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历史军事 | 花之秀

欢迎光临瓜子小说网!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暂无简介,请您先尝试阅读几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39章:疫村有鬼(二十二)

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by 花之秀

2018-5-2 15:39

正谈着如何处理尸体,妇女主任赵碧双慌慌张张地跑来了,边跑边喊,“大哥不好了,大哥不好了,大哥又死了,又死人了……”

赵村长急得直跺脚,“急什么,有话好好说,你大哥好得很,没死过。”

“高、高元晨、郭白华、曾英全死了,都死在家中床上……太可怕了,你们快过去看看吧?”赵碧双就像是刚见了鬼似的,魂不守舍的样子就像是被勾了魂。

“肯定得了gx病,增加疫病人数上报上去吧?”黃警官说。

gx是医学界刚给古溪村这次暴发的病菌起的名称,黃警官直觉认为又有人得病了。

“不是瘟疫,是谋杀,头颅都掉了,肠子掉得到处都是,哎哟那个惨呀!吓死人了。”赵碧双心有余悸地说。

“快过去看看吧?”我看着贺弘睿说。

我们几个陆续赶到三个受害人家,结果一看两男一女,死状与赵光弟的一模一样,满床满地的血,死者身体被严重摧残,五官扭曲,瞳孔放大眼珠爆突,似受到极大的惊吓。

受害人的另一半悲痛到几近晕厥,跪求黃警官为他们作主,拉着人家不肯放手。

黃警官连忙拉开对方的手,保持一定的距离,总怕疫村的人会把瘟疫传染给他。

“大家稍安匆躁,上面派我来就是来调查这起谋杀案件的,给我一些时间,我一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黃警官说。

“从凶手杀人的手法来看,应该是同一个人吧?”我捂着口鼻躲在贺弘睿身后说,整个房间充斥着呛人恶心的血腥味,实在让人无法适从,人家说有的孕妇对气味比较敏感,我看我就是属于那种类型的。

贺弘睿仔细地查看尸体,又在房里转了一圈,最后停在茶几旁边,戴上塑胶手套拿起茶几上的一杯水杯,水杯里有半杯水。

“黃警官,这水杯上的指纹最好采集一下,杯口的唾液也拿去化验一下。”贺弘睿把杯子递给了黃警官。

“嗯,是要这样。”黃警官连忙拿出专用袋子,将杯子和水分开存放。

看到死者,贺弘睿似乎想到什么,把村长拉到一边,问他,“死的这四个人是不是都是村干部?”

赵村长苍白着脸点点头,“是的。”

看他们在说话,想知道案情进展的我趁他们不注意,就移了过去。

贺弘睿转头看了看我,叫了贺清歌,“清歌,你带小薇先回去。”

“好的!”贺清歌示意我出去,我不怎么想走,她在我耳边说道:“我有事要你帮忙。”

帮忙?我最喜欢帮忙了。“好,那我们走吧?”

我们说着走出了受害人家,迎面碰上了村长妻子李静雅,她站在门口玄关处,脸色发白,浑身发抖,突然大叫起来,“是他回来了,是他回来了,报应,这都是报应!这都是报应!”

赵村长慌慌张张地跑上去一把抱住了他的妻子,“这女人肯定是被吓坏了,我先带她回去。”

赵碧双也跑了进来,拉着李静雅对我们说:“我嫂子最近精神不好,老说胡话。”

“赵村长,赵主任,你有事可不能瞒着不说啊,否则这只是个开始,还会有下一个受害人,这绝不是危言耸听。”贺弘睿的语气很淡,但内容却不容忽视,听得人浑身发毛。

“他们不说我说。”李静雅变得异常冷静,阴沉着一张脸,却流下了眼泪。

“大嫂,你疯了吗?”赵碧双紧张地摇着李静雅,要把她拉出去。

“算了,让她说吧?”赵村长疲惫地一声长叹。

李静雅的看向窗外,目光变得悠远,“十八年前,后仁村也发生过一场瘟疫,我们古溪村有位医术精湛的医生叫郭玉石,他的妻子还是我的好朋友叫云贞,是一名专业护士。他俩不听我劝阻,非要前去救援帮忙,就在他们回来那天,古溪村全村的村民把他们拦住了,不让他们进村。

后来他们就干脆住在山洞里,一天,九叔上山砍柴遇到了采草药的郭玉石,看见他双手长满了红疹,回到村里他告诉大家郭玉石被感染了瘟疫。

那瘟疫可是会死人的,大家都非常害怕,于是,前任王村长就带着我们赶到了山洞前,逼他们离开。他们一家三口全得了红疹病,站都站不住,哪里能走得了?所以最后……”

“你们不会也把他们给烧死了吧?”我不敢置信地说。

“没有,我们可什么都没有做,是他们自己跳崖了。”赵碧双的模样看起来有些心虚,说服力不大。

“是他们自己跳的崖。”李静雅懊悔不己,“但是也确实是因为我们把他们逼得太紧了,现在轮到我们村暴发瘟疫了,这是报应啊!

赵光弟他们四人也参与了逼迫郭家离开的行动,所以才惨死了,死状跟郭玉石的一模一样。郭玉石摔下山崖后尸体支离破碎,他的妻子与十岁儿子的身体被狼给拖走了,是我亲眼看见的。”

“你们太残忍了。”还是我忍不住怨了他们。

“我们、我们只是想让他们离开,没想他们死的。”赵村长低着头小声说道。

“肯定是厉鬼回来报仇了。”赵碧双害怕得哭了起来,“我当年才十八岁,只是跟去看热闹的,什么都不懂,他们不会也要我的命吧?”

赵碧双这话一出,其它几个村干部全变了脸色,估计全参与了当年的逼迫事件。

“怎么办?我、我不想死啊,要不,我们去请一位大师来捉鬼吧?”有人说道:“对了,华义堂不是有驱魔人吗?能不能……”

“你们这是迷信,这世上哪有鬼?”黃警官挺挺胸不以为然地说,典型的站着说话不腰疼。

说到闹鬼,贺家兄妹和华俊曜这三个厉害角色反而不说话了,我瞄了贺弘睿一眼,他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洒脱地走了出去。

大家走出受害者的家,天空中阴霾一片,简直就是那几个村干部大写脸的写照,一副愁眉苦脸,好像天即将要塌下来似的模样。

赵碧双跟几个村干部对着赵村长拉拉扯扯、推推搡搡,像是要他去求贺弘睿。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