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历史军事 | 花之秀

欢迎光临瓜子小说网!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暂无简介,请您先尝试阅读几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45章 :疫村有鬼(二十八)

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by 花之秀

2018-5-2 15:39

贺弘睿五指插入头发之中,烦躁地走来走去,最后认真地说:“好,如果你不是小希,那你告诉我,为什么你能解我身上的毒?”

门外的华俊曜又敲起了门,“小薇你到底在不在?”

“闭嘴!”贺弘睿朝门外大吼了一声,华俊曜嚷嚷道:“哥你吃枪药了吗?小薇可是女孩子,你可别吓坏人家,那我叫夏真待会儿再打来。”

华俊曜说完就走了,我也没留他,误会是时候该解开了。

我回答贺弘睿,“你说的问题,具体原因我也不是很清楚,可能跟我身上不同常人的血液有关吧?救你只是巧合,应该说我差点害了你。”

他听闻后完全不以为然,“哪儿那么多巧合?不仅跟我同一天生日,又是上官家的千金,鬼差怎么就找你不找别人,还能解我身上的蛇魔毒。大鬼法可是能看到过去预知未来的鬼神,他亲口说的,只有上官家的女儿才能解毒,绝不会有假。而刚好小希就重生在上官家,这是我在生死薄上亲眼看到的。”

“同一天生日,你几月几日生的?”我问他。

他回答道:“10月4日,听大鬼法说出解毒方法后,我父王就派人调查了,上官家千金确是10月4日生的,跟我同一天。同一天出生能结合天时地利、五行相生,能帮助配偶渡劫,有利于解蛇魔毒。”

我沮丧地摇头,“你认错人了,我的生日是12月25日,夏真才是10月4日出生,而且那天鬼差是先抓她的,我是后来被他们误抓的。还有……”

我顿了顿,自嘲地笑了笑,“我是上官家的养女,上官家只有夏真一个孩子,她才是千金,我不过是他们家路边捡来的孩子。

那天玉石项链会在我身上,是因为夏真把链子弄断了,我拿到街上刚刚修好罢了。我很抱歉,让你认错人了,为你解毒是我心甘情愿的,你不必放在心上,这事以后莫要再提,忘了它吧?”

贺弘睿听完我这番话愣了好一会儿,目光悠远似乎在思考,最后拧眉摇了摇头,“不可能,这中间肯定哪里出了错,或许……能帮我渡劫的上官千金与小希不是同一个人。”

“你不是说,亲眼看见生死薄上写着小希重生在上官家千金女身上吗?”我说。

他顿了顿说:“我只看了一眼,也许有我没有注意到的地方。”

“让你看清结果也是一样,别再自欺欺人了。”我苦笑。

他迷茫地看着我,朝我走来,“你说夏真才是小希,可是为什么我对她没感觉。”伸手要触碰我的脸,我把脸轻轻一转避开,他的手停滞在半空中。

“话我已经说完了,我去接一下夏真的电话。”说完这话,我几乎是用逃的开门跑了出去。

身后传来贺弘睿的喊叫声,“你就是小希,我会证明给你看的。”

出去后我找到了华俊曜,借了电话与夏真通话。

“姐,我听说古溪村闹的不是传染病而是人为下毒,那我是不是可以过去了?”

电话里传来夏真雀跃欢快的声音,听声音就知道她有多么的迫不及待。

“什么你要现在过来?可是……虽然没有传染病,但是有坏人,还是有危险的。”我说:“你乖乖地待在华义堂,我们很快就要回去了,回去后姐姐有件很重要的事要跟你说。”

说到这儿,我的心就像是掉落了万丈谷底,说话也提不起劲了,“你……你知道后肯定会很开心的。”

“什么事啊?”她问。

“电话里说不清楚,见面后我们好好聊。”我说。

夏真说:“可是……我现在就想见到你们……”

就在我和夏真讲电话的同时,华俊曜似乎发现了一件很紧急的事情,慌慌张张地从古兴房间方向那边跑过来,“哥,不好了!”

“好像有紧急情况,夏真,姐不跟你说了。”我挂掉电话,连忙去追华俊曜。

贺弘睿一打开门,华俊曜拉着他就往古兴房间跑,边走边说:“古兴一整天都没出来了,尤其是刚才,敲他一次房门,他就说一次‘我想静一静,请不要打扰我!’一直重复地说着,太奇怪了!”

来到古兴房门前,贺弘睿面色沉凝起来,“糟了!”说着话他已经一个闪身穿墙进去。

古兴果然已经不在房间了,房门后放着一架录音机,录音机正对着门,开关按钮上放着类似感应器的东西,只要有人一敲门,录音机便会放出这样的话,“我想静一静,请不要扰扰我。”

“好狡猾的古兴,还好贺清歌她们守在隔离楼。”华俊曜看着录音机说。

“快去隔离楼。”贺弘睿沉着脸说完,要用瞬间转移。

“带上我。”在他要消失之际,我跑过去抓住了他的手臂,然后整个人被他拖了起来,硬生生地往墙上撞,还未习惯感受这种超人类技能,条件反射性地抬手挡了一下,接着周围空间一阵变幻,秒穿到隔离楼前。

这瞬间转移真是帅呆了,总有一天我也要学到。

来到隔离楼,里面的所有病人都已经转移,郁晨琳被关在哪一间只有贺弘睿知道。

此刻,整幢隔离楼被一股黑色雾气笼罩,阴煞之气弥漫每一个角落,安静得可怕。

“情况不对,好强的妖煞之气!”看着眼前肆无忌惮的妖煞之气,贺弘睿立马变得警惕起来,像一只被伏击的愤怒猎豹,随时准备跳起来把四面八方的敌人撕个粉碎。

我暗吞了口口水,与贺弘睿背靠背站着壮胆,“我、我也感觉到了,可是……清歌他们呢?”

贺弘睿拿出手机拨打清歌的电话,结果没打通,又拨打了温苹和穆兰的电话,还是没人接。

“他们不会出事了吧?”我好担心。

贺弘睿收起手机,“只有我知道郁晨琳在哪儿,在他没找到郁晨琳之前,我们谁也不会死。”

才说了几句话,周围黑雾骤浓,隔离楼的大门都看不见了。

紧接着,大楼左右渐渐衍生重影,我以为是自己眼花,用力地眨了眨眼睛,才刚眨完,大楼变成了三幢,三幢又再衍生重影增加楼房,以排山倒海之势向外扩展,直到把我们团团层层围住,形成一个一眼望不到边的巨大迷宫。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