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狂兵

武侠修真 | 白慕青

兵王徐寒因父亲的病危通知书退役回到都市,得知父亲并非病危而是遭人谋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164章 把地上的捡起来吃掉

绝品狂兵 by 白慕青

2018-4-16 18:02

得到了徐寒肯定地回答,叶知秋怔了一下,接着脸颊闪过一抹嫣红,她注视着徐寒的眼睛,“你这么说,我倒是蛮高兴的。”

叶知秋其实是在含蓄的表达自己的某种意思,但徐寒没有深入去理解,他只是微微一笑,以作回应。

“小姐。”

叶知秋的贴身保镖于老四接了一通电话后靠近过来,把头微微一低,“冷家少爷和老爷子见面了,似乎是要商量和你的婚事。”

“什么?!”叶知秋一脸震惊地站起身来,不小心碰掉了桌上的红酒杯。

面对叶知秋质问且惊愕的眼神,于老四有些不知所措,只是diǎn了diǎn头,表示自己说的是真的,不是在开玩笑。

叶知秋缓了几秒才不可思议地摇摇头,然后对徐寒歉意道:“抱歉,我得回去一趟。”

“你的事要紧,去吧。”

叶知秋走的时候还不忘去前台结账,接着和于老四一起匆匆离开。

徐寒面对着一桌美食,却没有什么食欲。一个人吃饭和被丢下一个人吃饭是不同的,心情也完全不一样。

前一秒他还在想是不是打包带走,毕竟军人出身的他对浪费这种行为是很排斥的。然而后一秒他的嘴角便扬起一丝笑容,自言自语道:“看来有人陪我吃饭了啊。”

还是冷峰手底下的那两个壮汉之一,黄种人壮汉上了二楼后目光迅速搜索到这边,然后朝他走来。

两大高手只来了一个,看来另一个陪着冷峰到叶家“提亲”去了。

“是叫徐寒没错吧?”黄种人壮汉冷冷地问。

“没错啊。”徐寒指了指桌上的美食,“坐下来一起吃diǎn吧,一个人吃饭太没意思了。”

“我吃过了。”黄种人壮汉没有坐下来的意思,语气依旧冰冷,“跟我走吧。”

“走哪里去?我饭都没吃完呢,你不愿意一起吃,那我自己吃好了。”说着,徐寒夹起一块牛柳送到嘴里,一边咀嚼,一边称赞好吃。

不知怎么的,食欲好像一下就回来了。徐寒不禁暗笑,看来吃饭这事是要有人陪着,但是陪着的人吃不吃就无关紧要了。

徐寒有闲功夫吃,壮汉可没那个耐心等,别看在冷峰面前他唯命是从,在为冷家做事之前,他在京都也算小有名气,搁京六区那一块,谁不知道他“大力王”虎皮?

再看徐寒,外表上看去就是个去健身房锻炼过几年的书生,再强壮的肌肉都掩盖不住那一份书生气。

徐寒要是知道虎皮这样想他,估计做梦都得笑出声。一个大学都没上过就去部队服役的粗人,竟能和“书生”二字放在一块,不失为一种荣幸。

其实他只是面相有些清秀,而且只是有一些些而已。当兵几年都没把他的皮肤晒黑,这种天生的防晒能力估计是万千女性梦寐以求的“特异功能”。

其次呢,徐寒的年纪不大,面相比实际年龄还更显小一些。所以就让虎皮产生了他是个乳臭未干的小伙子这样的错觉。

一个乳臭未干的年轻小伙,在他堂堂“大力王”的面前显得如此淡定从容,丝毫不把他虎皮放在眼里。光这一diǎn,就已经足够激怒虎皮了。

“让你走就走,哪来那么多废话,你以为冷家的钱是那么好拿的?!”虎皮恶狠狠地瞪着他道。

“拿?”徐寒抬头看着他,觉得很是可笑,“请你用词恰当一diǎn,我做的是买卖,冷家少爷用钱买我的血珍珠,我给了货,他给了钱,天经地义,怎么到你嘴里就成了拿?”

“三千万,你不觉得自己的胃口太大了吗?”虎皮冷笑一声。

“我可没用枪指着冷家少爷的脑袋,逼他拿三千万买我的血珍珠。这三千万,是他自己竞的价,没有人逼迫他。”徐寒懒得再搭理他,继续吃了起来。

啪!

虎皮一巴掌落在餐桌的桌面,顿时几条裂缝滋生开来。

“你知道你说的人是谁吗?!”

“知道啊,冷家少爷啊,我从一开始不就这么称呼的吗?”徐寒若无其事地道。

“你知道他姓冷还敢这么说话?!”

“他姓冷你也姓冷吗?”徐寒眼睛看向他,嘴角挑起一丝轻蔑,“是不是当狗当出优越感来了?”

“你?!”虎皮脸色铁青无比,眼神仿佛要吃人一般。他虎皮以前在京都都受人尊敬,到冷家做事以后更是让别人敬畏三分。没想到今天在林城会被人指着鼻子骂成狗,还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

想到这,虎皮的怒火已经写在了脸上,随时都可能爆发。

但徐寒丝毫不在意,吐字犀利,字字冰冷,“而且,就算他姓冷又怎么样?姓个冷就比别人高贵了?就能凌驾于别人之上了?真是可笑。”

虎皮眼睛瞪得滚圆,拳头握得嘎吱作响,接着脾气嗖地涌上来,他一巴掌拍碎桌子,顿时桌上的美食哐铛哐铛地砸了一地。

“少他妈跟老子废话!老子让你跟我走!否则老子废了你一条腿!”

徐寒嘴里还啃着一个鸡腿,看着掉了一地的美食,一脸可惜地道:“真是浪费啊,这么多美食全给糟蹋了。”

这时,听到声响的服务员赶过来,看到餐桌四分五裂,脸色不由地一惊,而后有礼貌地说道:“对不起,先生,损坏餐桌是要赔偿的。”

徐寒指着虎皮道:“是他弄坏的,你放心,我会让他照价赔偿的,还有地上的美食,我也会让他吃掉。”

听完这番话,服务员不由地一愣,吃掉?都掉地上了还怎么吃?

虎皮本来就有火,听了徐寒的话火气顿时更大了,“你他妈给脸不要脸,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说罢,虎皮直接动起手来。被称为“大力王”的他,外劲强悍无比,徒手破石轻而易举。他相信自己只需要用三成的外劲,就能捏爆这个猖狂的小子。

他右手直接抓向徐寒的肩膀,霸道的外劲隐隐震颤着空气。

然而被称为“大力王”的他只有强上阶的实力,在强阶高手中,他的外劲堪称dǐng尖,但这在入微阶高手面前就是个天大的笑话,更何况徐寒还不是一般的入微阶高手。

徐寒一出手,虎皮的眼眸就剧烈地颤了一下,因为对方的动作太快,快到他看不清,甚至连残影都捕捉不到。

接着,虎皮的身子猛地一僵,右手手腕眨眼间被抓住,竟令他动弹不得!

“这……这是什么外劲?!”虎皮惊呆了,下巴就像脱臼了一样往下掉。

号称“大力王”的他,外劲竟然被完全压制。

徐寒微微一笑,只听嘎吱一声,虎皮的右手关节整个脱臼,接着随着一声惨叫,虎皮不由自主地跪了下来。

服务员站在旁边被吓傻了,心想着这得去报警,但两腿发软根本走不动路。

“来来来,我说到就要做到,快,把地上的东西吃了,然后把餐桌的钱给赔了。”徐寒皮笑肉不笑,眼眸里闪烁着寒芒。

虎皮的喉咙滚动了一下,怔怔地看着他,眼中满是惊愕。

“看我也没用,让你吃没听到?”徐寒的两根手指搭在了虎皮的额头上。

在外面看来,这两根手指只是轻轻一搭,但虎皮已经感受到在那双指尖涌动的恐怖内劲,毫不夸张地说,只要徐寒一个杀念,他的性命在这世上就逗留不过三秒。

虎皮并不知道,叶知秋是徐寒的朋友,几分钟前还在这里和徐寒一起吃饭,他更不知道,在会场中心救下叶知秋,并用硬币创伤他和森特的人,就是徐寒。

虎皮看着被自己打翻的一地美食,内心在不住地颤抖。

如果他把地上的东西都吃了,无疑会在他受挫的自尊心上再添上深深的一刀,这一刀将成为他心里永远的痛,无法抹去。

可如果不吃,他就有可能丢掉性命。他根本不了解眼前这个威胁他性命的人,不敢用自己的命去作赌注。

“快吃啊。”徐寒指尖的内劲凶猛无比,犹如一场洪水猛兽,只要闸门一开,就会疯狂地吞没一切。

其实徐寒的内心已经相当动怒了,只是他没有明显地表现在脸上。

三千万,是他应得的财富,是用血珍珠换来的。而且他也很清楚,三千万对于京都八大家族之一的冷家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即便如此,这个冷峰竟想仗势欺人,要把这三千万强抢回去,至于血珍珠,落到他手里就不可能归还。

好一个京都冷少,不过是一个仗势欺人的土匪罢了。徐寒内心在冷笑,既然他要玩横的,那徐寒就陪他玩,玩到他痛哭流涕为止。

虎皮闭上眼睛深呼吸几次,终于低下头,捡起一双筷子,把地上的食物送进嘴里。

用筷子吃,是他最后仅剩的一丝尊严,尽管只有一丝,他也要守住。

餐厅里顿时轰动起来,所有人都围观过来,有嘲笑的,有议论的,有疑惑的,还有拿出手机拍视频照相的。

这一刻,虎皮受到的屈辱让他生不如死。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