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历史军事 | 花之秀

欢迎光临瓜子小说网!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暂无简介,请您先尝试阅读几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3章 :夜半不回头

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by 花之秀

2018-5-2 15:39

我竟然有些担心他,忍不住问,“那你怎么办?”

他停住了脚步但并没有回头看我,“你不想救我的话,就不要问。”

“我想救你,可是……不能嫁给你。”我小声回答道。

突然,他身形一闪,瞬间变到了我眼前,抓起我的手,伸出他的另一只手,黑指甲“咻”的一下变成了一把锋利的刀,在我的手心上划了一刀,鲜红的血慢慢地流了出来。

受痛的我皱起眉,但没有缩手,“你想干嘛?”

“你不是想救我吗?”他淡淡地说了一句,抓起我的手,把嘴凑了上去用力地吸了起来。

看他喉结不停地滚动,一口一口地在喝我的血,我觉得恶心,惊耳骇目。

他没喝多少便放开了我的手,抬眼看我,满嘴是血,嘴边还残留血迹,慢慢的,他脸上身上那些恐怖凸起的红血管逐渐褪去,膨胀水肿的身体也在消化。

渐渐的,一个五官精致、俊朗帅气极具明星气质的男人呈现在我眼前,他那通红的双眼也恢复了黑色,深遂而幽深,神秘得像一潭千年深潭。

我看呆了——这鬼真帅,是我见过最英俊的男人!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我会觉得这张脸好熟悉?

他抬手抹去嘴边的血迹,眸光温柔地看着我,嘴角微微一牵,自嘲地笑道:“是不是被我吓到了?”

我低头尴尬地抿嘴,将鬓发塞到耳后,没有回答他。

“回去吧,我会去找你的,做你的靠山。”他嗓音淡薄,说得那般云淡风轻,却把我吓得不轻。

瞪大眼睛看他,结结巴巴地问,“为……为什么?我都让你喝我的血了,你不是已经得救了吗?”

他勾着薄唇绽放几分笑意,使精致的脸庞显得更加迷人,“谢谢你的慷慨,不过,你的血只能暂时压制我体内的毒性,想要根除,我必须睡你。”

“……”我感觉头顶上犹如一万只乌鸦飞过,一头黑线。他竟然能把那么龌蹉的理由说得那么的冠冕堂皇。

“为什么是我?”我疑惑不解。

“他们说你跟我同一天生日,最重要的是……你是上官家的女儿,你是小希。”说到这儿,他薄唇的笑意加大,声音也变得更加温柔而性感,幽深迷人的眸子像女人的陷阱,似乎一看就要掉进去。

他把我的身体转身黑洞,在我耳边说:“什么时候想嫁人了就告诉我,我娶你!”

“你也是12月25日生日吗?”我说着回头看他,后面空空如也,他走了。

天上飘着血色云朵,地下灰蒙蒙的,阴风阵阵,感觉像身处地狱,吓得我拔腿便往黑洞狂奔,拼命地跑,“不回头,不回头,绝不回头……”

“上官向薇,上官向薇!”跑着跑着,背后突然有个诡异的声音叫我,声音尖锐细小,但十分清楚。

我惊惧不已,努力坚定自己的意念,“我才不回头,不回头,不回头,绝不回头……”继续朝前狂奔,前面越来越黑。

“姐姐,救我,你回头看看我呀!”

“小薇,我是爷爷啊!不要扔下爷爷,快回头救爷爷。”

听到爷爷和妹妹的求救声,我赫然停住了脚步,冷汗不停地从额上淌下,心想,“这是爷爷和夏真的声音,可是……他们不是应该在家里吗?他们会不会也被那些恶鬼给抓了?不不不!怪物说过绝不能回头的,否则就永远回不了家了。我不回头,不回头,绝不回头!”

我甩甩头,边跑边叫,“我不会上当的,你们不是爷爷和夏真,走开!”

我拼命地跑拼命地跑,突然,黑暗的上空传来了铃声。

丁铃铃,丁铃铃!

“上官向薇,上官向薇,魂归兮,魂归来,魂归兮来……”

黑暗中,我听到了召魂铃的声音还有爷爷叫唤声,凭着感觉追寻着爷爷,在黑暗的尽头,我找到了光亮,走进光亮,看到了爷爷和夏真。

一阵景物变幻,黑暗消失了,光亮也消失了,爷爷和夏真就守在我的床前,而我躺在家中卧室里的床\/上。

“姐姐,你可醒了,昨晚你晕倒了,我去找爷爷救你,可是我们回来的时候你却失踪了。”夏真眼角还挂着泪水,一脸的担心,“我和爷爷找了你一晚上,今天一大早才发现你竟然在家里的床上躺着,姐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呀?害我和爷爷好找。”

爷爷把手上的召魂铃放进了他自制挎包里,“回来就好,爷爷都听你妹妹说了,多亏小薇及时发现,否则你妹妹可就危险了,爷爷替上官家的列祖列宗谢谢你,小薇。”

我爷爷叫上官英卓,七十岁的他已经一头白发,满脸的沧桑。他喜欢抽烟杆,自家种的烟叶不花钱的。

自七年前那场变故之后,爷爷承受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上官家仿佛由天上摔到地下,爷爷从此一蹶不振,带着我们姐妹背景离乡成了一个穷苦的乡村道人,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呼风唤雨的天师了。

见爷爷又跟我客气,我坐了起来,这一动头就晕得厉害,但我不动声色地说:“爷爷,我不喜欢你对我客气,咱们不是一家人吗?还是……因为我不是您的亲孙女,所以您……”

“怎么会呢?你们俩都是爷爷的好孙女,不分亲疏。”爷爷慈爱地笑了。

“对,不分亲疏。”夏真挽住我的手臂,甜甜地笑着。

夏真很瘦但很漂亮,爪子脸,细长的眉眼与小嘴,柳腰纤纤,对了,她给人的感觉就像林黛玉,让人一看就想保护她。

正说着话,细心的爷爷开始打量我,接着他突然抓起我的左手,紧张地问,“你让自己流血了,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要让自己轻易流血的吗?”

我以为爷爷发现的是我左手掌上的那条刀伤划痕,一看才知道,那条长长的口子竟然不药而愈了,细细的皮肤没有一丁点的伤口甚至是疤痕。

手指上的一点点小伤是我自己咬的,伤口并不大,但爷爷还是发现了。

“爷爷,姐姐可能是为了救我,姐姐用她的血在我额头上画了一张驱邪符。”夏真摸着早已被她洗干净的额头说。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