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狂兵

武侠修真 | 白慕青

兵王徐寒因父亲的病危通知书退役回到都市,得知父亲并非病危而是遭人谋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158章 任性大小姐

绝品狂兵 by 白慕青

2018-4-16 18:02

“我再说一遍,我!不!知!道!”

听得出来,吴珍琴的火气似乎很大。

“哼!”吴珍琴隔着门对他哼了一声,接着抑起头,让花洒喷出来的热水淋在她的身上。

热水打湿了她的秀发,她把刘海捋到后面,低头看着自己的雪白饱满的酥.乳,嘴里嘟囔道:“挺大的啊,难道不够诱人吗?”

然后,她走到镜子前,擦了擦镜子上的雾气,肌白如雪的美妙胴.体顿时呈现在眼前。

前凸后翘杨柳腰,身材脸蛋要什么有什么。

“我哪里不好了……”吴珍琴有些沮丧地自言自语。

本来她是有很重要很重要的事要告诉徐寒,但这会心情太差,太生气,什么话都不想说了。也许这是任性,是不分轻重,但她就是不开心。

如果徐寒什么都不做,她也不会想太多。可她就差一丝不挂地站在徐寒面前了,在这种情况下,她还表现出了愿意接受的态度,只要他踏踏实实地把心放在她这里,和她恋爱交往,她不介意献出自己。

但徐寒却说出了那样的话,是她的身体不够吸引人?还是她收不回这颗浪子心?

无论是哪种原因,都让她心情很不好。她不想理徐寒,就算有很重要的事,也不想再理他。

通过这次的事情,吴珍琴终于很肯定地明白了,自己是真的爱上了徐寒,爱上了这个浪子。

其实,她很早之前就喜欢上徐寒了,只是有一段时间她没有发觉。

徐寒在外面无奈地叹了口气,这女人耍起性子来真的无解,根本不分轻重缓急,天大地大没有她的情绪大。他也算是万花丛中过,对女人比较了解。暂时他是问不出什么东西来了,只能等明天,等她心情好转一diǎn再说。

于是,他摇了摇头,回到了房里,看到放在枕边的手机屏幕是亮着的,便拿起来看了一下,有四个华叔的未接电话。

他预感有些不妙,立马回拨过去,只见华叔语气有些虚弱地说:“小伙子,很抱歉,护送的任务失败了……”

“刘华强死了吗?”徐寒叹了口气,猜到了结局。

“嗯,刺杀的人太强,我和那个小姑娘挡不住……”

“若烟没事吧?”徐寒有些担心。

“她没事,我也只是受了diǎn轻伤,毕竟对方的目标只是刘华强,我和小姑娘发现敌不过,就没再死斗下去……”

“华叔,你做得对,刘华强作恶多端,或许命中注定有这一劫,你和若烟没事就好。”徐寒突然想起什么,又问:“对了,若烟她回来了?”

“是啊,小姑娘二十分钟前就回去了。”

听完这句话,徐寒后背不由地一凉。怕什么来什么,外面很快响起了开锁的声音。

等徐寒挂掉电话赶出去,一切都晚了。刚刚进门的若烟与裹着浴巾从卫生间里出来的吴珍琴撞了个正着。

若烟饶有兴趣地上下打量了一番吴珍琴,朱唇轻轻地扬起。而吴珍琴先是一脸诧异,接着眉头一皱,“你是谁?”

“她是若烟……是……”

徐寒正要解释,若烟便打断了他,“是和他同居的女人哦。”

若烟故意用了“同居”这两个敏感字眼,脸上的笑意更浓。

徐寒绝望地扶着额头,若烟脸上满是兴致的笑意已经意味着他的厄运要降临了。

“同居……?!”吴珍琴眼睛睁得很大,她回头看了看徐寒,又惊异地指着若烟,“你……你们……同居?!”

“不是,你听我说……”

徐寒再一次地想解释,但又被若烟打断了,“对啊,就是同居,住一起的意思,你看我都有家里的钥匙。”说着,她把手里的钥匙在吴珍琴面前晃了几下。

看着吴珍琴肩膀微微地颤抖着,一副火山即将喷发的样子,徐寒急忙上前按住她的肩膀,解释道:“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听我说……”

啪!

话还说没完,吴珍琴的巴掌就重重地落在他的脸上。

“混蛋!流氓!”吼完,吴珍琴怒气冲冲地回到房里,哐地一声关上,反锁。

徐寒在外面扣了几下门,“珍琴,你别生气,事情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

其实他都想不通为什么要解释这些,毕竟吴珍琴不是他女朋友。

“不是我想的那样,那我问你,她是不是和你住一起?”

“呃……是的。”徐寒怔了怔。

“那就是了啊!人家有你家的钥匙,和你住一起,她没说错,错的是我,我不该出现在这!”

徐寒无语了,“住一起是住一起,但和同居是两码事啊!”

“住一起不就是同居吗?!”

徐寒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住一起和同居字面上的意思是一样没错,但理解起来的性质就完全不同了啊。

这大小姐脾气上来怎么这么倔,怎么说都说不通。

哐地一声,吴珍琴把门推门,这时她已经穿好衣服,然后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夺门而出。

“别走!大晚上的,很危险!”徐寒追了出去。

他真的很无语,好不容易才把人救出来,这吴珍琴才刚脱险,又要自己乱跑,怎么能任性成这样?

“别过来!不然你一辈子都别想知道害你父亲的人是谁!”

楼梯间传来吴珍琴愤怒的吼声,迫使徐寒停了下来,他相信这位大小姐什么都做得出来。

吴珍琴自己也没有想到,她会任性到这种地步。在父亲被绑架的那段时间里,她已经逼自己成熟起来,一肩挑起吴家的重任。厄运接二连三,飞机失事让她痛失父爱,但她还是振作了起来,因为她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经历了这么多,她早就没有了以前那种大小姐的心气,不断地磨砺自己,只为了不辜负父亲的重望。和其他家族不同,吴家只有她这一个独生女,她必须担负起吴家的兴旺,这是她的责任。

面对血爪的严刑逼供,她宁死不屈,父亲的离开也没有让她崩溃,她已经是个足够坚强的女孩子。

可这次不知道为什么,她又变得任性起来,是因为爱,因为喜欢吗?

下楼跑了一会,吴珍琴渐渐地冷静下来,她并非原谅了徐寒,而是觉得自己的行为很危险,虽然她昏迷了很久,但她记得是徐寒把她救出来的。

刚刚虎口脱险,为了安全起见也最好不要乱跑。更何况公是公,私是私,且不说徐寒怎样,她不该任性到连正事都耽误,那件重要的事,她必须得告诉徐寒。

想到这,吴珍琴打算回去,一转身就碰到了一个熟悉的人,一个很久没有见到过的人。

“是你?”吴珍琴有些吃惊地道,“你怎么在这里?”

“我当然是来找你的。”叶游阴冷地笑着。

吴珍琴后背有些发凉,叶游给她的感觉变得不一样了,以前叶游在她印象中是一个很阳光很逗比的男孩,现在却好像笼罩在一股阴暗的气息下,森冷森冷的。

徐寒指着若烟,想说什么却又没说出来,最后叹了一声:“你真是坏事啊。”

“怎么,嫌我坏你好事了?”若烟朱唇轻挑道。

“你想哪去了,她就是吴珍琴,吴家大小姐,我刚把她救出来,还没来得及问出那件重要的事呢,她就被你气走了。”

“哦,吴家大小姐长得挺漂亮的啊。”若烟淡淡地道。

“重diǎn不是这个。”

若烟目光看着徐寒,眼神变得有些专注,“重diǎn是那个吴家大小姐大半夜地在你家洗了个澡,裹着一件浴巾,而你在房里等她?”

“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徐寒也是醉了,明明什么都没做,却弄得百口莫辩。他走到门口到鞋柜里拿出鞋穿上,一边系上鞋带一边说道:“她身上的伤还没有完全恢复,而且血爪还有余党尚存,她现在处境很危险,我必须去保护她的安全。”

他知道吴珍琴任性是一时的,但她在外面的每时每刻都伴随着危险,就算不能把她拉回来,也至少跟着她,保护她的安全。

说完,徐寒便下了楼。

听着漆黑的楼道传来咚咚地脚步声,若烟无所谓的耸耸肩,但目光却忽而有些失落,她落寞地叹了一声,左手按住右手的肩膀,轻声自语道:“明明我也受伤了啊……”

徐寒追下楼时,已经看不到吴珍琴的踪影,他迅速奔出小区,目光在大街上扫荡,依然没有发现吴珍琴。

“奇怪了,就算是一直跑也不该这么快啊。”徐寒又暗暗地跳上高处,让视野更广,入微级的视力迅速地搜索着目标。

没有,没有,还是没有。

但有一辆车引起了他的注意,那是一辆宝马,所有的车窗都装上了加厚的高级镀膜玻璃,完全阻隔了外界视野。

尽管他看不到车里的人是谁,但他有种强烈的直觉,吴珍琴就在车里。

他相信这种直觉,于是把目光锁定了那辆宝马,朝那个方向闪身追去。

然而几个闪身之后,一股强大的内劲从背后袭来。

徐寒瞳孔猛地一缩,回身一掌轰去。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