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历史军事 | 花之秀

欢迎光临瓜子小说网!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暂无简介,请您先尝试阅读几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9章:真相大白

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by 花之秀

2018-5-2 15:39

“我们家也有,我还以为是谁在恶作剧呢!”刘老二气岔难当,胸膛上下起伏。

遭到自家人的质问,刘大媳妇脸色沉了沉,整个人变得乖张,“好你们三个刘家兄弟,见你们大哥脑子不好使,就合伙来欺负我一个妇道人家是吧?哼,老娘可不是好惹的,大不了鱼死网破。”

“竟然有这种事。”王村长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人群里,稳重冷静的样子颇有村干部的风范,同路程跑来,玉婶子却跑得气喘吁吁、满头大汗,与王村长形成显明的对比。

“王村长您可来了,快来给刘老太主持公道。”我对王村长说,村民纷纷表达不平情绪,刘家人默不作声。

王村长背着双手,目光犀利地看着刘家人,“刘老太太是7天前死的,是公历12月31日的晚上,有人说晚上听到老人家在外的哭声了。据我所知,这月应该是老大奉养吧,这是怎么回事?”

王村长的话一说完,刘二媳妇率先主动配合,“对,是老大,是他们没照顾好我婆婆。”

其它两兄弟连连加以肯定,合力把矛头指向了老大家。

“放、屁!”刘大媳妇不顾带孝身份耍起了泼,双手插腰,一脸凶相,面对王村长时又立马露出了弱者的无助,“王村长,那天我们家刘大生了病,我要带他进城看病,所以就将婆婆送到了老三家的,铺盖都放他们家厅堂了,婆婆是在他们家出的事,应该是他们负责。”

刘三闻言顿时来了气,“大嫂,话可不能乱说,那天我们喝喜酒去了,晚上八点才回到家,回去时可没看见我妈,没交到我们手上的人怎么是我们的责任呢?再说了还没到1月份呢,你急什么呀?”

玉婶子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站出来说话,“对了,那天晚上大概七点半,我出来找我们家的老母鸡,遇到了刘老太,当时刚给孩子买了沙琪玛,就顺手拿了一包给老人家。老太太说要去老二家,现在想想,估莫那时候老人家还没吃晚饭吧?哎哟,她怎么也不跟我说,早知道我就请她到我家吃饭了。”

大家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投向刘老二,刘二低头不语,媳妇顿时慌了神,辩解道:“那晚我们很早就睡了,婆婆没来我们家。”

刘二对门邻居翠花婶扯着尖嗓子说道:“他们撒谎,我们当时也睡了,老太太一直在楼下喊‘老二,是妈,快开开门。’可他们一直没开门。”

这时,刘老四的邻居也说话了,“哎呀,我们好像也听到了这样的叫声,吵了我一夜没睡,她一直在喊,‘老四,妈饿,妈冷,让妈进去吧!可是刘老四也没开门让她进去。”

刘四夫妇顿时红了脸,窘迫不已,刘四吞吞吐吐地说:“我、我……们俩一睡下去就跟个死猪一样的,呼噜声左邻右舍都听得见,我发誓我们真没听见。”

刘家人把话说完,所有人沉默了。

我的心情十分沉重,脑海里不禁浮现又冷又饿的八十岁刘老太,寒夜里佝偻着背,迈着蹒跚的步子,来回徘徊在四个儿子的家门前而不得其入的心酸画面。

老太太死前不论是身体上,还是精神上,都受到了莫大的折磨啊,老人是绝望而心碎的死去的。

“王村长,我有事要报告。”我鄙视地扫了一遍刘家四子,准备揭发他们,“我发现刘老太的后脑勺上有一块大约3厘米的伤口,伤口还是被缝合过的。”

我这话一出,刘家人全部大惊失色,头都不敢抬了,再看贺弘睿,他给我一个赞赏的眼神。

我继续说:“老人眼睛本就不好,再加上深夜,又冷又饿的她应该是在体力不支的情况下,不慎摔倒头撞石头而亡的。”

“开棺。”王村长怒气冲冲地朝刘家四子大叫,可刘家人说什么也不肯开棺,说了一大堆的禁忌。

王村长气得来回踱步,指着刘家四子,恨铁地说道:“你们四家人,就那样让自己的老母亲饿着肚子,在隆冬寒夜里在外待一整夜?她在你们家楼下哭喊的时候,你们是怎么做到无动于衷的,你们的心是铁做的吗?她可是生养你们的母亲啊!”

童村的老人气得抓起路边的白菜便往刘家四子身上扔,村民们情绪一个比一个激动,群声鼎沸,刘家人引起了公愤。

刘老三红着脸,惭愧地对王村长说:“王村长,不用开棺了,我妈确实是摔死的,我们那晚的确想得不够周到,看到铺盖没看到人也没有出去找。”“可那也是老大他们没交接好导致的,再说了,那朱砂是大嫂放的,她才应该承担全部责任才对。”

“我没有,那不是我放的。”刘大媳妇无助地哭了起来。

这时,一个女人拉着一个男的挤了进来,女人急着说道:“王村长,林华说一个星期前刘大媳妇去他们店买过朱砂。”说完瞪了一眼林华。

林华一脸惧色地看了一眼身后不远处的贺弘睿,畏畏缩缩走到刘大媳妇面前,把一万元钱塞到了她手上,“这个……封口费还给你。”

刘二媳妇指着她的鼻子骂道:“你这个毒妇,妈都死了还不放过她,这下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刘大媳妇脚下一个踉跄,失魂散魄。

傻刘大不明所以,慌张地抱住媳妇,气愤地冲大家吼,“不许欺负我老婆,我打你们哦!”

刘大媳妇边哭边摇头,“我是买过朱砂,但是你问刘华,我有买这么多吗?我就买了半两,婆婆嘴里都放不满怎么可能放满一整罐?”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惊呆了,刘大媳妇掩面而泣。

“原来是放老人家嘴里了,肯定是怕老人家到了阴曹地府告他们不孝的状,所以要封住她的嘴。”一些多少知道一些阴阳知识的老人说出自己的猜测。

“不用开棺了,报警!”王村长脚一跺,双目燃满怒火。

后来,警察来了,给刘老太做了初步尸检,带走了刘家人做调查,过失致死罪可不轻的。

说也奇怪,真相一大白,棺夫们轻轻松松地便抬起了棺材,众人目送刘老太,稀嘘不已。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