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历史军事 | 花之秀

欢迎光临瓜子小说网!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暂无简介,请您先尝试阅读几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51章 :疫村有鬼(三十四)

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by 花之秀

2018-5-2 15:39

你真以为她是去替你下毒的吗?你错了,不是。我们当时也以为她是去下毒的,可是后来清歌拿她下毒后的水去化验,结果水里不但没有毒,而且还是可解gx病毒的解药,她给大家解毒并承认下毒是替你赎罪。”

“怎么会这样?琳琳……她背叛我,居然站在他们那边。”古兴放开了我,又哭又笑疯疯颠颠的。

我一看急了,“你的思想也太极端了吧?好的都能被你想成坏的,她明明是太爱你了,宁愿牺牲自己来唤醒你的良知嘛!”

我试图与古兴做更多的交流,情况时好时坏,也不知道有没效果,就在这时,厂房外面突然响起了贺弘睿的声音,他终于找来了。

“古兴,欺负一个女人也太不要脸了吧?是男人的话就出来正大光明地单挑,畏首畏尾躲在暗处,你是胆小鬼吗?”

听到声音,古兴立马变得紧张起来,“真是小瞧他了,居然能找到这儿来。”说完五指变成锋处的鹰爪,一把抓住我扣住我的脖子。

贺弘睿又说:“小薇,你没事吧,他有没有欺负你?不用怕,说出来,他怎么欺负你我就叫那些人怎么欺负他老婆。”

听贺弘睿一言,我一副“你惨了”的神情看着古兴,他很显然吓到了,慌忙一缩手放开了我,担心地说:“我刚才不是故意要欺负你的,你别告诉你男朋友。”

“他才不是我男朋友,他是我师父。”我尴尬地驳了他一句。

古兴不耐地说道:“都一样啦!”

我环起双臂,神气了起来,“不告诉也可以啊,那就出去光明正大的应战啊?”

他现在受了伤,只要不挟持我,贺弘睿的胜算很大。

古兴有些犹豫,想了想说:“哼,我才没那么傻,他们肯定在外面布下了天罗地网抓我。”

“呸,你以为他是你啊?”我嗤之以鼻,为贺弘睿辩驳道:“我师父是一个说一不二的人,他说跟你单挑就是单挑,才不会使阴招。”

听我这么一说,古兴有些动摇了。

贺弘睿趁热打铁继续怂恿,“古兴,你不想见你老婆了吗?本尊在此承诺,若是你打赢了,就还你老婆并无条件放你们走,哪怕是打输了,也让你见见她,不过你得服服贴贴地去警局自首。”

“此话当真?”古兴闻言顿时激动起来,那自信的样子,好像他一定会赢。

“本尊承诺过的事,还从没有没兑现过的。”贺弘睿信誓旦旦地说。

“好!不过……要是我赢了,得加一个条件。”古兴的精明狡猾让我很意外,敢情平时的老实都是装的。

“你说。”贺弘睿简明地说。

古兴的得意与兴奋溢于言表,他说:“我赢了,你不但得把我老婆放了,还得带着你的人滚出古溪村。还有……开战前给我一个小时的时间,一个小时后我们一战定胜负,”

“古兴,你不要太过分……”说这话的是温苹,后面的话似乎被贺弘睿给拦了下来。

“就这么说定了。”贺弘睿说:“不过,这一个小时小薇要是少了一根汗毛,我饶不了你。”

“这也是我想对你说的话,你最好能保证他们不伤害琳琳。”古兴放松了许多,看着我继续说:“我与小薇即无怨也无仇,只要我们安然,她一定也能无恙。”

“她都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能无恙才怪?”温苹尖锐地说。

古兴闻言看了我一眼,我连忙捂住肚子装可怜,“哎哟,肚子好饿啊!哎呀好冷啊!”

古兴见状竟面露一丝愧色,可怕能郁晨琳也受到同样的待遇,他急忙朝外面喊去,“那你们送点食物还有保暖的衣服放门口。我警告你们,别耍花招,否则……大不了大家同归于尽。”

“小薇,你忍着点,我马上让温苹送来。”贺弘睿说。

我本想借着跟贺弘睿说话的机会,透露一些古兴有上古神物的信息给他,可古兴像是猜透似的,捂住我的嘴不让说。

这妖怪不笨!我也只能作罢。

五分钟后,食物和衣服放在了门口,是古兴开门拿的。

他还挺谨慎的,把食物篮子还有男式大棉衣都检查了一遍后才放到我面前,然后开始运功疗伤。

他的疗伤过程可神奇了,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传说中的女娲灵石。

他先是盘坐在地上,双掌置于腹前,掌心相对,看他屏息凝神的样子应该是在运气。

大概过了两分钟,他的双掌中间隐约出现了红光,红光越来越亮,直到能清楚地看见一片光滑、近透明的碎石片悬浮在那里,那碎石片并不全是半透明状的,还有中间还有一点红色,要不是残缺不全肯定很漂亮。

真正的妖精是用内丹修炼的,像古兴这种结合灵石和邪念,而以人化妖的妖怪,灵石就等同于他的内丹。

现在,他就是在用灵石运功疗伤。

贺弘睿真是一点儿也不担心,还真君子让他疗一个小时的伤,当不了君子的我,真心觉得难以理解,真是男人心海底针呐!

不过……他是不知道古兴有那么厉害的法宝,我得帮帮他想个法子捣捣乱,使他不能完全恢复才行。

思及如此,我拿出篮子里的碗筷,给自己装了一碗面条,温苹做了一大盆的面条,瞧那份量像是把古兴的份也给做了,居然对他那么好,真是费夷所思!

看着面条,觉得面很眼熟,细细一想,才想起原来这面是郁晨琳的家乡面,我吃过两回,那面的味道很特别,加了独特的酱料。

莫非这面是郁晨琳做的?

我灵机一动,心想:他应该肚子也饿了,也许我可以用这面令他分心疗不成伤。

有了主意,我捧起面条使劲地朝面条吹气,把诱人的香味往古兴那边吹,接着夹了两根面条放进嘴里,然后吸得“嗖嗖”响,一个劲的发出满足的吧唧声。

“嗯,好吃好吃!”面条一入嘴里,一股酸味刺激着我的味蕾。

奇怪,这面怎么跟平时的味道不一样?

即使如此,我还是装出一副吃到绝世美味的神情继续诱h惑他,贺弘睿让郁晨琳做面条肯定别有用心。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