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历史军事 | 花之秀

欢迎光临瓜子小说网!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暂无简介,请您先尝试阅读几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59章:疫村有鬼(四十二)

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by 花之秀

2018-5-2 15:39

李静雅显得极为震惊,拉着丈夫小声地问话,赵村长低头不言语整个人显得不在状态。

“证据在这儿。”人群后面突然有人大声说道,接着黃警官带着四个警员慢慢地挤了进来,大家并不是很配合让开,急得黃警官大声喝斥,“你们这是妨碍警务人员办公知道不?都给我走开。”

贺弘睿看了一眼黃警官,然后对大家说:“你们不是想知道真正的凶手是谁吗,你们不是要证据吗,证据在黃警官那儿,杀人凶手是谁警方也已经查出来了。”

听了贺弘睿的话,大家迅速让出了一条路,黃警官和四个警员这才顺利走了过来,不过帽子被人踩扁了,头上的地中海发型也乱了,显得很是狼狈。

身边的警员戴好自己的帽子,再捡起黃警官的帽子帮他戴上,一阵手忙脚乱。

黃警官气得脸上肌肉都要抽筋了,发飙骂道:“你们是不是都想进局子喝西北风啊?”

身边的警员连忙安抚,“头儿,忍住忍住,我们就要破案立功了。”

黃警官看了贺弘睿一眼,硬生生地把窝囊气给吞了,接着举起手中的扩音器,清清喉咙对大家说:“是的,关于你们古溪村的投毒案件与七条人命案,我们警方都已经成功破了案。

古兴对投毒供认不讳,但他并不是真正的凶手,由于此案特殊,大家又只是想要个交代,那我今天就破例现场说明一下。

我们在高元晨、郭白华还有曾英这三个死者床头的杯子里,找到了同一个人的唾液dna,而这个人就是另一个死者赵光弟的,由此可推,这三个死者死前都见过赵光弟,而赵光弟的死亡时间比他们要晚一个小时。

四个死者的死亡现场表面看起来像是被野兽攻击过,而古溪村有山有水自然条件好,过去也出现有野兽出没,自然是没什么好奇的,但是……那些爪抓痕我们找专家鉴定过了……假的,不仅如此,房间也凌乱的太有规律了,明显是有人故弄弦虚。

本来,案了到了这里便没有了进展,可是法医刚在不久前传来消息,在赵光弟身上找到了其它三个死者的血液。所以这三个死者很有可能是赵光弟杀的,可是……难道赵光弟也杀了自己吗?呵呵,好奇怪是吧?”

“怎么会是赵光弟呢?”我意外极了。

大家非常认真地听着黃警官分析案情,但他说到这儿,突然停了下来,笑得有些尴尬。

接着,只见他很自然地靠近贺弘睿,一边背着手,一边捏着喉咙再次清了清:“最近查案上了火,喉咙疼得话都说不了了。”

身边的警员很默契地递去一瓶矿泉水,黃警官接过喝了一口,然后继续说:“接下来就由协助我们警方办案的贺总教头替我把话说完,他也都知道。”

“……”无语加一条黑线,我就知道这位警察蜀黍会酱紫。

“快点说吧,急死人了。”很多村民都已经等不及了。

贺弘睿不喜欢大声说话,现场人这么多,表情显得不大情愿。

这时,我想到了扩音器,一把抢走了黃警官手中的扩音器,举到贺弘睿嘴前替他拿着,笑盈盈地说:“看看,知道有徒弟的好处了吧?”

他倒是一点也不客气,只是淡淡地看了我一眼,然后张口就说:“那我就不多废话了,其中一个凶手的确是赵光弟,除了唾液,杯子上也有明显的擦拭痕迹,赵光弟擦指纹的行为很可疑。最重要的是赵光弟的内裤暗袋里有一张两百万的中奖彩票。”说到这里,贺弘睿看着黃警官解释道:“这是你们的现场法医工作时,我看到的,不好意思我眼神好。”

贺弘睿嘴上说着不好意思,可我看他明明就一脸骄傲,不过,他为什么说“其中一个凶手”,难道真凶不止一个?

“哦对,是有一张彩票。”黃警官一幅恍然大悟的神情,“不过……有中了两百万吗?我怎么……”

黃警官话才说到一半,身边的小警员大声清喉咙干扰了他说话,接着小警员凑近黃警官咬起了耳朵,我听到他讲,“的确是中了两百万,您亲自查的是上一期的。”

“不早告诉我,害我丢脸。”黃警官咬牙切齿地k了一下小警员的脑袋。

“没丢没丢。”小警员抱着头缩着脖子谄媚笑。

黃警官看着贺弘睿挺着身板,摆着架子打起了官腔,“本来这是我们警方的秘密档案不能说的,既然贺总教头是自己发现的,而且案子也已经破了,那就请贺总教头继续代我说吧!”

贺弘睿也不推搪了,“大家都知道,赵光弟在外面欠了两百万的赌债,之前就已经证实他假公济私,想借烧隔离楼之名除掉在隔离楼养病的三个债主。

刚好就是两百万,九叔虽然已经死了,可他的儿女还在,这钱还是要还的。赵光弟中了奖可是却没提还钱的事,而死者高元晨就是彩票店的老板,其它两位死者也是彩票店的常客。包括如烟妈妈和第一个死在阳光下的gx病人王彩华,这些死者有一个共同的习惯,就是买彩票。”

贺弘睿说到这儿,大家已经按捺不住在底下开始猜测了,高元晨的老婆管敏站出来气愤地说:“我想起来了,前几天我才公跟赵光弟他们几个喝酒喝到很晚,还说什么一定保守秘密,有福有享,有难同当什么的。

肯定是赵光弟杀我老公的,那晚我刚好回娘家,要不然我肯定也会死在他手里。我老公跟我说过,他说过一阵子会有一笔钱进帐,到时候我们就有钱盖房子了。我问他是什么钱,他又不肯说,就让我这阵子少回家……他肯定是怕赵光弟杀人灭口,我老公不是贪钱的人,肯定是赵光弟逼他要的钱。”

管敏边说边哭,不忘替自己的丈夫开脱。

“可是……赵光弟也死了呀?就凭杯子上有他的唾液就说他是凶手,未免也太牵强了点吧?”有村民表示疑惑,我也一样。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