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历史军事 | 花之秀

欢迎光临瓜子小说网!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暂无简介,请您先尝试阅读几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33章 :疫村有鬼(十六)

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by 花之秀

2018-5-2 15:39

天才一秒记住【偷香网 www.TouXiang.la】,无弹窗,更新快,免费!

别以为农村都很落后,居委会有些地方也是有监控的,我在跟保安大叔聊天的时候看了监控器,只有重要的会议厅、办公室还有走廊有监控,楼道和卫生间是没有的。

我先让保安大叔以为我已经离开,然后再蹲着身体避开监控,沿着死角溜到后院,再从厕所的窗户爬了进去,躲到一间小间厕所里。

厕所挺干净的,他们还点了熏香,可我还是恶心到吐了,把刚吃进去的东西全吐了出来。

由于动静大,突然有人敲门,“是阿宝媳妇吗,害喜害得这么严重啊,要不要我叫阿宝来接你回家?”

害喜?郁闷,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我赶紧回答,“不用不用,我没事儿,他很忙我自己可以走回去,谢谢你了。”

外面的大姐继续说:“好吧,那你小心点,怀孕初期都这样,我当初也这样,过一段时间就没事了,不用担心哈!那我先走了。”

见她离开,我松了一口气,但马上又开始恶心了,再这么吐下去早晚被人发现,忍住必须忍住。

终于天黑了下来,我走出卫生间看了看两边走廓,整幢居委会大楼安静漆黑,我可以行动了。

首先,我得先去保安室看监控,乡下保安是不值班的,因为实在是没东西可偷,又因为家离得近,他们晚上基本回家睡。

可当我调出录像查找时,发现前几天的监控录像全坏了,早不坏晚不坏,就这两天的就坏了,这也太巧了吧?

关好监控器后,我打着小型手电筒去了村长办公室,然后是议事厅,几乎把每个角落都找遍了,都没有看见霜铃或者可疑的东西。

“哎,找也白找,霜铃要真是在这儿出的事,凶手怎么可能傻到两天还不处理霜铃的尸体,留下证据给自己找麻烦?”我无奈地自言自语起来。

正发着愁,突然听到楼下小花园有人说话,我赶紧关掉了手电筒,心脏怦怦直跳,慢慢地从窗户往下看。

借着月光,我看到草坪里站着十几个人,他们从草丛里拿了几罐白色桶子,鬼鬼祟祟的样子像贼。

可我仔细一看,其中一人好像是村长。

“哥,真的要这么做吗,再等等不行吗?我看那个贺医生好像挺厉害的,也许明天她就能研制出对症的药了。”这声音听起来像赵碧双主任的,再看看她的身材,果然是。

有个男人接道:“你都多少个明天了?真是妇人之仁,全国那么厉害的教授专家都研制不出,她一个才毕业一年的博士就能研制出来了?再这么拖下去大家都得死,今晚必须把他们全部烧死。”

“赵光弟,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欠王扶天兄弟俩一屁股的债,现在他们都得了病住进了隔离楼,你当然希望他们死了。隔离楼里怎么说也是200条人命,不到万不得己,哪能说烧就烧?”赵碧双说。

赵光弟,我想起来了,赵光弟是赵村长的堂弟,也是村干部。

“大姐,你怎么能这么说我?我还是为了大局着想。”赵光弟说。

“那白家小姑娘呢,人家又没得瘟疫,大哥于心不忍都说放了她了,可你还不是把她给杀了,你是不是还想杀如烟?”赵碧双说。

“我们的话都被她们听到了,不杀她们准坏事,到最后大家还是都得死。”赵光弟急了。

听到这段对话,在楼上窗前的我已经气得牙齿都快被咬断了,原来是这么回事!

这些人简直就是丧心病狂,居然为了自保,要把得病的人全部烧死,连无意间听到他们开会的如烟和霜铃也不放过。

“好了,别吵了,这事我们都商量了好几天了,既然已经决定好了,那就这么做吧?我们得在那些人下山之前烧掉隔离楼。”村长说着开始往外走,接着问道:“光弟,三朔子办事牢靠吗?”

“放心吧,三朔子机灵得很,肯定耍得他们团团转,今晚他们别想走出山,不会坏我们事。九叔的思想工作我也做好了,他已经答应帮忙撒汽油,他得了病,知道自己快死了,在死前能给家人挣这么一大笔钱,还能保住还未得病的乡亲,他十分愿意呢!”赵光弟的语气非常得意。

糟了,他们说的三朔子是给贺弘睿他们带路上山的人,这是他们的调虎离山之计。他们还找了个得病的病人顶纵火罪,实在是太卑鄙了。

我连忙转身迅速往楼道跑去,必须阻止他们烧楼才行。

当我急匆匆地跑下楼时,他们已经走远,保安室旁刚好停着一辆自行车,我便骑上自行车用最快的速度冲刺骑去。

隔离楼并不远,没多久就到了,楼还没烧,原因是村长太太李静雅挡在隔离楼大门前不让烧,我停在街角角落,想先看看局势,希望李静雅能把她丈夫劝下来。

“董事,你醒醒吧,我们不能一错再错了,当年非典那么严重大家都能渡过,这一次一定也行的,再给贺医生他们一点时间吧?”李静雅哀求道。

赵董事重重地叹了口气,“你呀,那么多年过去了,你干嘛老提那件事?这楼呀今晚必须烧,你让开。”

赵光弟一把推开了李静雅,“大嫂,你怎么老跟我们作对,我问过我老婆了,你根本没有埋白霜铃,你把她藏哪儿了?

烧楼这件事我们可是按照大家的意思办的,可不是我们村大队的意思,你想大哥死,想我们大家全部都死掉吗?”

赵光弟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参与烧楼的不止是他们?

才刚这么想,街道尽头跑来了许多村民,他们举着手喊着口号,“烧死他们,烧死他们……”

“不行,我不会让你们进去的,要进去,除非从我身上踩过去。”李静雅气愤得大吼大叫。

赵光弟刚才说李静雅没有埋霜铃,那她把霜铃藏哪儿了?想到这儿,我突然想起隔离楼宿舍里那个单住的小女孩,李静雅对别人声称那是他们家亲戚。

脑子里一个激灵闪过,难道她就是霜铃?天呐,霜铃没死,照这么看,霜铃应该只是处于濒死状态,处于某种强烈的精神刺激,使她灵魂出窍罢了。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