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狂兵

武侠修真 | 白慕青

兵王徐寒因父亲的病危通知书退役回到都市,得知父亲并非病危而是遭人谋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160章 强强联合

绝品狂兵 by 白慕青

2018-4-16 18:02

“是谁闯了青龙殿?!”叶峰林怒目圆睁,脸色骇人。

血爪的人大部分都在青龙殿里,青龙殿如今化成火海,那血爪也几乎随之一起葬身于火海之中,如果有幸存者,出了这么大的事不可能没人联系他。

血爪虽是上官骸一手组建起来,但同样也是他的心血,现在可好,除了派出去执行任务的少数血爪成员,大部分血爪都遇了害,而催毁血爪组织的人,正是这闯青龙殿之人。

所以他要弄清楚,究竟是谁闯了青龙殿,毁掉了血爪,毁掉了他的心血!

“我也说不出他的名字……”青龙殿的护卫一直呆在青龙区,很少出入其他城区,而徐寒相反,很少在青龙区露面,青龙殿护卫不认得他也是常理。

这时,一道声音青龙殿护卫身后传来。

“是徐寒。”

一名头发蓬乱,身着灰衣的人脸上带着一丝疯笑的男人朝他走来。

此人正是狼王账下的四大dǐng尖高手之一,疯狼。

“徐寒?”叶峰林脸色变得阴沉起来,“他是谁?”

“想知道吗?”疯狼把前面乱糟糟的头发拨到后面,“那就跟我来吧,狼王有话想和你说。”

“狼王为什么要见我?”叶峰林虽然不认识徐寒,但却知道狼王的名字。他们来林城之前就调查过林城的地下世界,对地下世界的一些势力了如指掌。

“他想和你合作呗,一起除掉徐寒。”

疯狼抓了抓头发,叶峰林露出一丝嫌厌的目光,总觉得他能在头发上抓出虱子。

“哦。”叶峰林似乎明白了什么,嘴角浮现意味深长的笑意:“狼王也与这徐寒有仇。”

“狼王的爱女就是被他所杀。”疯狼有些不耐烦的样子,“怎么样?要不要见狼王?”

“当然。”叶峰林闭着眼睛diǎn了diǎn头,再睁开的时候,眼睛里闪过一道寒光,“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第二天,徐寒乘坐的出租车在林城第七步兵师部队南门下了车,在进入部队的时候,站岗卫兵拦住了他。

徐寒微微一笑,对值班室里的卫兵说道:“我是徐寒,符师长应该跟你打过招呼了吧?”

卫兵听后立马起身对徐寒敬了个礼,“不好意思,请进。”

站岗卫兵见状也赶紧行了个持枪礼,目视前方,威武刚猛。

林城第七步兵师师长符刚曾经是朱鸿飞的部下,因为能力出众很受朱鸿飞青睐,凭心而论,朱鸿飞很想一直把他留在身边,但为了他的前途,朱鸿飞向上级力荐此人,符刚因而才能一展抱负,平步青云。

所以,符刚一直很感激朱鸿飞,甚至多次在他人面前说出“没有朱师长就没有我符刚的今天。”这番话。

徐寒这次来见符刚是事先跟朱鸿飞打过招呼的,朱鸿飞一个电话,符刚没说一个不字。

符刚的警卫员刘恒在机关大楼的正门口等着,接到值班室打来的电话,他立即跑步到南门,在徐寒面前立定,敬礼,声音中气十足,“师部警卫员刘恒!受符师长之命,来此迎接贵客!”

徐寒也笑着回了个军礼,心想军装都脱了,没想到还能再受军礼,“不用客气,我见你们符师长有diǎn事。”

“请跟我来!”

说完,刘恒把徐寒带到了师部,师长符刚在师部等候已久。

“徐寒兄弟,你来了。”看到徐寒进门,符刚站起身,笑着和他握个手。

“符师长太客气了。”徐寒这次是有事求人,这样搞得他都有diǎn不好意思了。

“哪里哪里,你是老朱的救命恩人,也就是我符刚的恩人。再说,你徐寒的名声,在部队里谁不知谁不晓?你能来我这里,是我的荣幸。”符刚面相刚正,却挂着一脸和煦的笑容。

“符师长言重了,我这次来其实是有事相求。”徐寒开门见山地说道。

“无妨,有什么事尽管提,我能做到的绝不推辞。”和朱鸿飞一样,符刚也是个爽快人。

徐寒笑了笑,心想这符刚不愧是朱鸿飞带出来的兵,性格都这么豪爽,“那我就直接开口了,符师长,这次我是想借你们第七步兵师一个一三一侦察连一用。”

“借兵?”符刚怔了一下,“徐寒兄弟,你都退役了,还要借兵干什么?”

“说来惭愧。”徐寒叹了口气,“是因为我自己的一diǎn私事……”

听完徐寒的讲述,符刚也跟着叹了一声:“没想到还有这种事,那你父亲可还好?”

“现在在京都军医院接受治疗,还没有清醒。”徐寒摇摇头。

“京都军医院的医疗设备先进,有很多医术高明的医生,相信你父亲一定会好转的。”说着,符刚拍了拍徐寒的肩膀,“徐寒兄弟也是个率直的人,你对我不藏着腋着,那我符刚也不是小气人,一三一侦察连就借你了。”

“多谢符师长。”徐寒眼睛一亮,连声答谢。

“谢就算了。”符刚摆摆手,“且不说我和老朱的交情,徐寒兄弟你的事迹我听过也见过,我符刚对你是佩服得五体投体,就冲这,我符刚也不会不帮你这个忙。”说着,他哈哈一笑:“不过话又说回来,你可真能挑,上来就说要借我的一三一侦察连,这是在我的心头割肉啊。”

徐寒笑道:“谁不知道符师长的一三一侦察连个个出类拔萃,能力出众,我借兵是想找人,需要强大的侦察和反侦察能力,一三一侦察连的士兵们完全符合这个要求。”

“说得不错!”符刚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一三一侦察连是我的宝贝,他们的能力毋庸置疑,个个都是好样的。你小子有眼光,一三一侦察连你拿去,但可记得还我。”

“符师长的宝贝,我怎么敢不还?”徐寒调侃道。

二人喝了几杯酒,相谈甚欢,然后符刚就把一三一侦察连都叫过来,命令他们从现在开始听命于徐寒。

军令如山,一三一侦察连没有半diǎn质疑声,有的只是响天彻地的军吼——“是!”

徐寒对一三一侦察连的要求很简单,在林城追踪一名戴黑色面罩有着一双淡蓝色瞳眸的女人。

“只是追踪一个女人?”一三一侦察连连长孟晓斌一脸吃惊地道。

“不要小瞧她。”徐寒冷冷地瞥了他一眼,“如果你们被发现了,很可能都会丧命。记住,你们的任务只是追踪她,千万不要被她察觉,你们都是训练有素的侦察兵,相信你们可以做到。”

徐寒每一个字都说得很认真,脸色严肃,令一三一侦察连的士兵们感受到了一种无形的压力。

徐寒的名声和事迹,除了刚入伍的新兵,部队里的人大半都听过。连他都这么说了,他们没理由去质疑。

待徐寒说完,孟晓斌立定敬礼,大吼一声:“保证完成任务!”

一三一侦察连的其他士兵也纷纷效仿,吼声震天。

追踪上官骸的事情已经完全交给了一三一侦察连,徐寒现在要做的就是不被其他人发现他的异常,因为他不知道在他的周围有多少双眼睛盯着他,不轻举妄动就是对他对吴珍琴最好的保护。

至于去第七步兵师,就算被看见也无妨,他本来就是军人出身,回部队找老战友叙叙旧也无可厚非。

从第七步兵师出来以后,他就去了寿司店,从现在开始,他要每天呆在寿司店里,装作一副对其他事情漠不关心的样子。

看到徐寒到店里来,水千双和水无双相视一眼,露出惊讶的表情。

“今天这是吹得哪阵风啊?怎么把您这大老板给吹来了?”水无双一边捂嘴笑一边打趣着说。

徐寒看着水无双,心里有些欣慰,这小姑娘已经完全变了,不再是那个连说话都困难的自闭女孩了。

“你们不是老说我不管自己的店吗?从今天开始我就认真到店里帮忙了。”徐寒一边笑道一边帮忙收拾桌子。

水无双看了姐姐一眼,笑嘻嘻地道:“你肯到店里来,别说帮忙,就是当个门神,我姐也乐意呀!”

水千双白了水无双一眼,“胡说什么呢?快干活!”

没多久,若烟和仇恩也一起来了,店里干活的人一下子多了起来。

“你们俩怎么也来了?”徐寒觉得有些奇怪,他到店里来可没通知谁啊。

若烟无精打采地拍了下仇恩的肩膀,“还不是因为他,他说我们好歹是店里的员工,怎么也得来店里干干活,混混工资。我觉得他说得蛮有道理,不干活白拿工资这事是挺舒服,但心里终究也是过不去的嘛,就和他一起来了。”

“那一起吧。”徐寒带他们来林城的本意就是想让他们在这里过上正常的生活,结果还是把他们卷进了自己的私事里。

“一起什么啊。”水千双推了他一把,“这店就这么巴掌大的地方,需要这么多人一起干活吗?我看你们还是先到一边看着。”

说完,水千双和水无双手脚麻利地收拾起来,徐寒看了不由地耸耸肩,她们干活做事都很利索,要他们这三个人帮忙的话,估计反而会帮倒忙。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