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历史军事 | 花之秀

欢迎光临瓜子小说网!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暂无简介,请您先尝试阅读几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25章 :疫村有鬼(八)

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by 花之秀

2018-5-2 15:39

天才一秒记住【偷香网 www.TouXiang.la】,无弹窗,更新快,免费!

古溪村第一次遇到这么大的灾害,赵碧双又是刚上任的妇女主任,早已经吓得不知所措,别人跟她说话她都听不到了。

“我去吧。”村长夫人李静雅的好脾气远近驰名,人热心又亲切,主动要求帮忙。

村长对她挥挥手,示意让她去,看着村长夫人急匆匆地跑开,脸色苍白得吓人。

“我们走吧?让他们来处理就好。’贺弘睿揽了揽我的肩示意离开。

如烟悲痛欲绝,哭倒在我的怀里,回到古兴诊所后更是放声大哭,贺弘睿嫌吵闹站在屋外“避风”,我安慰了如烟很久,才使她稍稍平静下来。

过后,贺弘睿第一句话便是问如烟,“你妈妈是什么时候得上这病的?”连问都没问那女人是谁,直接向如烟发问。

“大概七天前。”走进门的贺清歌代替如烟回答了问题,接着对身边的温苹和穆兰使了使眼色。

温苹、穆兰径直走到如烟身边,一人架起她一只手,把她往检查室带,贺清歌跟了进去。

如烟吓得脸色发白,腿也发软,“小薇姐救救我,他们要把我当小白鼠做实验研究了。”

“如烟,不要怕,他们只是想看看你有没有被传染,没事的。”我一边安慰她,一边跟着走进去,贺弘睿拦住了我。

“怎么,你还真怕她们把她当小白鼠做实脸啊?放心吧,我看这小姑娘脸色不错,应该没有被传染。”贺弘睿看着我后脑勺上的伤,眼里满是疼惜。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个女人应该是如烟妈妈。”古兴放下药箱拧眉说道:“你们想得太简单了,这瘟疫传染性十分的强,如烟的情况不容乐观。”

“可是,不是说得瘟疫的几乎全是中老年人吗?”我抓住重点说。

“谁说只有中老年人?我不是说过,一开始就是小孩先得上,我还误诊是手足口病的吗?”古兴坐到桌前翻看他的资料。

“他们全死了吗?”贺弘睿问。

一旁整理药箱的郁晨琳悠悠地开口说话,“由于当时是初期,我们发现得也早,孩子们被全部运到大医院进行治疗,这才得以保住性命。”

“原来如此!”问题得到解答,可我还是觉得哪里不对劲。

贺清歌给如烟检查完身体,走出来时松了一口气,“在她身上没有发现类似的病菌。”

古兴目瞪口呆,惊诧不已,“贺医生不愧为国际医生,居然连仪器都不需要用,就能确诊出病人身上有没有病菌?”

“怎么,你怀疑贺医生的诊断。”穆兰不服气地驳了一句。

古兴淡淡地笑了笑,“医生也是人,总有判断错误的时候,不过……贺医生的医术是值得信任的。”

贺清歌难得地扬起嘴角笑道:“古医生的医术远远超出了我对乡村医生的认知,是不可多得的医学界人才,在这样一个小小的村庄里屈就,实在是有些埋没人才,不过人各有志,可以理解。”

“在我看来,在哪里都一样,用我们学到的医术造福人群,回馈社会,这就是我的理想。不过,现在看来,我所学到的实在有限,要不是贺医生的帮忙,死的人可能会更多更快。”古兴满是感慨,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现在不是自责的时候。”贺弘睿站出来问古兴:“上面的人还没研制出对症的药物吗?”

古兴摇头,“乡亲们一直认为组织无所作为,其实他们一直在努力研究,但一直在失败,想控制疫情,但乡亲们排斥他们,不但不接受组织派医疗团队进村,连病人也不让带走,所以他们只能在村外监督,防止村里人出去。再这样下去,古溪村就要变成死村了。”

“一直失败?”贺清歌似乎无法理解药物一直失败的说法,“从得病的尸身来看,应该是一种极其罕见的皮肤病,不过得进一步进行化验研究才知道是什么病菌。”

古兴点头同意贺清歌的说法,“其实我自己也在研究室里研究,但也一直没有进展。”

“哦,古医生也有研究室?”贺清歌很是惊讶,对古兴的研究室好像很感兴趣。

古兴打开了角落的一扇不显眼的门,原来下面有一间地下室,研究室就在下面,他解释说:“地下温度低,容易存放冰块,冰冻一些需要冰冻的药物比较方便,用电不高,成本也能低点。”

贺清歌走过去看了看,俏颜大悦,“没想到古医生还是胸怀大志的呀,我能进去看看吗?”

“这样好了,隔离与照顾病人的工作先交给我太太与贺医生的两位护士,我们合力研究看看,贺医生觉得如何?”古兴提议道。

“我正有此意。”贺清歌说。

“我也可以帮忙。”华俊曜要跟着去研究室,被贺清歌一个白眼给逼了回来,“你去帮忙照顾隔离楼里的病人,先喂他们吃我配的药,那药虽然不能根治,但至少可以延缓细菌滋长,再死一个拿你是问。”

华俊曜推推眼镜,呆呆地笑了笑,“好好好,不跟不跟,我会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照看好他们的,放心吧?”

大家忙着商量大事,贺弘睿却翘着二郎腿坐在我身边看报纸,一副事不关已的慵懒模样。

贺清歌伸长脖子看哥哥,说:“哥,你负责照看村里至今健康的村民,他们心理负担大,可能会试图逃出村,也有可能会发动暴乱。”

所有人都在看我们,我用手肘捅了捅贺弘睿,他才懒懒地说了一声,“知道了。”

“他说知道了,放心吧,我会跟他一起看着的。”我笑着对大家说。

古兴与他妻子说了好一会儿的话,二人十分恩爱,依依不舍的样子就像是要出远门似的。

后来我才知道,古兴每次下地下研究室,长则一两个月,短则十天半个月,他妻子每天只能把饭菜放进地下室,绝不能有半点打扰。

在他们进地下室研究之前,我把今天在如烟家发生的一切,原原本本地告诉了他们,当然得先把如烟支开。

听完我的描述,大家各抒己见。

贺弘睿双臂交叉环胸,神情严肃,“看来,这种病病入膏肓后会使人失去理智,甚至有可能会吃人肉!隔离楼里的病人因为有在吃药打针控制,所以发展趋势慢,还没到如烟妈妈那个程度。”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