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历史军事 | 花之秀

欢迎光临瓜子小说网!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暂无简介,请您先尝试阅读几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41章:疫村有鬼(二十四)

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by 花之秀

2018-5-2 15:39

我仔细地找了找,发现了几瓶与郁晨琳药琳里相似的疫苗,瓶子是一样的,也是红色液体,唯一不同的就是这些瓶子没有脊髓灰质炎的特有标签。

感觉应该就是它们,伸手拿起一瓶,可是可怕的事情发生了,保险箱居然响起了警铃。

“天呐,糟了!”我立即查看保险箱上是否有什么开关可以关掉警铃,但并无任何发现,看看手里的疫苗瓶子,连忙又把它放到原位上。

果然,警铃不响了。

“有了,得找一瓶代替一下。”我走到实验桌上看了看,上面有好几瓶疫苗瓶子,拿起一瓶再装一些自然水,再把塞子塞上。

我小心翼翼地拿起“脊髓灰质炎”疫苗,再迅速地把我制作的山寨货调换,紧张地闭上眼睛,简直要被吓出心脏病。

这办法真是不错,我成功地拿到了疫苗,关上保险箱后仔细地检查了一遍现场,确定不露痕迹后我才退出研究室。

上楼后,我把疫苗塞进了一块面包里,然后立即赶往隔离楼,才走到门口,贺清歌已经迎上来了,旁边帮忙的人冲我礼貌性地微笑点头。

看到贺清歌,我故作不耐烦地说:“你哥打电话说肚子饿了,叫我煮碗面条给他吃,谁有空给他做啊,面包凑合吃吧?”

“没事,他挺喜欢吃面包的。”贺清歌收下面包,给了我一个眼神。

总算是完全任务,我才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很好奇他们到底想干嘛?

今晚是贺弘睿答应村民解决疫病时间的最后一夜,不知道他们进行得如何了?

晚上,外出做事的人全部回来了,大家相安无事的吃饭聊天然后睡觉,竟然没有一个人提两天期限的事。

我见贺弘睿一副胸有成竹,完全没有担心的意思,也便配合他们对此事只字不提。

再暗地里观察古兴,他还是没有任何异样,就是我一直提心吊胆,生怕他发现有人动了他的疫苗。

郁晨琳倒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洗碗时摔破了一个碗,我想应该是为了孩子的事情烦恼吧?

古兴和他的疫苗到底有什么鬼呢?他早晚会发现少了一瓶疫苗,只是时间的问题罢了,我觉得今晚肯定有大事要发生。

凌晨,还在睡梦中的我模模糊糊地感觉到一阵阵阴风吹拂我的面颊,冷不丁打了一个寒颤醒了。

睁开眼睛,贺弘睿食指正放在唇上做着禁声动作,接着打手势让我出去,我看了看正熟睡的如烟和霜铃,穿上衣服走了出去。

就知道今晚肯定有事。

屋顶上寒气逼人,但也较隐蔽,是说悄悄话的好地方。

“我们要去哪儿?”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贺弘睿神秘一笑,“去做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说完这话,他的目光变得幽深,表情凝重,“我说过两年之类要让你出师的,虽然现学速度较快,但危险性也大,你只要看着就好,随时准备逃跑,这些灵符你拿着防身。”

他拿出一叠黃符放到我手中,接着说:“那是防邪驱邪的,对人可就没用了,我再教你一个跑路绝招,隐身术。”

“我、我可以学隐身术,真……真的吗?”我激动得几乎不能言语。

隐身术可是高级法术,一般人是很难学会,一是得要有高人指点,二还要看学者的资质,在茅山法术里,隐身术至今还是个谜,连我爷爷也只听说未曾亲眼见过,今天我能有幸见到并学到,真是三生有幸。

“记得气功口决吗?”贺弘睿问。

我点头,“记得!”

每天静坐半个小时练气功是华义堂弟子必做的事情,一来可以强身健体,二来可以消除练武之人心中的戾气。

“好,现在先运气热热身。”他说。

我立即调整呼吸,两腿伸直,掌心相对,置于腹部处。接着摒除杂念,气沉丹田,再逆流而上,游走大小周天以及任督二脉。

贺弘睿继续指导我,“很好,现在意涌全身经脉,想着你的身体细胞从涌泉穴排出。”“跟着我一起念:虚虚幻幻,幻幻虚虚,亦真亦假假亦真,隐身!”

跟着贺弘睿的指导,精密地执行他所教的步骤,慢慢的,感觉四周变得空灵,其它的没有变化。

“没想到你资质挺不错的,睁开眼睛看看自己。”他赞赏地说。

我一睁开眼睛就伸出自己的双手看了看,没有,什么都没有,“哎呀玛呀,我成功了,师父快看!”

我实在是太激动了,可又不敢大声叫,情不自禁地抱住贺弘睿又跳又扭自嗨起来,突然,我发现一个问题,“咦,我还是可以碰得到你的。”

他好笑地看着这边说,“是你隐身,我又没有隐身,不过,别高兴得太早,凭你的功力,隐身术最多只能维持五分钟。”

“五分钟啊,能隐五分钟我就已经很满足了啦!”我还是很开心,已经迫不及待了,“那我们现在可以去干惊天动地的大事了吧?”

贺弘睿看了看手表,点点头,“差不多了,走!”说完冲着我吹了一口阴气,我的身体立马又出现了,并且还换上了一身黑色夜行衣。

看着重新出现的双手,我沮丧地撅嘴吐槽,“啊,被鬼吹一口气就还原啦,这也太低级了吧?”

“只有又帅又强大的强者才能办得到,而且必须得近距离吹气。”他说着搂住了我,看着我一张俊脸逼近,他的呼吸吹打在我的脸上,时有时无,似有若无。

“你……你想干嘛?我……我可是你徒弟。”我姑娘怕怕地看着他问道,惊天动地的事不会是那件事吧?

他微蹙眉头,俊朗的面容露出吃惊的神情,笑着点了点我的额头,“你这污烟污气的小脑袋瓜,整天都在想些什些,本少主是那种人吗?”

我捂着额头,用眼角的余光打量他,在心里吐槽,“难道不是吗?”

“好了,我们要走了,抱紧我。”他立即变得严肃起来,念起了咒语,“天地玄宗,万气本根,间随我心,转移!”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