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狂兵

武侠修真 | 白慕青

兵王徐寒因父亲的病危通知书退役回到都市,得知父亲并非病危而是遭人谋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168章 专为徐寒准备的坟墓

绝品狂兵 by 白慕青

2018-4-16 18:02

,更新快,,免费读!

“冷少爷,让你在这受苦了,还请多担待。”一向板着脸的赵仁义此时竟露出一丝温和的笑容。

冷峰瞪了他一眼,“妈的!算你来得早,要是再晚一点,老子可要生气了!”

“是是是。”赵仁义笑着道:“冷四娘近来还好么?”

闻言,冷峰把眉头一竖,奇怪地看着他,“你问我妈干什么?!她是你能问的?!”

赵仁义摇摇头,没有说话,只回到审讯桌前,悠悠地喝了口茶,“你在林城杀了人,我这边会尽量帮你摆平这件案子,同时也希望你跟冷四娘说一声,让她也知道这件事。”

冷峰好不容易息下来的怒火又有重新发作的迹象,“你特么谁啊?!别一口一个冷四娘!搞得自己和冷家有多亲似的,不过一个小小的公安局长,别太看得起自己!”

赵仁义似乎没理会他的话,继续道:“我劝你还是跟冷四娘说一声。”

“说你大爷!”冷峰一脚踢翻椅子,气冲冲地走到门口,伸手拉了拉门,没有拉开,于是回头瞪着他,“这么一点破事,还用得着惊动我妈?!我妈可是大忙人,没时间管这些小事,快给我开门,我不想再呆在这里!”

赵仁义随意地翻了几张笔录纸,“在这个节骨眼上,任何小事都不容忽略,冷家少爷杀了人,重点不在于会不会受到法律的制裁,而是会惊动其他势力,给他们一个讯号——冷家的人也来林城了。最近林城可不太平,要让冷四娘有所准备。”

赵仁义说的一大通话,冷峰愣是一句都没听懂,但他刚想对着赵仁义大吼的时候,一对上赵仁义的眼神,不知怎么就退缩了。

“听见了吗?记得把这件事告诉冷四娘。”赵仁义再次强调说。

冷峰怔怔地点了点头,接着觉得自己有些丢脸,立马大吼起来:“知道啦!快给老子开门!哪那么多废话!”

“嗯,知道就好。”赵仁义起身把门打开,把冷峰放了出去。

虎皮和森特也都被放了,三个人又大摇大摆地离开了公安局。

赵仁义还坐在审讯室里喝茶,过了一会儿蒋正义走进来,见外面没人就赶紧把门关好,小声地道:“赵局长,这人什么来头?”

“京都冷家的少爷。”赵仁义轻描淡写地道,同时喝了一口茶。

“那真是好险。”蒋正义暗暗捏了把冷汗。还好自己没太得罪他,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最近你也要小心点,林城就要变天了,很多不好惹的家伙都来了林城。”

“那……我们的计划是不是就快实施了?”蒋正义压低声音问道。

“哼,这就得问问那个人了。”说着,赵仁义起身道:“走吧,去一趟监狱。”

冷峰离开没多久,就接到一个电话,然后眼睛一亮:“好,我这就过去!”

挂了电话,冷峰对正在开车的森特说道:“快!现在去机场,暴徒到了!”

与此同时,徐寒也在去4s店的路上和张磊联系上了。

“是吗?炽天使地狱那边就要有动作了吗?张磊,只能继续麻烦你帮我盯一下了,嗯,对了,有黑子尘扬还有杨光他们的消息吗?哦,原来是出国执行任务去了,那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徐寒一脸漠然,完全是质问的口气。

张磊那边陷入了沉默。

徐寒叹了口气:“张磊,你我兄弟一场,你老实告诉我,京都是不是有什么变故?”

张磊又沉默了半晌,才缓缓开口道:“寒队,不是我不说,而是没到时候……”

“算了,问你也白问,有些事,我自己会去调查清楚。”

张磊还想说些什么,电话里突然响起一串盲音,他看了手机一眼,心里有些疑惑,寒队,他挂电话了?

要知道,在他的印象里,徐寒好像从来没有不打招呼就先挂电话的例子。难道那边出什么事了?不过张磊倒也不担心,不管什么事徐寒肯定都能摆平的。

而徐寒之所以挂电话,是因为他走在了一条无人的街道上。而关键在于这条街道原本是条小吃街,街边是各种烧烤摊夜宵店以及麻辣烫拉面馆之类的小店。

像这种小吃街,总是少不了密集的人潮,老司机一般都会绕开这条小吃街,如果有车不小心驶进了这条街,那恐怕要花很长的时间才能突破人潮防御。

可现在却空无一人,麻辣烫拉面馆关了门,夜宵店也只剩下个招牌,连烧烤摊都收了摊。完全一副死气沉沉的样子,若如鬼镇。

一条连大半夜都响彻着划拳声和欢声笑语的小吃街在大白天却死寂如坟,这也太让人匪夷所思了。

徐寒从这死寂的环境中闻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不过他没有丝毫的畏惧,反而嘴角轻轻地扬起,“这么大费周章地搞了个鬼镇出来,该不会只是想跟我玩躲猫猫,吓唬吓唬我吧?”

徐寒的声音不大,但却透着一股内劲,回荡在空旷的街道上。

这时,街头街尾传来了一些脚步声,徐寒离街头比较近一点,便回头看了看,拥有过目不忘本领的他很快就捕捉到了几个熟悉的身影,他们是天狼会的小弟。

看来是天狼会搞的鬼,他们把这条街的人都赶走,然后等他走到这里的时候便封住路,不让外人进来。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只蠢狼啊。”徐寒讥笑一声:“明人不做暗事,赶紧现身吧。”

“哈哈!徐寒,今天这个局,就是为你设的!”

二楼窗户里突兀地跳出四个人,分别是狼王、孤狼、疯狼,还有一个徐寒不认识的人,但徐寒能从那人身上感觉到一股强大霸道的气息。

这人,实力很不一般,根本不像是手下。

于是,徐寒用起了激将法,笑道:“我就知道你一直想着找我报仇,但等了你这么长时间你都没敢来,这次终于敢动手……”说着,他把目光落到那个不认识的人身上,“是因为终于招揽到一个不了得的高手当手下吗?”

“少放屁!”狼王也确实被激怒了一下,“老子这么久不找你,是因为忌惮教主!现在教主离开了地下世界,这林城还有谁能保得了你?!”

那个人也似乎受不了这样的侮辱,冷笑道:“手下?别搞笑了!我可不是谁的手下!也是,我们今天还是第一次见面呢,都忘了跟你介绍一下,我是血爪的首领,叶峰林。”

“叶峰林,没听过。”徐寒摇摇头,一脸轻蔑地道:“我只知道血爪的首领叫上官骸。”

听到上官骸的名字,叶峰林的脸色顿时大变,接着一脸阴沉地大吼:“滚你.妈的!现在的血爪首领是我!叶峰林!上官骸是什么东西?她已经过时了!”

徐寒暗暗冷笑,光是上官骸三个字都能刺激到他,可见这个人之前是有多忌惮上官骸。

叶峰林给他的感觉强是强,但没有强到让他忌惮的地步。比起叶峰林,上官骸要强得多,强到令人窒息。

先后目睹了血爪的两位首领,徐寒突然对血爪为什么更换首领大感兴趣。

一个组织更换首领,要么是首领犯了大错,觉得没有资格再当首领。要么就是出现了比首领更强更让人服气的强者。

叶峰林显然是后者,那他就很好奇了,上官骸到底犯了什么错,要主动让出首领的身份,将自己呕心沥血一手创立的血爪拱手让人呢?

“别那么激动嘛。”徐寒淡淡笑道:“连血爪都没了,还管它谁是首领呢。”

徐寒这话对叶峰林来说不但是更大的刺激,同样也是更大的讥讽。

叶峰林顿时暴跳如雷:“谁说血爪没了?!你不过是杀了七个血爪的走狗,就敢说灭了血爪?!我告诉你,血爪的根基不止于此,等他日血爪全部回归,你就会见识到血爪的恐怖!”说罢,他忽然冷笑一声:“不过你是见不到那天了,徐寒,这里就是专门为你准备的坟墓!”

狼王是入微巅峰阶高手,这个叶峰林看上去并不比狼王弱,还有孤狼和疯狼两大高手,今天特意为他准备的这个“十字围杀阵”确实具备了足够的威胁性,也难怪狼王和叶峰林已经将他视为死人。

但徐寒也并非砧板上的鱼肉,同为入微巅峰阶,他比狼王和叶峰林胜在两手杀手锏。一手是青龙之力,一手是火舌刀。

狼王做梦也不会想到,教主的随身神兵火舌刀会在他的手里。

“哈哈!”徐寒大笑起来,“我徐寒何德何能,能让天狼会的狼王和血爪首领两位大佬联手对付,既然你们这么给我面子,那么我也不能藏着腋着,来吧,凭真本事说话吧!”

“死到临头,倒蛮有血性的!”狼王大笑三声,右手成爪,强悍的内劲疯狂涌动,形成恐怖的气浪,伴随着一声狼嚎,狼王的狼爪狠狠地对准徐寒的头颅凿下去。

狼王气势如虹,但没有露出半点破绽,这让徐寒压住了差点出鞘的火舌刀,向后一个急闪,避开狼爪。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