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历史军事 | 花之秀

欢迎光临瓜子小说网!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暂无简介,请您先尝试阅读几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408章 干死了0一只鸡

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by 花之秀

2018-5-2 15:39

背上背包,跟着他来到门外的院子,他弯腰从鸡舍里抓出了一只鸡,鸡受惊胡乱拍着翅膀,咯咯直叫唤。

“巴颂,大半夜的要杀鸡吗?”我一头雾水,叫了他一声也没应我。“不会是梦游吧?”

他一手抓鸡,一手拿菜刀,一脸阴森地走到厨房,完全忽视我的存在,看样子应该是在梦游。

我躲在玄关处偷看他。

接着,他进了厨房,把鸡放到案板上,慢慢地举起了菜刀。

这时,窗外突然电闪雷鸣,一闪一闪的光照在他的脸上,显得他的脸青白青白的,阴森可怕!

接着,“呯”的一声,菜刀落下,一刀砍断了鸡脖子,我捂住嘴,免得自己叫出声。

呯呯呯……

他一刀一刀砍着,活生生地把鸡给砍死了,剁成肉酱。

血溅了他满身满脸,在闪电光下,阴森的血脸忽隐忽现,甚为骇人!

太可怕了,他们家要是没有养鸡的话,那躺在案板上被砍的,会不会是我?

后面更为诡异,在闪电光亮起来的时候,我看到一个没穿衣服、皮肤青黑、满身伤口,跟果果一般大小的小孩,骑在他的脖子上,抓着巴颂的手在砍鸡脖子。

那是一只满是怨气的婴灵,他转头看我,以挑衅的姿态,嘴角挂着阴森的冷笑。

惊悚的画面一闪而过,下一个闪电到来时他便已经消失,让人有一种只是眼花看错的错觉。

巴颂还在砍鸡,面无表情、死气沉沉。

多次与恶鬼交手的经验,练就了胆子,让我学会了遇事要冷静,我拿下背包找装备,刚才整理的时候,发现大鬼法往里面放了不少的东西。

看到一把只有20厘米的木制厚尺,尺子上贴着一张便签纸,上面写着:斩妖除魔捉鬼利器——量天尺。

我握住尺子挥了挥,没见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既然大鬼法说它是斩妖除魔又捉鬼的利器,那它必定有利害之处,一时之间没找着,我急出了汗。

“啪啪啪……”那个光脚跑步的声音再次响起,就在我身后。

神经一下子紧崩起来,检查量天尺的我不知怎么触动了开关,量天尺突然“嗖”的一下变长了,瞬间变成一把刻有麒麟神兽的精美桃木剑,剑身呈暗红色,渡了水银蜡光,正气凛然,果然不同凡响。

原来大概在拇指处的地方有一个不易察觉的按钮,那就是开关。

大鬼法啊,你真是帅呆了!

就在我为自己得了把神剑沾沾自喜的时候,突然感觉肩膀上放了一只手,我浑身一震如遭电击。

用眼角看去,那只手血淋淋的。

我猛然转身并且跳开,举起量天尺朝他刺去,就在尖头要刺中他胸膛的时候,我看到了他的脸。

噗,居然是巴颂!

他把一盘血淋淋、还沾着鸡毛的碎鸡肉递了过来,脸上还是阴阴沉沉,目光呆滞,好像是要请我吃那些鸡肉。

我紧急收剑,但还是刺中了他,这虽是桃木所制,但尖头非常锋利,加上开过封,渡过水银蜡,妖魔鬼怪若是中剑,轻则重伤,重则灰飞烟灭。

索幸巴颂是人,就算是伤到了,也就是点皮外伤。

“巴颂,你什么时候过来的?”我看了看厨房,已经没人,居然没察觉到他过来,收了量天尺,才看到他的白衬衫都被我刺破了,衬衫染了些血。

“对不起,对不起!谁让你一声不吭站我身后。”我抱歉地说。

他翻起白眼,浑身像抽筋一样抖着,张嘴大叫,像猪被宰杀时的惨叫,十分凄厉。

以前我在童村当送货员时,凌晨时分总在屠宰场听到这样的声音,简直一毛一样。

最后巴颂闭上了眼睛,一动不动。

“何方鬼祟,敢在本大师面前班门弄斧,还不现身受死。”我厉声说道。

气势,气势,不厉害也得有气势!鬼怕恶人,你一凶,他便忌你三分。

“呯呯呯……”脚步声又响起,这次很重很快,朝屋内跑去。

“哪里跑?”它已经受伤,我趁胜追击。

追到屋子里看到了地上的血脚印,那脚印跟果果差不多大。

一看到小脚印,身为人母的我立即心软了,杀心顿然消除。

顺着小脚印,来到最角落的一间房间,小脚印是进了那间房间的,但房门紧锁进不去。

不得已,我离开了。

好不容易才把巴颂拖进他的卧室里,我已经大汗淋淋。

把他放到床上后,我打量了他一翻,这个巴颂体温正常,心跳也正常,我们家弘睿是人鬼混血,体温低于正常人体,心跳也是时有时无的,所以他不是贺弘睿,只是长得像罢了。

其实仔细一看,也就只有八成像,看起来更像是亲兄弟。

安顿好他,我看了看他桌上那些乱七八糟的白纸,上面全是一些字母跟奇怪的符号,像是一种编码编程。

我又看了看他的书架,有电台节目流程的书,有如何修理电机程序的书,这些应该是他的工作需要。

但这些书只占了三分之一,还有三分之二全是各种电码介绍的书,包括著名的摩尔斯电码、比尔密码、维吉尼亚密码。

就连早已失传的猪圈密码都有,只是书籍已经相当破旧。

这让我想到了我身上的封印428密码,我的封印密码可以说这些密码的组合。

我在想,弘睿要是看了这些书,会不会对解密有帮助?

兴奋地打开厨柜,我拿了一本,可又想:“不行不行,不问自取可是偷,还是等他醒来,跟他借好了。他要是不肯,那我就求他卖给我。”

依依不舍地把书放回了原处,关好柜门后,我便回到了自己的小客房,握着量天尺警惕四周。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第二天我是被人摸醒的。

真的是被摸醒的,好可怕!

“雪儿,雪儿,吃早饭啦!”一根胡萝卜放在我面前。

纳尼?雪儿?

看看自己,我发出惊天动地的尖叫,好吧,兔子的叫声能多大?

“妈妈呀,我怎么又变成兔子了?”我摸着毛脸哭爹喊娘。

给我胡萝卜的不是别人,正是巴颂。

白天的巴颂看起来跟晚上的不一样,晚上的巴颂冷漠阴沉、不近人情,白天的巴颂亲切阳光多了。

*本文/s*来自瓜/s*子小/s*说 网 w ww.g z B p i.c o m ,更新更快d无弹窗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