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历史军事 | 花之秀

欢迎光临瓜子小说网!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暂无简介,请您先尝试阅读几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31章 :疫村有鬼(十四)

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by 花之秀

2018-5-2 15:39

天才一秒记住【偷香网 www.TouXiang.la】,无弹窗,更新快,免费!

见到我们回来,他站起来沉着脸对他妻子说:“这么晚了你上哪儿去了?”

这是我们第一次看见古兴对妻子发脾气,全部人不由一愣。

同样一起从研究室出来的清歌也怔了怔,尴尬地站起来,对温苹和穆兰说:“我们饿了,你们去厨房帮忙做点东西。”

“还是我来吧,兴他吃不习惯别人做的。”郁晨琳低头往厨房跑,被我伸手拉住。

我心里顿时冒起了火,抱打不平,瞄了一眼古兴,对郁晨琳说:“琳琳,今天你是寿星你最大,你不用下厨,我说了要做寿面给你吃的,肚子饿的人自己做,他累了一天,你不是也累了一天了。”

华俊曜也看不过去了,“古兴,你不会忘记今天是你老婆生日了吧?”

古兴先是迷茫接着是恍然醒悟,清俊秀气的脸上满是懊悔,走到郁晨琳面前有些手足无措,“对不起,每年都忘记你的生日,我又没有准备生日礼物,还为一点小事凶你,我……”

郁晨琳早已经红了眼睛,抬起头却是满脸笑容,“没事儿,过不过无所谓,你那么忙我也帮不到什么忙,能照顾好你的胃是我最幸福最爱做的事,今天是我想得不够周到。”

“对嘛对嘛,讲开了就好,恩恩爱爱、和和美美多好,我现在就去给你们做面。”我拉起衣袖说:“你们托琳琳的福,可以偿到我家乡的长寿面哦,都等着哈!”

我说着走向厨房,贺弘睿在我背后说:“我有没有?”

我回头看他,“你也生日,或者没吃晚饭肚了饿了?”

他相当老实地交代,“不是我生日,吃过晚饭,肚子也不饿。”说完这些他话音一转,“可是我就是要吃,凭什么他们能吃我就不能吃,没听见琳琳刚才讲的吗?老婆得管老公的胃,我那碗要最大的,做好叫我。”

“……”看着他上楼的背影,我一头黑线,心中嗤之以鼻,“讨厌,不要脸,谁是你老婆?在面里放辣椒辣死你。”

说完这些话,我才发现自己在笑,赶紧收了笑跑到厨房忙活起来。

长寿面的做法很简单,十分钟就好了全部人的份,大家心满意足地吃了起来,郁晨琳在生日的最后时刻吃到了我给她做的寿面,她说那是她这辈子吃到的最好吃的面条。

“小薇,为什么弘睿哥那碗那么大,你偏心也偏得太严重了吧?连寿星都没有他大碗。”

华俊曜满嘴是面,话说得含糊不清,但已足够表达他的不满,脱下他的眼镜看着贺弘睿笑得春华灿烂。

“哥,你那碗是不是特别好吃,那么大碗你全吃掉不难受么,要不要兄弟帮你?”

贺弘睿“咣”的一声把装面的盆放下,抽了好几张纸巾,擦了擦满额头的汗水,白晰的脸庞已经通红,嘴唇也红艳艳的,嘴里不停地嘶着气,那是我见过最萌的贺弘睿,简直就是世界奇观。

我趴在桌子上笑到快抽筋。

执着的傻瓜,那么大碗那么辣的面,他竟然全吃光了。

他斜睨着华俊曜,愤愤不平地说:“我都吃完了你才说。”

华俊曜伸长脖子往贺弘睿面前的盆里一看,惊讶不已,“呀,真的全吃光了?哥,你堂堂华义堂总教头,张氏茶叶子公司大总裁,为了一个女人,这样会不会太没自我?”

华俊曜的话刚说完,贺清歌放下了碗筷,看着自己碗中只吃了一半的长寿面说:“嫂子的面是很好吃,可我还是吃不完。”

“长寿面必须全部吃完的。”我把碗往清歌面前一推。

华俊曜毫不犹豫抱住那碗面,捧起来低头就吃,“没事,我帮她吃。”

贺弘睿可耻地看着他,很严重的鄙视,“华俊曜,你堂堂华义堂总堂主,考古界翘楚博士,这样会不会太没自我?”

华俊曜头也不抬一下,“管他的,我高兴!”

所有人爆笑……

午夜时分,正要休息的时候,我突然看见贺清歌和她的两个护士鬼鬼祟祟地进了男客房。

大晚上的,他们在干嘛?

乡下房间隔音差,我过去趴门一听,就听到穆兰这样说,“少主殿下,为什么不叫小薇来开会呢?”

开会居然不叫我,有什么话是我不能听的呢?后面的话听得不是很清楚,我跑到后院窗户底下偷听。

于是听到了这样一段对话。

“……她一个女人,血肉之躯,没有必要让她一次次陷入危险的境地。”贺弘睿说。

那是意外好不好?其实本姑娘的血不仅百毒不侵,而且有自动快速再造功能,给我两天时间,流失的血不补也能自己造出来。

不过,爷爷说过要低调,这是个秘密,不能跟任何人说。

“清歌,你们的药研究得怎么样了?”贺弘睿问。

“没什么进展。”贺清歌说:“古兴现在还在研究室,怎么劝都不上来。”

华俊曜说:“经过今晚的观察,我感觉这些疯病人好像被什么东西操控着。”

贺弘睿补充说明,“那些人发狂的时候,浑身阴煞缠身,就像是魔化的人类,我认为绝不是简单的瘟疫。”

贺清歌说:“这恐怕不是唯一的原因,病人会陷入疯狂跟他们身上的病毒是有直接关系的,俗话说病从口入,我觉得我们有必要查一下水源。”

贺弘睿说:“明天清歌继续研究对症药物,温苹、穆兰继续关注隔离楼,俊曜明天跟我去看看水源……”

“等等,小心隔墙有耳,开个结界讨论吧?”华俊曜提议道。

都怪华俊曜八婆,害我听不到下面的会议内容了,无奈之下,我只好转身离开,才迈开步子向前走,突然一头撞一堵“墙”。

“哎哟喂!”我捂住额头叫道,一双程亮的黑皮鞋出现在我眼前,抬头一看,贺弘睿正对着我摇头又叹气,然后明知故问,“你在偷听吗?”说着用大拇指抚摸我被撞疼的额头。

其它人站在他身后抿嘴偷笑。

趴窗偷听被逮个正着,从小到大都没有如此丢脸过,内心泪崩,“你们、你们不会是穿墙变过来的吧?”

华俊曜这时候才刚跑过来,大叫道:“是谁在偷听?”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