这个人的对手,能不能保命才是关键。

于是,他惊恐地看着徐寒,嘴里问道:“你……你是谁?我和你有什么仇?”

“你?”徐寒看着他,微微一笑,“你和我没仇,血爪和我有仇。”

听到“血爪”二字,刘华强不由地身子一颤,脸色瞬间铁青无比。

徐寒从床头柜拿过他的衣服,从里面搜出了一把断钥,上面刻着一个血红的“爪”字。

突然,刘华强嗖地一下翻下床,然后朝着窗户猛冲,想趁机冲出去。

然而在徐寒的面前,这样的行为根本毫无意义,徐寒一个闪身拦住他,接着一掌拍向他的肩膀。

噗!又是一口鲜血,刘华强飞回了床上,此时那位光着身子的小姐已经抓起床单裹在身上,抱起自己的衣服尖叫着跑出去了。

“别反抗了,没意思,老实跟我走吧。”徐寒把他的衣服丢给他,“先把衣服穿上。”

刘华强接过衣服,眼神已经完全放弃,正如对方所说,反抗没意思,挣扎无意义,他们的实力差距太大了。

要是被这样光着身子拎出去,那要多丢人就有多丢人,穿上衣服至少体面一点。

叹了口气,刘华强把衣服穿好。

“你的目的是什么……”刘华强看着他问。

徐寒嘴角轻轻地扬了下,这时酒店的一众保安冲进了房间,把他围住。

刚才给他领路的保安看到他顿时愣住了,另一个疑似保安队长的人一脸凶相地吼道:“我警告你!别在这里乱来!否则后果自负!”

“乱来又怎样?你们要不要报个警?”徐寒笑吟吟地道。

像这种非法经营的不正当场所,最怕的就是警察介入。

保安队长脸色一变,接着冷笑道:“报警是不可能,但让你断胳膊断腿的一点问题就没,你要是惹得我们老板发怒了,连小命都得丢。”

“你们老板似乎很有本事的样子,但我现在对他没兴趣。”说着,他一把抓住刘华强的肩膀,把他拽到自己身边,“跟紧我,别想着跑,你跑不掉的。”

刘华强默默地点点头,然后徐寒一个箭步上前,照着保安队长脸上就是一拳。

“啊!”保安队长惨叫一声,把站在他身后的两个保安一同撞出了门外,顿时哀嚎一片,保安队长的鼻子也歪得不像样,脸上像打翻了染色缸一样,红的青的紫的混成一团。

不用说,徐寒必须手下留情了,不然这一拳就能要了保安队长的小命。

刘华强跟在后面看着,心里一阵无语,他真想给这些酒店保安一句劝告,叫他们不要再不自量力以卵击石了,这简直是在找打。

徐寒想走,谁能留得住?拦的踢开,挡的揍飞,就这样一路慢走出了酒店。

到前台的时候,前台小姐已经缩在柜台后面不敢露头了。

徐寒把刘华强带到了市公安大楼,今晚是华叔值班,于是,华叔和徐寒便在审讯室里对刘华强进行了“审问”。

刘华强坐在审讯椅子,华叔没给他上手铐,对他这种级别的高手来说,手铐根本只是摆设。

“原来你是警察。”刘华强被带进公安大楼的那一刻,他就明白了对方为什么要抓他。

然而,他只明白了一半。

“明白就好。”华叔回答了他。

刘华强叹了口气,“现在警察都这么强了吗?让我们这些犯罪份子怎么生存啊。”

“犯罪份子就不要想着生存了。”徐寒笑眯眯地看着他,“世上最好没有犯罪。”

“没有我们这些犯罪份子,还要你们警察干什么?吃干饭?”刘华强伸了个懒腰。

华叔板脸看着他,“如果我们警察的失业能换你们这些犯罪份子全部消失,我觉得未尝不可。”

“可是不是每一个警察都像你这样想的哦,老同志。”刘华强耸了耸肩,“大多数人更在乎自己的饭碗。”

“好了,别啰嗦了。”徐寒不想在这种话题上跟他继续耗下去,“咱们直接进入正题,你们血爪组织来林城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要抓吴珍琴?”

“我不知道啊。血爪?什么血爪?”刘华强装愣充傻,眼睛随意地看向天花板。

徐寒拿出了那把刻着血色“爪”字的断钥,“你身上带着这个,已经证明你是血爪成员了。”

“那是什么?我不认识。”刘华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徐寒嘴角轻轻一挑,从容地站了起来,“看来,你想用对付警察那一套来对付我啊,真被你当成警察也是蛮伤脑筋的。”

他走到刘华强的面前,一脸笑意地看着他。

那一瞬间,刘华强仿佛从他那深邃的瞳孔中看到了无底的深渊,浓浓的杀意涌出来,仿佛要把他吞噬。

这么可怕的杀气,他……他真的是一个警察吗?刘华强内心在颤抖,后背也被冷汗浸湿。

“也许你说得没错,大多数人都比较在乎自己的饭碗,但我相信更多人更在乎自己的命。”徐寒的手掌摁住了他的头顶,口中吐出的每一个字都冰冷无比,淬着可怕的杀意,“你,怕死吗?”

那每一个冰冷的字眼都如同冰椎一般刺进刘华强的心里,击溃他的防线。

不用徐寒再解释什么,他已经完全相信,这个人根本不是什么警察。

他是比杀手更可怕的人物。

刘华强突然松了口气,叹声道:“你想知道什么。”

“关于血爪的一切。”

“那可能三天三夜也讲不完。”刘华强抬头看着他。

徐寒微微一笑,回到审讯桌前,双手按在桌面,“从你们脱去佣兵的身份变成杀手说起,讲多久都没关系,我听着。”

说完,徐寒坐了下来。

“佣兵啊……”刘华强目光飘向天花板,像是在回忆什么,“那都是很久之前的事了。”

“那究竟是谁收购了你们。”徐寒问道。

刘华强有些吃惊地看着他:“你知道得真的挺多的,但很可惜,我也不知道。那个人从来没在我们面前露过脸,都是和我们老大私下会面。知道他是谁的,恐怕只有现在的老大还有……”

刘华强没再说下去,但徐寒帮他说了出来,“是你们以前的首领上官骸吧?”

听到这,刘华强的表情更吃惊了,“你真的不是一般人。”

“一般人能把你带到这吗?”徐寒冷笑道:“继续说吧。”

原来,当初.血爪被人收购,底下的成员完全不知情,新的首领也是先前根本不认识的人,而且一直戴着面具,从来不让人看到他的真面目。

上官骸宣布了血爪为私人所有,并把新首领带到大家的眼前,接着就像人间蒸发一般,彻底消失,没有人再见过她。

这次来林城的目的有两个,一是抓住吴珍琴,逼她交出东西,然后灭口。第二个目的刘华强暂时还不知道,新首领说时机到了就会告诉他们要怎么做。

“交出东西?什么东西?”徐寒眉头皱了起来,轻轻咬了咬嘴唇。交出东西之后就会灭口,这么说来,吴珍琴随时都可能有性命之危。

“具体什么东西我也不清楚,毕竟我们这些人只负责按命令办事。”刘华强无奈地回答。

“那你们组织现在在林城哪个位置?”徐寒问到了重点。

刘华强的目光沉了下来,表情变得很严肃,“在回答你这个问题之前,我有个条件。”

“你先搞清楚自己的处境,再来谈条件。”华叔沉声说道。

刘华强冷笑了一声:“我比谁都明白自己的处境,我要是不说,你旁边这位兄弟就会杀了我。但同样的,我要是说了,生命安全得不到保障,我一样会被组织杀死,横竖都是死,我为什么要说?”

徐寒和华叔相互看了一眼,接着同时点了点头。他们都很清楚,之所以能让这家伙开口说话,是因为他怕死,但要真逼得他横竖都是死了,他是不可能开口的。

“好,你说吧。”华叔开口说道。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