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历史军事 | 花之秀

欢迎光临瓜子小说网!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暂无简介,请您先尝试阅读几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5章 :亡灵现身

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by 花之秀

2018-5-2 15:39

那是一个夜黑风高、北风呼啸的寒冷夜晚,刘家灵堂里里穿孝服的女人们哀哀凄凄地哭着,灵堂上那张刘老太的遗像看起来特别的凶,加上棺材和哭灵的渲染显得阴森诡异。

午夜时分,我刚放下铃当,停止诵经,突然一个黑影掠过窗头,我下意识地抬眼望去,窗头什么也没有,外面寂静得可怕,黑暗仿佛要吞噬一切。

没发现异常,我把头转回来,这时,旁边的召魂幡下突然多了一个没脚的人影,吓了我一大跳。

灵堂下哭灵的四个刘家儿子儿媳似乎看不到那个人,我用眼角看了看他,是个穿着寿服的老人,身上散发出阴寒的气体,她脚边四周的地上都铺上了白色的冰霜,离她起码四米远的我都能感觉到冷冰冰的寒气,灵堂里的气温瞬间降了好几度。

孝子孝媳们因为冷,不禁搓起了双手,面带惧色地看四周,“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冷了?”

老人在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他们,我偷瞄了一眼那张遗像,这才确定真是刘老太的亡灵。

今晚是头七,能看见亡灵回魂很正常,我是阴阳师,以后见鬼的可能多的是,怕鬼怎么挣钱给爷爷、妹妹治病?不应该害怕的,加油!上官向薇!

我是这么给自己打气的,但还是没出息地看了看时间,心里盼望着下班的时间快点到来,电子表里显示十二点零一分,下班的时间到了,我雀跃不已,赶紧收拾东西。

这时,八个男女突然吵起了架。

大哥是个傻子,但老婆是个厉害角色,拉起傻丈夫站了起来,翻着白眼说道:“你们大哥脑子不好,让我一个妇道人家守灵,这恐怕会坏了你们哥仨的好名声,再说了我们已经守了一夜了,今我轮不到我们了吧?”拉起傻丈夫便要往外走,“刘大,我们走。”

老二媳妇站起来便没好气地说:“那也轮不到我们,我们也守过了。”说着便踢了一脚跪在地上快睡着的老二,老二睁开眼睛恍恍惚惚地站了起来,打着哈欠说:“是不是可以回家睡觉了?”

这时,最高大的老三站起来瞪着大嫂凶巴巴地吼道:“呸,你们那也叫守,老大从头到尾都在玩泥巴,你个娘们守到半夜就跑了,别以为我不知道。”说完又指着老二的鼻子骂道:“你一个大男人守个灵也哭哭啼啼的,被你老婆骂着一起回了家,我全听见了。”

大嫂白了老三一眼,嗤之以鼻地说:“说得好像你就很男人,有守一整夜似的,还不是威胁老婆守了一夜?”

老在媳妇唯唯诺诺地低着头不说话,一看就是个受气包。

“你们管得着吗?反正我们家一整夜都守住了。”老三脸不红气不喘地说。

说完这些话,他们全把目光关注在老四夫妻身上,老四夫妻是出了名的老实,我心想他们可能会答应留下来守灵。

没料想连他们也拒绝了。

老四夫妻还没守就已经开始发抖了,很是恐惧的样子,老四结结巴巴地说:“昨晚我跟我老婆可是从头到尾都守着的。”

“你们明明躺在地上睡着了。”几个兄弟妯娌齐声反驳。

“那是……那是吓晕的。”老四媳妇躲进丈夫怀里嘤嘤地哭了起来,她这话一出,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

我在一旁看傻眼了,这些人竟然害怕给自己的母亲守灵,就算看到母亲的亡灵也不至于吓晕吧?

不想多管闲事,反正我的职责已经尽到了,亡灵不会害自己的亲人,更不可能害给自己守灵的人吧?

正想走人,大媳妇拦住了我的去路,“威爷,你来评评理,你说这最后一晚谁来守灵?”

在乡下,阴阳道人是比较受人尊敬的,不管年少还是年长者,都会尊称我们,做法的时候叫我“威爷”,逗趣聊天时叫我“小威哥”。

既然问我了,那我就说句公道话,刚要张嘴说让他们一起守,刘老太突然垂着头飘了过来,手指着大儿媳妇。

她这是要大儿媳替她守灵的意思么?

我擦了一把额上的冷汗,背包带抓得紧紧的,由于一时紧张,我低头垂着眼帘,忸怩万状,想也没想地说了实话,“老太太说要大嫂替她守灵。”

我这话一出,大儿媳白眼一翻,“扑通”一声便晕倒了。

其它三家人你看我我看你,猛吞口水,老三说:“既然妈喜欢大嫂替她守灵,我们当儿子的可不能忤逆,我们就随了她老人家的心意了吧?”

“我也这么想。”老二媳妇忙接道。

下一秒钟,这些人一溜烟跑没了影,留下晕倒的大儿媳和她的傻丈夫。

我把大嫂子扶起来,喂她喝了一杯水,然后安慰她,“要不,我替你拿床棉被来躺着守灵,你们都是老太的孩子,我想刘老太不会介意的。”

我说着偷瞄了一眼刘太老,她竟然在阴森地冷笑。

大嫂子抓住我的手,惊恐地看了一眼棺材,轻声对我说:“威爷,要不你帮我守吧?我给你一千元。”

我把手抽出来放到身后,往后退了退,腼腆地说:“这不好吧?我是外人。”

大嫂子伸出两根手指头,“两千,两千怎么样?”

傻老大也伸出两千,傻呵呵地笑着,“两千,两千!”

别逼我呀!我吞了吞口水,竟然犹豫了一下,斜睨了一眼刘老太,她的手又在指大儿媳,由于低垂着头,看不到她的表情。

我慌忙摇头,“不行不行,我没有这资格。”说着我就转身往出口处走去。

大嫂子追了过来,扑通一声跪在了我面前,“威爷,我一个妇道人家胆子实在小,我害怕呀,你难道忍心吗?你就当是做善事,帮帮有困难的我吧?”

听到大嫂子说的这些话,使我想起身处异界时我曾立下的誓言,如果我能平安离开那个鬼地方,我上官向薇有生之年必定行善积德,帮助有困难的人,回报神灵的庇佑。

我这刚一出神,大嫂子又说话了,“三千,我私下给你三千。”她说着就从大衣里拿出了一叠钞票,塞到了我的口袋里,“这是筹劳,这是你应得的,不要不好意思拿哈,你好好看着,我们先走了。”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