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历史军事 | 花之秀

欢迎光临瓜子小说网!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暂无简介,请您先尝试阅读几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43章 :疫村有鬼(二十六)

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by 花之秀

2018-5-2 15:39

“我明白了。”我豁然开朗,“难怪得病的全是大人,因为小孩注射过疫苗解药,凶手怕这样容易暴露,所以才让第一批生病的是小孩,因为早发现,不但没有被隔离而且也全部好了。”看着贺清歌我继续说:“难怪你们让我偷疫苗,原来是这用意。”

“你们下地下室偷疫苗了?”郁晨琳不可思议地说:“你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怀疑我的?”

“我来回答看对不对。”我看着贺弘睿说,他从容地点点头,作出一副洗耳恭听的驾式。

看着郁晨琳,我开始罗列,“从火烧隔离楼,古兴只救小孩不救大人起;从如此严重的疫情期里你们还想着打脊髓灰质炎疫苗起……”说到这儿我顿了顿,脑子里继续搜索信息。

贺清歌接着我的话补充说:“从古兴不让我碰脊髓灰质炎疫苗开始。”

“我听别人说了,你们夫妻是两年前才来古溪村的,来历不明。来了古溪村当了村医后,你们确实做了不少好事,兢兢业业、一心为民,这也让你们获得了全村人的爱戴,所以大家对你们极为信任,绝计没有人敢怀疑你们。可我不明白,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古溪村的人跟你们有什么深仇大恨?”

郁晨琳突然变得紧张起来,“什么我们,利用病毒害大家的只有我,跟别人没有关系,我、我只是想看看那些病毒的效果。”

贺弘睿从容地笑了笑,问华俊曜,“你信么?”

华俊曜好笑地摇头,“不信,就凭她一个女人,也许能把整个村子搞得鸡犬不宁,但能怂恿村民烧隔离楼,还能在我们眼皮子底下,神不知鬼不觉地把赵光弟几个村干部杀了,绝不是一般人。”

“对,肯定不是一般人。”我说。

“哦,好,你来说说。”贺弘睿赞赏地看着我,“只要你说对或者猜对了,为师再教你一招驱邪绝招。”

这还差不多,总算能疗点屁股上的伤。

我内心激动,表面冷静,瞬间化作女侦探,摸着下巴说:“赵光弟他们三个死得太诡异,断头割皮、流肠烂肚,满身兽爪,表面上像是被野兽袭击,但只是身体被破坏,并没有少一块肉。

单凭这点,就能说明并不是单纯的野兽。死在家里的两个死者,房门并未被撬开的痕迹,桌上还有招待客人的水杯,现场也没有多少挣扎过的痕迹,这足以说明是熟人所为,而且应该是先将其毙命后再摧残尸体,否则死者不可能会不挣扎。”

贺弘睿满意地点点头,“嗯,说得不错!”

郁晨琳听了只是苦笑,“我都认了,把我送去警局或者关起来吧?我绝不反抗。”

“琳琳,把事实告诉我们吧?你不替自己着想,也要为肚子里的孩子想想啊!”我苦口婆心地劝郁晨琳。

郁晨琳低头看了看还未隆起的肚子,把心一横,闭上眼睛说:“这孩子本就不该这时候来到这世上,我就是害大家的凶手,我愿意承担一切刑责,快把我关起来吧?”

“别急,肯定把你关起来。”贺弘睿神秘地说。

我凑近贺弘睿的耳朵悄悄说:“她哪里有能力杀把三个大男人杀得毫无反击之力?”

“知道什么叫瓮中捉鳖吗?”他的目光变得悠远,嘴角噙着从容的笑意。

两个护士押走了郁晨琳,贺清歌走到我身边,也显得胸有成竹,“他那么爱她,怎么可能让她替他顶罪,我敢断定,他一定会出现的。”

下了山,天也亮了,许多村民已经聚集在古兴诊所要讨个说法,因为两天期限已经到了。

当我们押着郁晨琳来到他们面前,并把昨晚的事告诉他们后,全村顿时沸腾,愤怒的村民对着郁晨琳喊打喊杀,当然,我们是不会让他们伤害郁晨琳的。

我扯起大嗓门对大家说道:“大家静一静,我见意先把疑犯关在隔离楼里,估计今天解药检测会出来,等组织确认大家得的不是传染病后,警察就会来带走她了。”

赵村长附合我的话说道:“大家确实得冷静冷静,要知道杀人可是要偿命的,咱可不能为了一个丧心病狂的女变态,让自己的双手沾上血腥坐牢。”

大家被我们说服也同意把郁晨琳关进隔离楼,我们在古兴下楼之前先带走了郁晨琳。

时间算得刚刚好,郁晨琳前脚刚走,听到吵闹声后下楼的古兴后脚就走出了诊所,看他眼神迷离,走路摇摇晃晃的,我们几个便全部明白了。

看着大家纷纷散去的背影,古兴扶着可能晕眩的脑袋,问我们,“发生什么事了?”

“古兴,有一件事我们必须告诉你,但是你必须要冷静。”华俊曜拍着他的肩膀,沉重地说:“这次暴发的并不是瘟疫,而是有人往水库里放毒,因为水库水是定期放水的,所以上面查不出来水有问题。”

古兴眼神闪了闪,“哦,竟然是这样!”

“那个下毒的人已经被抓到了。”贺弘睿说。

古兴一脸惊讶,“哦,是谁,怎么抓到的?”

除了贺家兄妹,其它人都欲言又止的模样,最后一脸可惜地叹了口长气……装就得装得像点是吧?

“是你老婆。”以贺清歌的性格和处事,她能毫不拖泥带水地把事实说出来,即使事实能打击到别人。

听到答案后,古兴先是疑惑,思忖过后可能想起了昨晚经历过的事,接着便是明了的神情,眼底闪过一抹转瞬即逝的悲哀,最后闭上眼睛,一副大受打击并且崩溃的愤怒模样,双拳握得紧紧的。

贺弘睿悄悄地把我拉到他身后,我伸出脑袋要看,被他重新按了回去。

华俊曜有模有样要学,被贺清歌白了一眼一把推开,无奈之下接着摆出无辜的神情,跑到清歌身后抱住她,一副求庇护的夸张的可怜神情,清歌侧过脸看他,果然心一软由他了。

古兴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已是原来的他了,无法接受事实的无助,“不可能,不可能,你们肯定搞错了,琳琳她是懂一点医理,但绝没有能力研制什么病毒,肯定是……肯定是真正的凶手逼她这么做的。”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