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1章 初遇

公主难追,腹黑世子矜持点 by 余沫

2018-5-2 15:39

清晨,在所有人熟睡之时。

在皇宫的一处偏僻的树林里,只有八岁的沐瑶语翘着二郎腿躺在一颗粗壮的树上,闭着眼睛,清寒的月光透过树叶撒了下来,斑斑点点。

“大哥”一个被刻意压低的声音从树下传了出来。

沐瑶语听见后慢慢睁开眼睛,却没有动弹。

“咋啦?”另一个人也压低着声音回应着。

“第一次干这事,我怕。”那人声音颤抖的说,却还是压着声音。

沐瑶语歪过头,朝树下望去。

在月光下只是看见两个晃动的黑影,其中一个在另一个的头上猛的拍了一下:“怕什么,只要干完这事,我们下半辈子就不用愁了。”

小弟不再说什么。

沐瑶语轻手轻脚的坐了起来,在低头看着在自己这一棵树下的两个人,虽然没有看清这两人的模样,但凭借着月光也看清楚了这两人穿着夜行衣,一个畏手畏脚的手上拿着两把铁铲,蒙着脸,弯着腰蹑手蹑脚,而那另一个人还扛着一个不停扭动麻袋。

沐瑶语勾起嘴角轻轻笑,皇宫最近真是越来越热闹了。

另一个人把背上的麻袋轻轻的放在地上,完全没有发现树上的沐瑶语。

畏手畏脚的那个看着扭动的麻袋,扭头看着刚刚扛着麻袋的人,而那人则专心致志的看着麻袋。

于是那人就放下铁铲看着紧张的问着:“大哥,那个人让我们怎么处理啊。”

被叫做大哥的那人头也不回的说出两个字:“活埋”。

小弟明显被吓到了,一下子忘记了压低声音:“啊?”

大哥一皱眉:“有什么好奇怪的,那些大宅子里的事我们又不懂,反正做完这一单,也就不用干了。”

沐瑶语有些错愕,这次居然不是皇宫里的人。

大哥解开了麻袋上的绳子,麻袋散落了下来一个大约九岁穿着锦衣华服的小男孩出现在沐瑶语的视线之中。

小男孩眼睛上蒙着黑色的布,嘴巴被塞着布,手被绑在身后,脚也被绑着。

可是沐瑶语认出了他。平王府的小世子夜宇澈吗?原来他们平王府也有不省油的灯啊!

夜宇澈感觉到麻袋被解开了,不敢动弹。

小弟看着夜宇澈对另一人问道:“大哥,埋哪?”

大哥挺直背,向四周望了望这还是决定速战速决就埋在这里了:“就埋在这棵树下。”

大哥向着夜宇澈拜了三下对着他说:“小世子,小世子,我们只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您死了之后就不要来找我们了,去找那个害您的人。”

一旁的小弟拿起在地上的铁铲,在树下挖着,看见大哥的动作后也向着夜宇澈拜了拜。

之后,两人拿着铁铲不停挖着。

夜宇澈仿佛害怕的一动不动,但是在他上方的沐瑶语可是把他的小动作看的一干二净。

夜宇澈靠在树下,双手上拿着一个碎掉的茶杯碎片在不停的磨绳子,已经磨了三分之一,但由于碎片十分锋利,夜宇澈的双手也被划的满手鲜血,所以过不了多久,他也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

平王府的小世子好像挺有趣的,一点都不像那些王孙公子遇上这种事只会哭个不停,也许救他也不错嘛。

沐瑶语想完这些,从身上扯下两颗珍珠在手中抛起,又抓在手中。

虽然有些可惜,但还是值了。

沐瑶语拿着珍珠对着两个人的后颈,眯着眼,用力一弹。

“咻”两颗圆润的珍珠撕裂空气,径直向那俩人的后颈飞去,果不其然,那俩人毫无防备的被砸晕了。

还在割绳子的夜宇澈因为眼睛被蒙住所以其他器官变得异常敏锐,夜宇澈突然听见东西倒下的声音,警惕的停下手上的动作,神经紧绷,身子微微向前面倾斜,想要听得更仔细些,却什么也没有听到,夜宇澈修眉一皱,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沐瑶语从树上跳了下来,稳稳的站在夜宇澈前面,背对着夜宇澈,夜宇澈敏听见落地的声音。

沐瑶语一转身面对着夜宇澈,迟疑了一下慢慢走进,夜宇澈也感觉有人走进却想退不能退,全身警备的盯着前方。

“放心吧,我可没有兴趣杀你。”沐瑶语也看出夜宇澈的警备。

夜宇澈原本以为会是什么绝世高手救的他,却没有想到声音却是一个小女孩的声音,可是能够自由进出皇宫的人这天下可没有几个。

“你又是谁。”夜宇澈疑惑的问,嘴巴里塞的布已经被挣脱掉了,沐瑶语并没有回答,只是走到夜宇澈身旁:“一会你就知道了。”

夜宇澈感觉到沐瑶语走的自己身旁也配合的把手上的茶杯碎片放下,将手扭到沐瑶语前面。

沐瑶语看着夜宇澈被血包裹的手,仔细检查了没有继续流血后,解开了绳子。

夜宇澈一被解开绳子后,就连忙扯开蒙在眼睛上的黑布。

“五公主沐瑶语?”等夜宇澈适应光亮后看清眼前穿着绿色衣裙的人儿,不免的惊呼。

他曾进宫参加过宴会自然是认识沐瑶语的,只不过他把谁都想过,就是没有想到她。

五公主,夜雨国皇上的幼女,深受皇上宠爱,但母妃逝世后,皇上就开始不怎么待见她了,而同父同母的四皇子与她的处境也差不多,却更凄惨一些,还好五公主平日里并没有疏远四皇子,所以四皇子也没有受到过分的欺辱。

“自然是我。”沐瑶语又走到夜宇澈身前,伸出手打算帮夜宇澈解开脚上的绳子。

夜宇澈下意识移开脚,沐瑶语伸出的手僵在半空,夜宇澈回过神解释道:“我可以自己来。”

沐瑶语收回手,站了起来径直走到那两个人旁边,捡起自己掉落在地上的两颗珍珠,放回口袋里。

夜宇澈也解开了脚上的绳子,走到沐瑶语身旁。

“你应该清楚他们的财主吧。”沐瑶语狡黠的笑了,这句话不是在问夜宇澈而是在陈诉一个事实。

夜宇澈看着沐瑶语点点头。

沐瑶语说:“我刚刚只是砸晕他们,所以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赶紧走吧。”力气还是不够,不能够直接杀了他们。

夜宇澈扭头看着只有自己肩膀高的沐瑶语说:“往哪里走?”

沐瑶语向漆黑的四周看了看:“东边是皇宫,北边是宫门,不过有侍卫,西边是宫墙,南边是树林的中心,你选择哪边?”

夜宇澈不假思索的说“南边。”

沐瑶语疑惑,却没有说什么,看了一下夜宇澈手上因为解绳子而又崩开的血流不止的伤口,毫不犹豫的从裙摆上撕下来一条布条,夜宇澈正打算离开却听见物体撕扯的声音,回头看着沐瑶语。

夜宇澈惊讶“你。在干嘛?”

沐瑶语不说话只是走到夜宇澈面前,把布条又撕成两半,将他的手牵起,把布条缠上夜宇澈的手。

过了一会儿,夜宇澈颤抖的把两只手抬起来,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被圈成粽子的一双手。

沐瑶语无所谓的摆摆手:“我知道你很感动,不用这样子的。”

夜宇澈心里默默吐槽,你哪里看出来我在感动。

沐瑶语不再管夜宇澈,大步向前走去。

等两人的身影越走越远,一个白色胡子的老头从天而降,看着沐瑶语和夜宇澈的背影,一只手摸了摸白色的长胡子,转身看了看倒在地上的两人,掌心一动,就看见原本躺在地上的那两人一动便没有了气息。

沐瑶语感觉到身后有一道目光注视着他们,停下脚步,回头看了看,却没有看到任何异常。

“怎么了?”夜宇澈看见沐瑶语停下脚步回头看后也学着她回过头去看,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后,开口问道。

“没什么。”沐瑶语收回视线,向前走去,夜宇澈也连忙跟上沐瑶语的脚步,两人向着南边一直前进。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