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历史军事 | 花之秀

欢迎光临瓜子小说网!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暂无简介,请您先尝试阅读几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11章 :厉鬼吃人

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by 花之秀

2018-5-2 15:39

终于找到了爷爷的卧室,用湿被子抓住门把打开了门,听到了夏真困难且虚弱的声音,“咳咳咳……爷、爷爷,你快……起来啊?”

确定他们都在屋里,我立即把门关上,屋里的火情小些,掀开湿被子大叫,“爷爷、夏真……”

才刚把被子掀开,映入眼帘的不是只有爷爷和夏真,还有满屋子的鬼,有水鬼、吊死鬼、烂肉鬼等等各种鬼,他们有一个共同特点——全都是怨气冲天的厉鬼。

这些鬼有的断肢,断肢处血肉模糊,血流不止,在地上拖出一条条血痕,指甲在地上刮得“嘎吱”响;有的是断头鬼,身体一步一步摸索着往爷爷和夏真靠近,睁着眼睛的头颅在地上慢慢地滚动着;有的是烂肉鬼,掉下一块烂肉捡起来自己吃掉,身上自动又长出烂肉;有的是肚里长毒疮,不断地吐出蛆虫,蛆虫活蹦乱跳纷纷钻进鬼的肉里……

许多鬼扑在爷爷和夏真身上张嘴便咬,夏真一边往自己嘴里喷孝喘喷雾,一边举着桃木剑奋力挥舞砍打,拼死保护着已经被咬掉一半肉的爷爷。

要不是爷爷大病,区区厉鬼又能奈他何?这些卑鄙鬼,我要跟他们拼了。

“走开,不许碰我爷爷,不许碰我妹妹……”保护爷爷和妹妹的意念使我变得强大,我歇斯底里地呐喊,踩踏着地上正爬的鬼冲向爷爷和妹妹,抓起扑在他们身上的鬼往外丢。

“姐姐……爷爷快不行了……”看到我回来,夏真哭着跪在地了爷爷面前,浑身发抖,大口大口喘着气。

“小薇,快走……不要管我们……”爷爷睁开了眼睛,困难出声。

鬼太多,我丢完一只,又扑来一只,大多都是往夏真身上扑,夏真依偎着爷爷已经无力反抗。

这样下去不行,没有朱砂符咒,就用血,就算是牺牲我这条小命,也要保爷爷和夏真周全,以报上官家的养育之恩。

再不浪费时间,我将十根手指头全部咬破,爷爷见状恐慌大叫,“上官向薇,你给我住手,我不是告诉过你不准流一滴血的吗?你……咳咳……”

没有理会爷爷,十根全部咬破后再使劲挤出血,看着那些嚎啕大叫不断扑来的恶鬼,我尖叫出声,“来呀,来喝我的血,我的血可以让你们这些妖魔鬼怪还颜青春、功力大增,只要你们放过我的爷爷和妹妹,我的血你们随便喝,记住,要喝光才行。”

我的血有独特的味道,只要他们一闻到就会相信我的话。

恶鬼纷纷停止了滚扑的动作,互看了一眼对方,眼睛闪烁起邪恶而贪焚的红光。

我张开双臂,闭上眼睛一动不动。

“呼呼呼……”不断地有鬼扑到我身上,张嘴便咬,肉\/体上的疼痛使我不断地冒出冷汗。

我必须忍着,等会儿有他们好看的。

恶鬼们挂满我的身体,一口又一口地喝着我的血,旁边等着喝血的恶鬼等不及,推开喝过血的鬼,扑上来争着喝,一批又一批,我开始头晕,但也是时候了。

这是我第一次用驱邪咒打鬼,不知道灵不灵,这是个不成功便成仁的赌注,我必须赢。

抬手做出咒手印,我坚定地大声念道:“昭昭其有冥冥其无,敕就等众急急消,急急如律令!”

我对恶鬼说的那些话全是真的,但只要配合驱邪咒便会有反效果,他们上当了。

咒语念毕,那些喝了我的血的恶鬼,周身向外闪出一道金色光,身上“嗞嗞”作响,并冒出白烟,没几秒钟便化作一股轻烟,灰飞烟灭。

恶鬼们松口掉在地上,张嘴大叫并打滚,旁边等着要喝血的恶鬼不知所措,等他们回过神突然仰头大叫,似乎在召唤同伴。

我心扑腾大跳,踉跄地冲到夏真面前,举起带血的手威胁道:“闭嘴,看到你们同伴的下场了吗?只要你们一碰到我的血,我再一念咒,下场会和他们一样。”

这时,火已经漫延到卧室里,温度骤高,火苗扭曲慢慢变大。

那些鬼看了看火势,得意地发出冷笑,站在原地与我僵持,他们在拖延时间,等他们的同伴增援,同我们窒息或者被火烧死。

他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我想不通,肯定不单是想让我们死那么简单。

我捡起湿被子披到爷爷和夏真身上,眼睛已经被烟辣得睁不开,呛人的烟味吸入后,我们三个不停地咳嗽。

爷爷推开被子,颤抖地挣扎,但一次次地失败倒下,倔强地说:“你们俩披着被子跑出去,我来对付他们。”

“咯咯咯……”一只只恶鬼从地上爬出,他们的同伴来增援了。

我重新将爷爷包住,自己也钻了进去。

“夏真,咳咳……你、你可以背爷爷吗?我来掩护你们出去。”我艰难地开口说话,一说话浓烟就钻入口鼻。

“对不起……姐……姐,我撑不住了,你跟爷爷走吧?”夏真往我身上一倒,抓着胸口大口呼吸,开始翻白眼,一副要窒息的样子。

“喷雾呢?”我慌乱地拿起喷雾往夏真嘴里喷,喷了好几下没喷出一点点喷雾来,原来喷雾已经用光了。

爷爷把他的印章塞到了我手上,虚弱地说道:“七年了,他们终于找来了。”“小薇,走吧,听爷爷的话,拿着印章上华义堂找爷爷的师父华龙,他会照顾你的。记住,离开后隐姓埋名,千万别让别人知道你是四大驱魔家族之首的上官家的孩子……更不能追查……”

爷爷说完便慢慢地闭上了眼睛,夏真也不动了。

我抱住他们,泣不成声,“我不走,爷爷和夏真在哪儿,我就在哪儿,就算是死,我们也要死在一块。”一说话就要损耗氧气,缺氧令我晕眩,脑壳沉重。

话才刚说完,被子外面“咯咯咯……”地响了起来,一只只干瘪肉皮的鬼爪子从下面伸了进来,抓住了我的脚。

没想到我们驱魔四大家族之首的上官家,竟然死在一群恶鬼手中,真是滑稽,难道命中如此?

罢了,我抱住爷爷和夏真,闭上眼睛等待死神的召唤。

突然,我感觉到脚上的鬼手缩了回去,然后听到“呯呯呯”的一声声巨响。

睁开眼睛一看,钻进被子里的鬼全都不见了,掀开被子一探究竟,卧室里的火好像全退到了外面,外面的火光把卧室照得亮如白昼,但没有一点的热浪。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