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历史军事 | 花之秀

欢迎光临瓜子小说网!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暂无简介,请您先尝试阅读几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57章:疫村有鬼(四十)

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by 花之秀

2018-5-2 15:39

听完李静雅的话,古兴哭得更厉害了,握着妈妈的手不愿放开,“妈,您受苦了,都怪我。”说着就打了自己一巴掌,“都怪我把心思全放在报仇上,没有去找你,如果我当时能把心思放在去各大医院寻找你上,说不定早就找到你,跟你团聚了。”

云贞抓住儿子的手,还有李静雅的,哭着对李静雅说:“我不是说过了,一切都过去了,不要再提了,我原谅你了,早就原谅你了。”

李静雅大哭,“对不起,云贞,谢谢你!”

古兴低下了头没说话,云贞拉起古兴的手,说:“孩子,那些人当年只是太害怕了,他们不是故意的,一切都过去了,放下吧?只要你放下,你就能有妈妈,还有那么善良美丽的妻子,不久的将来还有可爱的孩子,回来吧?不管多少年,我和琳琳还有孩子在家等着你。”

“妈!”郁晨琳挽起云贞的手,与她并肩而站,摸着肚子含泪笑看着古兴,“我们等你回来。”

古兴哭着跪地,给了母亲三个响头,起身后对贺弘睿说:“我先给小薇解了幻睡术,然后再去自首,gx病毒是我投的,虽然也放了解药,但投了就是投了,一人做事一人担,我会交代一切的。做多少年的牢,我都没有异议。”

我在一旁早已哭成了泪人儿,一听要给我解幻睡术,立即打起了精神。

古兴说着突然愣住了,“对了,华俊耀不是死了吗?那我还是杀了人。”

说到华俊耀,我便伤心不己,大师兄死得太惨了,清歌现在肯定很伤心。

贺弘睿却是一脸的无所谓,推着古兴往厂房那边走,“他死不了,快把小薇给我放出来。 ”

“你骗我吧,头都断了怎么会死不了?”古兴边走边说。

“就是,头都断了怎么会死不了?”我飘在他们身后说。

厂房打开,贺弘睿以最快的速度冲到我身体旁边,然后伸手捏我的脸,“小胖猪别睡了,快醒醒!”

飘在半空中我就像被一道雷给劈了似的,摸上自己的脸大受打击,“小胖猪?”

见我不醒,贺弘睿一时情绪失控,抓起古兴的领子兴师问罪,“你tmd把她怎么了?”

“是幻睡术,我解开就是。”古兴解释道。

贺弘睿松开古兴,古兴来到我身体旁边,默念了两句咒语,在我额头上弹了弹,然后说:“可以了。”

幻睡术解开了,可我们等了一分钟又一分钟,还是不见我睁开眼睛。

我一遍又一遍地躺下又起来,躺下又起来,地魂总是不能跟身体合一,吓得我都慒了,“糟了糟了,回不去了,这下我要变成傻子了,不要啊!”

贺弘睿和古兴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的身体,总不见效,古兴竟比贺弘睿还紧张,“我明明已经解了幻睡术,怎么会这样?不可能醒不过来啊。”

贺弘睿把手按在我的脑门上探了探,然后松了一口气,食指在我鼻头上宠溺地点了点,摇头笑了笑,“能出去不知道回来。”

我就在他身旁,他却看不到我,见他点我的鼻子,不过是个小动作,可心里仿佛有一根心弦被拨动了一般,让人无法平静。

摸着自己的鼻子,然后强装镇定地吐槽他,“还说我,你不是很厉害吗,怎么看不到我?”“趁他看不到我,要不要捉弄他一下,比如揪他头发、抓光他的衣扣……”

嘴上说着,眼睛已经在他身上乱瞄,找着可以入手的地方欺负,突然发现他的衬衫领前已经掉了一颗扣子,胸肌若隐若现。

我、我发誓不是故意要看的,天知道人家一向对肌肉男没有反抗能力的,困难地干咽了一口,思绪飘入污区,自言自语起来,“那天晚上太黑了,又紧张,没看清,好可惜……”

我说话的同时,贺弘睿开始有所动作,左手做出咒手印,右手在我脑门上画了一道符咒,口中念道:“人身在世,三魂归一线,急急如律令!”

这是高级快速归魂咒,念完咒语,他像是听到我说话似的,眼睛突然瞟了过来。

我吓得赶紧捂住嘴,下一秒钟魂魄突然不受控制地飘起来,“啊啊啊——”“咻”的一下,迅速往地上的身体冲去。

地魂回到身体,耳朵能听到外界的声音,身体也能动了,可贺弘睿一句话使我想动也不敢动,只能装晕。

他说:“那天晚上的确黑了点,不过没关系,以后有的是机会,你想看的话随时都能看。”

“……”我晕,我晕,我晕晕晕!

“她怎么还不醒?”古兴问。

贺弘睿没出声,一把将我砍在了肩上,对古兴说:“理解一下,她害羞!”

“……”呜呜!为什么我不真晕啊?

我们是一路步行从村尾郊外横穿到村头的,要想出村就必须走过村头那座村牌坊,警车应该会停在村马路口那里。

途中,贺弘睿就用手机打通了黃警官的电话,古兴亲口认了投毒的罪并自首,古溪村已经解了隔离的禁,警车待会儿就会来提人。

一路颠了那么久,被某人扛在肩上的我差点没把面条吐出来,快到村口的时候天已经亮了,接到消息的村民全跑到村口等我们。

我睁开一只眼睛偷偷地看了看,然后假装惊讶地嚷叫起来,“哎呀,我怎么在这儿啊?快放我下来。”村口人那么多,被扛在肩上实在是不好看啊!

可能头朝下太久了,站到地上后人还真有些晕,我东倒西歪乱晃悠,眼睛还翻白眼,贺弘睿好笑地看着我,走过来捏我的脸,“难受怎么不下来?又没人笑你。”

我无语地看他,明明他就在笑,对了,他不是人。

气愤地推开他的手,护住自己有些婴儿肥的小包子脸,然后抗议道:“贺——”差点指名道姓地叫他,不知怎的,就是不习惯叫他师父,可是,不习惯也得习惯,以后得改改口,“师父,以后能不能不要捏人家的脸,人家脸上的肉已经够多了,会越捏脸越胖啦!”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