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狂兵

武侠修真 | 白慕青

兵王徐寒因父亲的病危通知书退役回到都市,得知父亲并非病危而是遭人谋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178章 赔了夫人又折兵

绝品狂兵 by 白慕青

2018-4-16 18:02

徐寒嗤笑一声:“血口喷人谁不会?我还说是你自己弄坏刹车想害死我,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

石二柱听完脸色一变,徐寒说的每一个字都落在要diǎn。

“说我弄坏刹车,腻有什么证据?!”石二柱继续气急败坏。

“那你又有什么证据说是我弄坏的?”徐寒反问一句。

顿时石二柱哑口无言,脸色铁青地道:“好!腻继续狡辩!等警察来了看腻怎么说?!”

“警察来了我也一样说啊。”徐寒淡淡地耸了耸肩。

石二柱二话不说就报了警,不把这口锅甩到徐寒身上,他就得赔偿撞毁教练车的钱。

十分钟后,警察赶到了现场,看了一眼撞坏的教练车,询问道:“怎么回事?谁把具体情况说说。”

然后石二柱抢先上前把“情况”描述了一遍,接着指着徐寒说:“是他故意弄坏刹车,想害死我。他开车的时候都没事,我一上车就刹车失灵。”

警察把他的话都记在了本子上,接着转头问徐寒:“是这么回事吗?”

接着,警察和徐寒两个人相视一笑。

因为这警察不是别人,正是华叔。

可是华叔此时正好背对着石二柱,所以石二柱没看到他笑,只看到徐寒在笑,于是在心里阴险地笑道:“笑?继续笑就是!等会有腻哭的时候!”

“刹车既然被人动过手脚,上面或许会留下指纹,你把刹车上的指纹取下来检验对比一下不就知道谁是作案嫌疑犯了吗?”

说完,徐寒对着石二柱轻轻一笑。

石二柱脸色变了变,很快就镇定下来。就算他脑子再不灵光,也不会傻到留下自己的指纹,弄刹车的时候他是戴着手套的。

完美!石二柱内心不由地得意起来。

而石二柱的表情变化一直被徐寒留意着,看他这么得意的样子,徐寒就猜到,刹车上并没有留下指纹了,于是他又说道:“对了,我想起来,石教练你之前好像把车开出去过一段时间,这段时间你在做什么?”

闻言,石二柱脸色骤然大变,心里咯噔一声。

“我……我去换裤子了……”石二柱目光忐忑不安地游移起来,一双手来回地搓擦。

徐寒嘴角露出一丝笑意,“除了你,谁也不知道你在换裤子的期间有没有做过手脚。”说完,他看着华叔笑道:“警察同志,我觉得可以调取一个小时前开始到现在为止驾校内所有的监控录像,或许能发现真相。”

华叔diǎndiǎn头,“有道理。”随后,他对身边的小跟班说道:“小吴,你跟我去一趟,我们去把录像调出来。”

这下石二柱彻底慌了,一把拉住华叔,“那什么……警察同志,我刚才想了很久,考虑到这件事对驾校的影响,我决定不再深究下去。”

“你确定?”

“确定,确定!”石二柱连连diǎn头,他不是不想深究,是不敢深究,那刹车是他弄坏的啊,到时候别没把徐寒弄进监狱,反倒把自己给弄进去了。

但他没想到,这时轮到徐寒不依不饶了,“不深究怎么行呢?你说的可是我弄坏刹车想害死你,你不深究了,我的声誉怎么办?不行!必须彻查到底,直到查出真相还我一个清白为止。”

石二柱一听,吓得差diǎn又一次尿裤子,他赶忙又拉住徐寒,讪讪地笑道:“哎呦,小兄弟,我相信这刹车不是腻弄坏的了,可能就是它自己失灵了嘛,这教练车烂得很,出现些小问题是很正常的。腻看这样,这车,我赔,就当我不走运,这事情捏,就算了了,不然一闹大,影响了驾校的名声,我可是要被怪罪的叻!”

“你相信我了?”徐寒似笑非笑地问。

“相信!相信!”石二柱盯着徐寒的眼睛,心里紧张得要死,恨不得立马跪下来哭爷爷叫奶奶,只求他放过一马。

“你既然相信,那简单,我要你在驾校公开向我道歉,要语音广播,态度要诚恳。”

“这……”石二柱尿裤子在自己身上已经够丢脸了,他要是在驾校的语音广播里再公开道歉,这脸真的丢大发了,丢回老家了。

“这件事不是说了不要闹大嘛,腻也不要放在心上,就让它这么过去吧。”石二柱恳求地说道。

“不行不行,不闹大可以,但我的清白你必须还我,要不然这事传出去,别人还真以为是我弄坏刹车想置你于死地,你倒落了个心胸宽广的好名声,不行不行,绝对不行,这案子必须要彻查!”徐寒又是摆手又是摇头,这在石二柱眼里简直是咄咄逼人。

一旁的华叔都无奈地摇摇头,以他对徐寒的了解,徐寒不是这么不依不饶的人,他这样做只是想教训这个石二柱。

由此看来,这刹车肯定是石二柱弄坏的没跑,估计是想害徐寒没害成,反倒把自己给害了。凭徐寒的本事,做到这diǎn完全不费吹灰之力。

华叔虽然没亲眼目睹,但已经可以简单的推测出整件事情的起因和经过了。

“到底怎么说?你们要没个结果,我就先去调录像了。”华叔知道徐寒在逼对方公开道歉,那他也索性帮徐寒一把,将石二柱逼上绝路。

石二柱扑通一声就跪下了,接着又赶紧爬起来,擦擦头上的冷汗,“好……好……我道歉,我公开道歉……”

说这话的时候,他简直想哭。

这叫个什么事?偷鸡不成蚀把米,赔了夫人又折兵。

女学员们都在偷笑,笑教练太窝囊,各方面都被徐寒完爆,丢了面子连场子都找不回来。

“既然你们决定调解,那这里也就没我们什么事了。”说着,华叔眼神示意了一下跟班,“小吴,我们走。”

“别急着走啊,至少留下来作个见证也好。”徐寒笑道。

华叔明白了他暗示的意思,摇头一笑,然后对小吴说:“那你先回局里吧,这里留我一个人就行。”

“好的,华叔。”小吴很听话,屁颠屁颠地离开了。

没过多久,广播里响起了石二柱的声音:“我有错,我要在这里承认一个错误。就在刚才,因为刹车失灵,我不小心撞了车,因为心里气得慌,就把责任都推给新来的学员徐寒。其实这就是一个意外,是我自己的问题,我会赔偿教练车的全部维修费用,同时也向徐寒学员道歉,我不该污蔑他。”

说到最后,石二柱叹了口气,徐寒却满意地diǎn了diǎn头。

女学员心里暗暗叫爽,这下可算是治了一把这色鬼教练了。看到徐寒要走,就一涌而上又一次把他团团围住。

“帅哥,别急着走嘛,留个联系方式呗。”

“有qq吗?”

“有微信吗?”

“留个电话呗,以后常联系。”

徐寒有些不知所措,向华叔投去求救的眼神。华叔摊了摊手,表示无能为力,同时也在饶有兴趣地旁观着。

徐寒的qq在高中毕业后就没用过了,连qq会都给忘得一干二净,微信倒是偶尔用过,都是和以前的老战友联系。

反正只是敷衍一下,微信也不怎么用,就给她们吧。这样想着,徐寒把微信号留给了那些女学员,然后跟着华叔一道离开。

今天也练不成车了,女学员们干脆尾随徐寒一起回去,万一和他有缘,住在一个小区什么的,岂不是近水楼台先得月?

结果到驾校门口的停车带上,女学员们目瞪口呆地看着徐寒解锁玛莎拉蒂总裁,并同华叔一起上了车。

“果然和我想得一样,这帅哥是个高富帅啊。”女白领红唇一笑,对徐寒更加满意了。

“哇!好厉害!”女大学生双手合十,眼睛闪闪发光,满脸崇拜,“又帅,又有钱,车技又厉害……”

其实徐寒的长相只能算一般,但因为他是军人出身,由内而发地散发着一种军威气质,再加上他面容本来就有些清秀,两种本该矛盾的气质混到一起,竟显得非常协调。然后他身强体壮,自信从容,自然就从很多方面加分了。

在一群花痴的目光注视下,徐寒从容地把车开走,他先把车开回自己居住的小区,然后和华叔在附近一家名叫“老家饭店”的地方吃饭。

他们diǎn了几个开胃菜,叫了几瓶啤酒,这就喝上了。

徐寒先给华叔倒上酒,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把酒杯举起来,道:“今天多谢华叔的帮忙了。”

“哪里的话,我只是公事公办,可没存半diǎn私心啊。”华叔和他碰了下杯子,淡淡笑道,“而且,这要真立了案调查起来,恐怕只对你有利吧,今天不算我帮你忙,应该算是你放了那家伙一马。”

“华叔是明眼人,这都没开始调查,就已经推测出真相了?”

“当警察也当了这么多年了,也该当出经验来了,我看你们两个的表现和反应就知道,你心里没鬼,那家伙心虚。”华叔提起啤酒瓶给自己倒了一杯,“不过,我倒是很好奇,那家伙既然想害死你,你为什么肯放过他一马,只让他道个歉就完事了?”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