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历史军事 | 花之秀

欢迎光临瓜子小说网!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暂无简介,请您先尝试阅读几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13章:梦里花落知多少

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by 花之秀

2018-5-2 15:39

我尴尬地看了看四周,生怕被别人听见,两颊滚烫,羞愤地小声说道:“一会要我献身帮你解毒,一会儿又要我给你生孩子……世界那么大,你找别人帮你解毒,找别人给你生不行吗?”

他两手一交叉环在胸前,理直气壮地说:“世界那么大,小希却只有你一个。”

“哦,原来是要小希!”我笑着说:“我又不是小希,你真的认错人了。”“欠你的钱呢,我挣到钱就会打到你帐上,以后咱们各走各的哈,预祝你早日找到小希,再见!”

他在我背后用他那该死的性感磁音说道:“相信我,你就是小希,明天我会再来的。”

再来,随他便吧?反正以后我们除了债务关系以外,不会再有别的交集,因为我要趁他不在的时候,偷偷溜走。

那天,我们早早的便睡了,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是一个小男孩和小女孩的梦。

梦里小女孩一直在哭,从车里探出了小脑袋,小辫子在风中飞舞,小脸上全是泪水。

车外有个能跟车子齐驱并驾跑的神奇小男孩,小男孩高高举起一只手,几经努力才碰到小女孩的小指头,一边大声地说:“小希,没事儿,长大后我会去接你的……一定要等我。”

小女孩哭着猛点头,“嗯,可是我要是忘了你怎么办?”

“我会让你记起我的,这个你拿着。”小男孩拿出一块小玉石,举了起来,递给了小女孩。

小女孩困难地接过了玉石,攥在手心里,然后朝小男孩挥手,“再见睿睿,记得来接我。”

小女孩的话才刚说完,就被一个女人拉进了车子里,车窗被关上,小女孩透过后车窗看小男孩,小男孩停了下来,哭着在挥手……

我是哭着醒来的,泪水湿了枕头。

为什么我会做这样奇怪的梦,为什么梦里的小男孩好亲切?

擦干眼泪看了看时间,凌晨五点,天还没亮。

是我们上路的时候了,我梳洗完后把妹妹叫了起来。

“姐姐,干嘛呀?”夏真揉着惺忪的眼睛问我。

“爷爷的丧事已经办好了,我们也该起程去华义堂找师爷去了,你忘了爷爷临终前的嘱咐了吗?”我一边回答夏真,一边把刚买的两套衣服收好放进背包里,又数了数昨天刚收到的新年代购送货钱,两百二十元,是我们的全部财产。

“这么早就上路啊?”夏真下了床开始开始梳洗,看着背包里的两套衣服,她小小地叹了口气,“为什么不让贺大哥给我们买衣服,为什么不要贺大哥的钱呢?我们可以先借嘛!他人那么好,可是姐姐对人家好冷淡。”

我愣了愣,然后心不在焉地回应她,“我们跟人家非亲非故的,怎能受人家这么多恩惠?俗话说无功不受禄,那些钱以后也得还他。”

怕吓着夏真,我不敢告诉夏真贺弘睿接近我们的真正目的以及他的身份,希望她能够一直单纯下去。

“那我能不能去跟他道个别?”夏真甜甜地笑着,一脸的期待。

“不行,我们马上就走,乖哈!”我捏了捏妹妹的脸,这时,我发现她的玉石项链不见了,于是便问她,“夏真,你的护身符呢?”

夏真摸了摸脖子想了想,接着两眼一放光,从外套口袋里拿出了那块玉包石头的项链。

“怎么不戴呢,我不是已经拿到街上修好了链子了?这可是爷爷给你的护身符。”我说着帮她戴了上去。

夏真看着那块颜色蜡黄的石头项链,微蹙着眉头说:“我同学都说这不是玉石,就是一块普通的鹅卵石,人家戴着好尴尬。”

“那是他们不识货,爷爷说那可是戈壁玉,就算爷爷看走眼了,那……那外面不是还有真玉包着吗?你要真不想让别人看见,那咱们把它放进衣服里,不让别人看见不就行了。”我一边说着,一边帮夏真把玉石项链放进了衣服里面,严严实实地藏好。

不知为何,看着石头项链,我脑子里又开始浮现梦里的情景,莫名地又想起了贺弘睿,那天他似乎很紧张这块石头。

这石头项链是夏真的,那天我戴着它是因为银链子断了,我拿到街上的金店让修了。

“姐姐,你就让我去跟贺大哥道个别嘛!”夏真开始撒娇求我。

我不顾她的抗议,拉着她便走了出去。

就这样,我带着妹妹和爷爷的印章,离开了生活七年的童村。

f巿到b巿要坐三个小时的长途汽车,转车两次,中间步行找车问路,总共花了70元车费,四个小时才到b巿。

到b巿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没吃早饭的我们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还好我们顺利地找到了华义堂。

华义堂是琴江村里最大最宏伟的建筑,风格造型和别人完全不一样,其实它就是一幢四层大圆楼,结构和永定的土楼差不多,不论采光、隔音和通风设计都十分的完美,里面房间达到上百间,住着几百号人,规模十分庞大。

在我拿出爷爷的印章讲明来意后,接待我的弟子进了内堂通报,大概五分钟后,一个戴眼镜的斯文男走了出来。

眼镜男把身上的脏兮兮的围裙脱了下来,递给了身边练功装的弟子,又接过湿毛巾擦了擦手,然后才开始彬彬有礼地与我对话。

“两位请坐!”眼镜男脱掉围裙后是一身比较居家的针织衫配牛仔裤,长得帅气,看起来和气,气质清爽怡人。

待我和夏真坐下来,他对我们继续说:“我都听说了,你们以后就住在华义堂跟大伙学艺吧!英卓师兄是从我们华义堂走出去的,是我们的家人,他的家人就是我们的家人。你们姐妹尽管安心住下来。我是华义堂的少东家,叫华俊矅,你们以后叫我华师兄就好!

你们想学什么自己挑,想学拳脚功夫的话,有咏春拳、太极拳、跆拳道等等,还有气功学、各种剑术……”

我站起来毫不犹豫地说:“我要学阴阳驱魔术!”

华俊曜推了推眼镜,赞赏地看着我,谦和地笑了,“真不亏是英卓师兄的孙女,好,就让你学驱魔术,你妹妹就算了,她身体不好,先让她养好再说。”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