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狂兵

武侠修真 | 白慕青

兵王徐寒因父亲的病危通知书退役回到都市,得知父亲并非病危而是遭人谋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53章 :不属于这里

绝品狂兵 by 白慕青

2018-4-16 18:02

“爷爷。.w . ”妙龄女孩看着老人,一双大眼睛灵动的转来转去,眼神里充满了期盼。

老人看了眼女孩,女孩是自己养大的,这么多年自己又从来没有对女孩可以隐瞒过什么,女孩的心思老人又怎么会不明白呢。老人又转眼看了看罗辰,转眼对女孩说:“海娃,你去帮我把卧床边的桃木柜里的那把钥匙吊坠拿过来。”

“好的,爷爷。”海娃看爷爷不再和自己多说,有些失望的看了眼老人,转身回卧房去取钥匙吊坠了。

老人看罗辰的茶杯已经空了,就拿起木桌上的茶壶重新给罗辰续满了茶水,说:“年轻人喜欢就多喝点。”

“别忘了给我包一包带走。”罗辰端起茶杯,放在鼻子下端嗅了嗅,又把茶杯

放到木桌上,对老人说道。

“爷爷。”海娃从卧房走出来,一直走到老人身边时把一个桃木匣子放在老人面前的圆木桌上,对老人说:“爷爷你要的钥匙吊坠。”

“嗯,放这儿吧。”老人淡淡的应道。

老人用双手抚摸着木匣上的纹理,像在抚摸最心爱的孩孑一样,老人来来回回抚摸着木匣,淡然的说:“这木匣以及里面的钥匙吊坠是我们族人一代一代传下来的,既然你我有缘相见,就送给你好了。”

老人说完就把桃木匣轻轻推到罗辰的面前。

“既然是你祖祖辈辈传下来的,你为什么不一直传下去,为什么要送给我呢?”罗辰看着被老人推到眼前的桃木匣,纹理虽然清晰可见,但表面己经光滑里透着黑亮,看来己经有些年头了,桃木匣的主人应该经常会拿出来抚摸查看一番,否则不会呈现出如此黑亮的纹理色泽。罗辰看看木匣又看看老人说道。

“正所谓天机不可泄露,时间一到你自然就会知晓原因。”老人笑了一下,颇为神秘的说道。

“哼。”罗辰冷哼一声,又来这一套,既然无心相告,又何必故弄弦虚。

罗辰站起身形,用右手一捞,拿起木桌上的桃木匣放到左侧腋下一夹,对老人说“既然送给我了,那我就不客气了,再见。”罗辰抱好桃木匣就要离开。对于所谓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短一说,罗辰是压根的不信,更不以为然。

“年轻人,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情啊。”老人看着罗辰起身就要离去,当即提醒似的说道。

罗辰推开木门,来到院子里,看着满院的瓜果蔬菜,鸡鸭家禽,真个有“釆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意境了!

“公子,请稍等片刻。”罗辰正欲离去,就听到身后传来海娃一声挽留的呼唤。罗辰停下前行的脚步,回头就看到海娃正向自己的方向走来,右手里还拿着一个二十厘米见方的油纸包。

“公子,这是爷爷让我带给公子的茶叶,清公子笑纳。”海娃深情款款的看着罗辰,把手中的油纸包递给罗辰,微笑着说。目光中包含着让人看不明白的期盼。“谢啦,美人。”罗辰接过油纸包,对海娃唒然一笑,说道。

“公子,爷爷说出门向右拐,一直走,三公里外有个茅草屋,那里有公子想要的答案!”海娃看着罗辰,目光中流淌出浓浓的不舍,咬着嘴唇对罗辰说道。

“美人,要不然你就给在下带一带路,万一在下不小心迷了路可怎么办呢?”罗辰看着海娃,笑眯眯的说。这个女娃娃,十有八九是对自己有意思。罗辰有些自恋的想:我果然是太有魅力了。

“这……我需要问问爷爷让不让我去。”对于罗辰的提议,海娃有些心动。脸颊微红,看着罗辰羞涩地说。

“海娃,回屋。”!屋内的老人听到罗辰与海娃的交淡,当听到海娃要和罗辰一起离去时,淡淡的出口阻止道:“年轻人,请恕老朽不能远送,请自便。”

不送就不送呗,还说什么不能远送,当真虚伪。罗辰淡淡的想,当下,罗辰也不在意,推开门就离开了。

“爷爷,我……你……”海娃一步三回头的回到屋内,看着爷爷依旧在自酌自饮,有些埋怨的看着老人,眼睛里流露出丝丝晶莹,不解的问道。

“海娃,我知道你的心思。”老人看着伤心的海娃,颇有一些无奈的说;“可是他并不属于这里。”

“爷爷,我知道,可是我就是忍不住。”海娃眼角的泪终于落下,晶莹的泪珠顺着娇小的脸颊缓缓的滑落。让人忍不住的想要把佳人揽入怀慢慢安慰。

“海娃,也许爷爷错了,爷爷算错了。”老人不忍心看到海娃如此伤心,有些黯然的对海娃说道。

“爷爷,您的占卜从来都没有错过。你这样说海娃不信。”海娃擦干留下来的泪珠,看着老人,坚定的说。

“海娃,他晚来了十年,一切都不一样了。”老人摇头叹息道。

“可是爷爷,您说过,第三个进入这里的外来人,会是海娃的夫君的。爷爷他是第三个,为什么?”海娃看着爷爷,哽咽的说,脸上的泪珠一颗连着一颗的滑落。

“海娃,他是第三个。但是他却不是你的夫君,你的夫君在他八岁的那年他的命格就被人改变了。”老人看着海娃沉声说道。

“命格被改变了,为什么?谁把他的命格改变的?”海娃终于停止了哭泣,成功的被老人的话引起了兴趣。海娃看着老人问道。

“海娃你还记得爷爷和你说过我们的家族是从哪里来的吗?”老人看着海娃委屈的小脸滑落的泪珠问道。

“爷爷,我记得您和我说过,我们水族是在八百年以前来到的这里。来了以后就再也没有出去过。”海娃含着眼泪带着鼻音说道。

“外界的一切我们都已经格格不入了啊。”老人叹息道。

“可是爷爷你没有说过我们以后要出去啊,您说过他来了以后就会留下来的。爷爷您骗我。”您知道我等这一天等了有多久了,海娃泪眼婆娑委屈的看着爷爷。”

“海娃你想一下,能够轻易的就改变人的命格的人都是一些什么人?”老人看着海娃提醒的说道。

“爷爷,您说的是向我们一样同样是古武世家的人。”海娃成功的被爷爷转移了话题,一张梨花带雨的小脸陷入了思考。

“不错!要是我没有看错的话,这个罗辰身上拥有我们整个古武世家的正在寻找的圣物。”老人捋了捋并不存在胡须的下巴点着头说道。

“爷爷,这和罗辰的命格的改变有什么关系吗?”海娃不明白了明明再说罗辰改变命格的事情,怎么就从命格上转到了家族的来历上来了呢?海娃看着老人不解的问道。

“你还记得我们居住的地方和外面的世界的不同吗?”老人继续引导着海娃。只有弄明白了这一切海娃才能从悲伤中走出来。

“爷爷我记得我们居住的地方与世隔绝,除了我们五行一族的人并没有任何的外人,族里的人也是不允许到外面的世界里面去的。”海娃想着自己曾经居住的地方陷入了回忆。

海娃看着老人说:“爷爷,我们为什么要离开曾经居住的地方,来到这个海底的世界呢?”

“怎么,你不喜欢这里?”老人看到海娃终于从夫君的是件中回过神来,笑着问道。

“不是,我喜欢这里。但是这里毕竟不是我们水族的家园。”海娃不明白了,对爷爷问道:“不是说我们不能到外面的世界里面来的吗,那为什么我们要离开家园来到这里呢?”

“海娃你长大了,有些事情爷爷也是时候要告诉你了。”老人听到海娃的询问,沉思了一会儿“哎!”叹了一口气对海娃说道。

“你还记得你的爸爸妈妈吗?”老人看着海娃说。

“记得,但是印象已经比较模糊了。”海娃看着爷爷眼睛亮亮的说道。

“你的父亲当时是我们水族的现任族长,你的母亲却是我们水族长老海水红的独生女儿。”老人看着海娃开始慢慢的讲述。

海水红虽说也是水族的长老,但是却只管理者水族的一些日常事务。一些重大决策海水红还是没有决策权的。

虽说如此,但是海水红的为人还是不错的,并没有因为自己没有什么大的权力而不好好的干,相反,海娃的外公海水红事事躬亲,做事一丝不苟、刚正不阿很是受到族里一批人的信任。

海娃的父亲母亲结婚以后不久就生下了海娃。爷爷海洋红和海水红一样同为水族的长老,看着海娃父亲与你母亲相亲相爱。自然是十分的欢喜。

对于海娃的出生,爷爷海洋红真的是高兴极了,比当年被评选为水族的十大长老之一的时候都要高兴。为此海洋红就把族里的大大小小的事物全部都交给了同为水族长老的海水红处理,海娃的父亲也是由于妻子的关系对海水红更加的尊敬。

随着海娃的父亲海继红给海水红的权力越来越多,最后连族里的长老会海水红都有权利参加了。

因为海水红是海娃的外公,对于他,无论是海洋红还是海继红都是比较放心的。因此当有一些族人对海洋红说海水红勾结火族的叛徒焰山洪的时候海洋红还不相信,一味的维护着海水红。

“焰山洪,他不是死了吗?”海娃看着爷爷提起焰山洪,脑海当中残存的印象就是:焰山洪已经和父亲同归于尽了。海娃咬着嘴唇说:“还有爸爸也没有了。”

“是啊,你父亲为了救出被焰山洪挟持的你的母亲,最后和焰山洪同归于尽了。而你的母亲不愿意独活,终是在你父亲的幕前自尽结束了自己的生命。”爷爷海洋红伸手试了试眼角的泪,世界上最悲伤地事情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