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历史军事 | 花之秀

欢迎光临瓜子小说网!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暂无简介,请您先尝试阅读几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23章:疫村有鬼(六)

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by 花之秀

2018-5-2 15:39

就在这时,里屋突然传出大叫声,听起来似乎很痛苦,小胖妹脸色一变,慢慢地往屋外退。

淼如烟脸色沉了沉,眼中闪过一抹杀气,眼睛往墙角里的一把锄头瞄去,我心里警铃大响。

突然,她冲了过去,抓起小锄头就朝小胖妹打去,我眼疾手快,冲过去迅速一把抢下。

这女娃年纪与小胖妹不相上下,个头娇小,气质柔弱,没想到竟如此暴戾,我大声斥责淼如烟,“你这是干什么,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说完转头对小胖妹说:“小妹,你快走。”

小胖妹早已腿软坐到了地上,嘤嘤地哭了起来,“淼如烟,我以为我们是好朋友,你居然要杀我?”

淼如烟手中的小锄头“咣”的一声掉落在地,掩面而泣,“霜铃,对不起,对不起,我只剩下妈妈一个亲人了,我不想失去她。”

小胖妹站起来,抹着眼泪哽咽地说:“你放心吧,只要你不愿意,我绝不会把秋叶婶得了温疫的事告诉别人的,你自己保重,我走了。”

小胖妹低头朝门口走去,两步一回头,怀揣着一颗被友情所伤的心走了。

淼如烟望着好朋友的忧伤的背影,泣不成声,“对不起,霜铃,只有这样,你才不会再来找我。”

“我明白了,你是不想连累你的好朋友是吧?”我与她并肩而站,直到霜铃的身影消失在地平线上,心里不禁感慨万分,多么懂事的两个孩子!

“带我去见你妈妈吧?”我对她说。

见事情瞒不过,她把我带到了卧室门前,事先警告我,“这可是瘟疫,会传染的,别说我没警告过你。”

“我不会被传染的。”我信心十足地说:“带我进去看看吧?”

淼如烟把门打开了,旧木板发出一声长长“嘎啦”声。

屋里门窗紧锁,空气混浊,光线幽暗,墙角上高高地挂着一盏小夜灯,只有在黑暗中待久了才能有一些视觉。

旧木床上,如烟妈妈在黑暗痛苦的呻、吟。

“能不能把灯打开?我想看清楚症状,好回去后跟贺医生说。”我对淼如烟轻轻地说。

淼如烟想也不想地拒绝了,“不行,得这种病的人不能见光遇热,否则身体的肉会化掉的。”

“什么,这么严重,这是什么病?”淼如烟的话让我惊骇不已。

眼睛适应了小夜灯微亮的光度后,我终于看清了如烟妈妈的样子,她很瘦,长发披肩,全身长满了大粒的红疹,有的地方已经开始溃烂,发出恶臭,疼得她浑身发抖,病症跟之前那个扫街老人一模一样。

见我在看她,她瞟我一眼,眼眶里全是眼白,好一会儿才出现黑眼珠,发黑的印堂已经发出死亡预警。

“你好,我是贺医生一起来的华义堂义工团。”我先是自我介绍。

“医生,快救我女儿,求求你带我女儿走。医生,快救我女儿……”如烟妈妈的情绪突然激动起来,一遍又一遍地说着这话。

懂事的如烟哭了起来,“我不走,我不要离开妈妈,我也不要他们把妈妈关进隔离楼,他们会烧死妈妈的。”

如烟妈妈艰难起身,像是在找什么东西,最后找到一把手电筒,举起手电筒就往如烟身上打,一下一下地打,动作很慢,不知是因为没有力气,还是因为舍不得真打,打得很轻。

“我让你不听话,不听话,走不走,走不走?”

如烟“扑通”一声跪到了地上,什么话也不再说,只是哀哀凄凄地哭着,任凭妈妈打骂,看得我心儿揪成一团,伸手便抢下了手电筒。

“就算你打死她,她也不会丢下你不管的。”我说:“如烟妈妈,你要相信贺医生,她一定会想办法把你的病治好的,现在我就去把她叫来。”

“不要!”我一说要叫别人过来,他们紧张地同时冲我大叫。

如烟妈妈最是慌张,“让他们看到我这样,如烟也会被隔离烧死的,他们会认为如烟肯定也被传染了。”

“烧死?这怎么可能,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谁敢如此草菅人命?”我不敢置信地说。

“是我亲耳听到的。”淼如烟生气地回应道。

“也许是你听错了吧?”我想了想说:“那我悄悄地把贺医生叫过来,不告诉别人,这样可以了吧?”

“等等!”如烟妈妈突然叫住了我,“请问你贵姓?”

话题跳跃性太大,我的回答纯属条件反射,“我姓……”想说我姓上官来着,但想起爷爷说以后要把姓隐掉的话,所以便改了口,“你叫我小薇就好了。”

“小薇姑娘,你能进来看我,就说明你有一颗善良的心。”如烟妈妈说:“我这病十有**是治不好了,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如烟了,这个村子里的人,我一个也信不过。”

她说着艰难地迈着步子朝我走来,突然膝盖一弯,跪在了我面前。

我一惊连忙去扶她,但一碰她便使她痛苦不堪,身上的血水一滴一滴地流到地上。

“如烟妈妈,你快起来,有话好好说。”我急死了。

如烟妈妈摇头,“请你答应我,等我死后,带我女儿离开这个村子。她已经十四岁了,非常勤快,什么农活都能干,可以自己养活自己了,只要你有空多去看看她,关心关心她,做她的朋友就好。”

“你先起来再说。”我蹲下去看她的眼睛。

“不,你不答应我就不起来。”如烟妈妈快跪不住了,如烟只是跟妈妈并排跪着,低头哭泣。

“好好好,我答应你。”拗不过她,我只好先答应了再说。

答应后如烟妈妈终于肯起来了,坐到床边,她说:“烟儿,怎么不给你小薇姐姐倒杯水喝?水壶好像空了,你快去烧壶水,妈妈也口渴了。”

“嗯,我这就去。”如烟应声离去。

“不用了,我还是先去找贺医生过来给你看病吧?”我说着又要走。

如烟妈妈笑着说:“先喝点水再走吧?好久没有人来看我了,我想再跟你说一些如烟的事,等我走了以后,你好帮我照顾她。”

“好吧!”我答应了一个可能将死的妈妈托付,为了让她相信我,我还特意站到她的床边与她说话。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