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历史军事 | 花之秀

欢迎光临瓜子小说网!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暂无简介,请您先尝试阅读几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1章 :鬼眼新娘

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by 花之秀

2018-5-2 15:39

睡梦中的我被一股阴冷之气冷醒,恍惚中,仿佛听见有人在床前窃窃私语,声音阴阳怪气的。当我睁开惺忪的眼睛,透过窗外的月光,隐约看见两个穿着大黑袍帽衫的半透明人,正架着我妹妹穿墙离去。

我瞬间清醒,猛然坐了起来,躺在身边的妹妹已然没有了呼吸,脸上散发着一股黑气。

不敢有片刻的犹豫,我当机立断咬破了手指,在妹妹的额头上画了一道驱邪符,血符散发出隐隐的微光,黑气蒸发消失。

接着,我撬开妹妹的嘴为她做人工呼吸和心脏按压。

“上官夏真,回来,上官夏真,回来,回来……”我一边做着心肺复苏术一边不停地呼唤妹妹的名字。

“咳咳咳……”妹妹醒了,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上气不接下气,很是痛苦的样子,短暂地窒息使她脸色苍白得吓人。

我连忙拿出孝喘喷雾剂放进妹妹的嘴里,喷了两下,这才使她缓过气,妹妹脱离危险,我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

我叫上官向薇,今年22岁,从我有记忆开始,就知道自己能看见一些别人看不见的东西,还好当道士的爷爷帮我封了阴阳眼,否则这一生都不得安生,可今晚为何又看见了?我不明白。

知道自己刚从什么人手中救回妹妹,也知道自己有可能会惹祸上身,但我不后悔,因为爷爷和妹妹是我的全部。

“姐姐,我不想死。”妹妹哭得小脸梨花带泪,楚楚动人,强烈的求生**使她紧紧地抓着孝喘喷雾剂。

妹妹只比我小几个月,因为我是上官家收养的孩子。

“好了好了,没事了。”我抱住妹妹,轻抚着她的背。

就在庆幸妹妹劫后余生之时,突然一根锁链套住了我的脖子,猛地将我往外拉,力量之大,勒得我喘不过气,完全没有反抗的机会,渐渐的,便失去了意识。

“姐姐!”“爷爷,快救姐姐……”

……

不知过了多久,我渐渐的有了意识,慢慢地睁开了眼睛,可身体却无法动弹,周围一片漆黑,不知道自己在哪儿。

我只知道自己是坐着的,头上好像盖着盖头。

“咯咯咯……”

阴森幽暗的异度空间里传来类似骨头摩擦的声音,声音飘渺,像是在远处,又像是在近处。

骨头声正朝我靠近,一阵阴风吹来,吹开了我头上的盖头,一盏微亮的红灯出现在布帘外,我上下左右动了动眼珠查看了一番,原来我坐在一顶红轿子里,穿了一身大红褂裙和一双鸳鸯绣花鞋。

接着,一只干巴青黑的手伸了进来,抓住了我的手臂,长长的黑指甲掐进我手臂的肉里。

我想大声尖声,可叫不出,浑身毛骨悚然,控制不住地瑟瑟发抖,牙齿打颤。

那只手猛然把我拉了出去,出去后,看到拉我的是一个穿着看起来像民国喜娘的女人,她没有脸皮,血肉模糊的脸正淌着血,滴在褂衫上,滴在老式绣花鞋上。

另一个看起来像丫环的无脸女鬼提着灯笼跟在一旁,走路一颤一颤“咯咯”响,每走一步,便从她身上的烂肉上掉下一大片的蛆虫,甚是恐怖。

我的双脚不再受我控制,慢慢地跟着她们往一张古木大床走去。

那张古木大床罩着又大又长、会发光的红色纱帐,整张床在颤抖,纱帐里有东西,那东西不停地低鸣哀嚎,发出类似野兽的粗喉音,并且喘着粗气,听起来好像很痛苦。

那是什么东西?是魔鬼,还是怪兽?直觉告诉我,那东西肯定比这两个女人还恐怖。

平时爷爷也只是小打小闹给别人家做做葬礼头七小法什么的,我就在旁边打打下手,偶尔画画驱邪符,但鲜少见到真鬼,今天可能一见就是仨,这简直就是给霉神看上的节奏。

鬼喜娘向前走了一步,对着纱帐里的怪物毕恭毕敬地低下了头。

这时,一阵阴寒的怪风吹起了红色纱帐,那“怪物”是个男人,穿着长衫黑马褂,五官虽然精致立体,但脸上脖子上全爬满了凸起的红血管,能够清楚地看到血管里的血液在流动,像一条条交错的红色吸血虫在爬,丑陋到让人惊悚。

“这次,你们又抓了什么样的女人来糊弄本少主?”怪物倏然转头质问鬼喜娘,通红的眼珠满是戾气,如此凶残的一张脸下的声音竟低沉浑厚,富有磁性。

只是一句不轻不重的话,便让带我来的两只鬼吓得浑身一震,连忙低头。下一秒钟,她们的身体便渐渐淡去,消失得无影无踪,周围顿时一片死寂。

竟然跑了?把我一个人扔在那里。我收紧颤抖的拳头,低头没敢正眼看他,惊骇万分之时,突然有人推了我一把,直接扑在怪物身上。

空气瞬间凝固,我大气不敢再喘,眼睛睁得大大的看他,想跑但动弹不得。

“嘶嘶嘶”我的身体刚一接触到他,他的身体便开始膨胀,衣服一寸寸地裂开,直到露出爬满红血管的全身。

如此近距离地看一只鬼,我吓得四肢发软,浑身发抖,脑子麻痹,跑也跑不了,叫也叫不出,只能在心里一遍遍地念,“南无阿弥陀佛!”其它的什么经什么咒,全都忘得一干二净。

他斜睨着我,喘着粗气,龇牙咧嘴仰天一声长啸,接着一个翻身我压在了身下,冰凉的薄唇睹住了我颤抖的嘴,粗鲁地撕扯我的衣物。

当他抬起我的双腿时,我以为自己要完蛋了,不料他却突然停住了,看着我脖子发愣,他把手伸向了我的脖子。

我心想:“完了完了,他肯定是要掐死我,电视里的鬼都喜欢把人掐死的。亲爱的爷爷、夏真,永别了!”

我哭着把眼睛闭上了,怎料他半天没动手,睁开眼睛一看,他竟然只取下了我脖子上的石头项链。

别人是金镶玉,而这条项链是用玉包住一块漂亮的普通鹅卵石,只是把玉做成彼岸花型状,中间虽是一块鹅卵石,但倒显得别致。

他失神地望着手中的石头,通红的双眼渐渐褪去红色,一双深邃幽深的黑眸看着我,语气冷漠带着疑惑:“你真的是小希?”

我紧张地干咽了一下,想告诉他我不是小希,也不知道小希是谁,可说不出话。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