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历史军事 | 花之秀

欢迎光临瓜子小说网!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暂无简介,请您先尝试阅读几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61章 :疫村有鬼(四十四)

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by 花之秀

2018-5-2 15:39

破了案,最开心的莫属黃警官了,乡亲们不断地向他道谢,还说明天要送一块超级大匾要送到警局去,表彰他的英明神武,他很客气委婉地拒绝,笑得满脸都是牙齿,春花那个烂漫。

直到要离开的时候,他凑近贺弘睿,低声问道:“我们什么时候拿到过赵碧双的皮肤角质啊,我怎么不知道?”

贺弘睿耸耸肩,一脸的认真,“没用的事,我一般不去记的,因为浪费脑内存,我有说过这话吗?”

黃警官指着贺弘睿,贼笑不己,“明白!明白!”

我惊讶不己,“这样也行!”伸长脖子也凑过去,好奇地问,“那你是怎么怀疑到赵家兄妹的?”

贺弘睿解释道:“发现死者尸体后,他们兄妹不但没有表现出伤心,反而故意散播鬼神论,赵光弟可是他们的堂弟,还是一起共事的同事,难道不奇怪吗?李静雅心里本就对郭家愧疚,又是云贞的好姐妹,于是他们就先把她引导上去,再先让她说出口,等他们说的时候就顺理成章了。

那件事在村里几乎是无人不知的,农村迷信都相信鬼神论,相信的人多了,也就变成真的了。诬陷不存在的鬼而己又不是人,他们自然心安理得。

因为没有目击者,他们又有李静雅做掩护,后来得到的信息越来越多,可个个都指向死者赵光弟,答案反而越不清晰了,但我很肯定是他们,所以就赌赌他们的心理素质喽!”

“搞半天原来你是瞎猜加****运啊!”我惊讶极了。

贺弘睿尴尬地顿了顿,好笑地说:“原来你这么耿直啊?”

“赵董事老实,赵碧双胆小,我们稳赢的,贺总教头!”黃警官加强“我们”二字,很豪气地揽住贺弘睿的肩膀,“贺总教头你这个朋友我黃某人交定了,以后我有什么困难就去找你。”

“……”我无语头上加三条黑线。

“哈哈……开玩笑,开玩笑,你有什么困难就来找我!”黃警官笑着补充说道。

贺弘睿似乎很不喜欢与别人有身体接触,先是无语地看了一眼黃警官,然后很不给面子地走开。

黃警官尴尬地把手缩了回去,然后朝村民们咧嘴继续笑,转身上了警车,在车上挥手致意,神采飞扬,“为人民服务,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千万别送牌匾啊!”

……

回古兴诊所的路上,我把女娲灵石碎片拿出来给贺弘睿看了。

“这是女娲灵石,我小时候曾经在我父母那儿见过,一场大火之后它就丢了,后来我父亲回去寻找,只找到了装灵石的链盒子,灵石自此流落人间,不知去向。”

贺弘睿说着,右手一张,变出一条银项链,坠子是一个圆形盒子,看起来像以前的怀表。

他打开“怀表”的盖子,里面是空的,再把那片女娲灵石碎片放在了一角,长度刚刚好吻合,一放进去,灵石便闪过一道金光。

“女娲灵石是摔不碎的,肯定是有人故意弄碎的。”贺弘睿说着把银项链挂在了我的脖子上,“难怪古兴会变得不人不妖的,本来拿女娲灵石修练就不好控制,缺损的灵石又有缺点,是很危险的,但是善良之人佩戴是对身体有好处的,古兴说得没错,你最适合当它的主人。”

“对身体有好处,那要是给夏真戴,她的病会好吗?”我把小盒子握在手心,心里满是期盼。

贺弘睿若有所思地说:“她有严重孝喘是吧?我想如果能集齐所有的灵石碎片,再让清歌用灵石替夏真治疗,她的病肯定能根除。”

“就这一片不行吗?”必须集齐全部碎片这也太难了。

“可以是可以,但是碎片毕竟只是碎片,它有缺陷,搞不好会让夏真变成第二个古兴的。”贺弘睿严肃地说:“当然,夏真是个好女孩,但还是小心点的好。”

我理解地点点头,有些失望,夏真的病是我心里最大的痛,“那要怎么才能找到其余碎片呢?”我问。

说到这儿时,已经能看到古兴诊所了,贺清歌焦急地在门口徘徊,一看到我们就冲了过来,打断了我们的对话。

“哥,你不是说俊曜会复活的吗?可是都一天一夜了,他还是死人,你是不是骗我?”贺清歌眼睛红肿,声音沙哑,面容憔悴得让人差点没认出是她。

“忙着那边的事,倒把这事给忘了。”贺弘睿淡淡地笑了笑。

贺清歌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神情,“你就是这么对自己的兄弟的?”

“华少真的能复活吗?”头都断了居然能复活,虽然不可思议,但是十分令人振奋。

贺弘睿两手分别揽住我和贺清歌的肩头,对我说:“本少主什么时候说过假话了?”再把头转向另一边的清歌,然后说:“这事要靠他自己,他肯定希望守在他身边的是你,我在那儿又没用。”

“你怎么知道他会复活的?一样是人鬼混血,可是他却跟我们不一样,从小到大我都没见过他有什么特殊的地方,除了读书跟做研究什么都不会,小时候哪一次不是受个小伤就哇哇大哭的。”贺清歌脸上全写着“担心担心担心”。

来到华俊曜床前,一张白色被单将他从头盖脚,贺弘睿伸手掀开了被单,一边说:“我是没有见过,可是他妈妈在电话里亲口对我说的,难道还有假?”

“师父真是这么说的,你有没有听错,要不我们再打……”贺清歌的话就此打住,我们三个都被眼前的画面给深深地震憾住了。

在贺弘睿掀开白色被单的时候,一颗干巴巴的人头骨碌碌地滚了下来,掉到地上还弹了弹,“咚咚”声音十分清脆,滚到我脚边,对着我龇牙,吓得我整个人跳起来。

惊魂未定,又一拨震憾来袭。

华俊曜的项上人头竟好端端地待在他的脖子上,光滑如昔。

“哇噻,华少不会是壁虎变的吧?”吃惊之余,我有感而发。

贺清歌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伸长摸了摸华俊曜的脖子,又探了探他的鼻息,接着表情由呆滞转成惊喜,“天呐,他真的复活了。”

“我就说这家伙死不了。”贺弘睿嘴上那么说,可明显地松了一大口气。

“那他怎么还不醒?”贺清歌自己是医生,一遇到自己的事也是一脸懵,轻轻摇了摇华俊曜呼唤他,“俊曜,快醒醒!”

第62章:疫村有鬼(四十五)

我环起双臂摸起下巴,眯着眼睛说:“看来华少潜意识里是不想醒来的,依我看,咱们得给他一些刺激才行。清歌啊!你看华少为了你,可是真正的抛头洒热血了,你不表示表示吗?”

“怎么表示?”贺清歌问得理所当然,毫不做作。

“这还用说吗?说你喜欢他,愿意嫁给他啊?”我双掌合十,一脸迷妹样,仿佛看到贺清歌穿着白色婚姻,挽着华俊曜的手,一起走进教堂的画面。

贺清歌一听脸爆红,神情尴尬,抿抿嘴扬起下巴,“我对他只有兄妹情义,我不能骗他,他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我喜欢有男人味的,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就像……我父亲那样的男人。”

“原来你有恋父情节呀?”我好笑地说:“女孩子一般都喜欢顶天立地的大英雄,这也不奇怪,可是,华少他……挺有男人味的呀?”说到后面我越说越小声。

我拉了拉在一旁一副事不关己的贺弘睿,“你说句话呀?”

“关我什么事?”贺弘睿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要我替我妹说吗?”说到这儿,贺弘睿眼神露出一抹狡黠的光,说:“身体指标明明已经恢复正常,可却醒不过来,我听说坊间有一种叫冲喜的习俗,隔壁春花对俊曜一直情有独钟,不如把春花嫁给俊曜冲冲喜。

那个春花虽然又黑又胖,矮矮圆圆,脸上的大痣还有一撮黑毛,身上的狐臭十米之内都能闻得到,但是人家毕竟也是个黃花大闺女,人勤劳又善良,应该不会介意俊曜没有男子汉气概吧?”

“不行!”这话是贺清歌和华俊曜同时说出来的。

原来一动不动躺在床上的华俊曜猛然坐了起来,睁眼就咆哮,然后我们都一脸鄙视地瞪他。

他看了一眼无语的清歌,然后扶额做出一副虚弱的样子,“不行不行,头还是很晕……”说完环视周围,“我们这是在哪儿啊,古兴那个王八蛋呢?他敢伤害我家清歌,我tmd去砍了他,谁也别拦着……”

华俊曜下了床,说得义愤填膺,终于在墙角找到一把扫把,举起来就要往外冲。

我和贺弘睿抿嘴偷笑,贺清歌看不下去了,“好了,吃饭去吧?脑袋刚长出来,补点猪脑去。”

清歌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剩下华俊曜的尴尬,接着他放下了扫把,低头情绪低落地说:“我真的那么差劲吗?学校里的女生都喜欢我呀!也是……清歌她可是冥王唯一掌上明珠,冥界尊贵的公主,我配不上他。”

我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不会啦,你很优秀,只是清歌跟一般的女孩子不一样,自然眼光也有差异,我相信她总有一天会看到你的优点的。”

“你不知道清歌是处女座吗?从小到大,她做什么事都力求完美,在找对象上应该也是如此,你们都还小,或许还需要更多的磨炼。”贺弘睿一点也不同情华俊曜,但说得很中肯。

听了贺弘睿的话,华俊曜思虑一番之后露出大彻大悟的神情,“我明白了,其实我很厉害,才当了七年的人,就已经这么了不起了,以后肯定会厉害,清歌一定会喜欢我的。”

我和贺弘睿闻言直接笑喷。

华俊曜见状气得脸都红了,“怎么,你们不相信?”

我隐忍笑意说:“没有啦,只是觉得华少你好可爱,哈哈……”最终还是没忍住笑了起来,“放心啦,以后你肯定能找到欣赏你特质的人。”

“相信,相信!”贺弘睿一边说一边往外走,说得相当敷衍,我跟着他走了出去。

“你们给我等着,不出两年,我会成为站在世界顶端的人,成为清歌最心仪的男人……”

华少大声地说出他伟大而充满激情的理想宣言,说得那么的坚定,那么的热血。

只要够努力,一切皆有可能,那我们就拭目以待吧!

明天下午我们就要回古溪村了,上午得跟乡亲们一起吃顿饭,他们在祠堂准备了几桌酒席要款待我们,古溪村劫后余生,巿场小经济贸易一切都还没有恢复,需要些时间平整,我们原本是拒绝的,可又怕他们以为我们嫌弃他们的粗茶淡话,伤他们的心,所以最终还是答应了。

“外面风大,进去吧?”送走来留我们的几个长辈后,贺弘睿长臂一伸搂住了我的腰,他总是这样不分场合说搂就搂,好像天经地义似的。

“姐姐,贺大哥!”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人群后面响起,那是夏真的声音,我转头一看,夏真正开心地朝我们招手。

我意识到贺弘睿的亲密举止,心里不由一慌,连忙退开一大步,那种心情就像是偷东西被人发现似的,怎么会这样?

夏真一出现,我就立即想起了贺弘睿只是将我认错成小希,并不是真正喜欢我的事实。

“小希”的身份,在我心里已经造成极大的阴影障碍了,一个是妹妹,一个是我孩子的爸爸,残酷的事实压得我喘不过气。

贺弘睿察觉到我的异样,正想说些什么,我没有给他机会跑向夏真。

“不是告诉你别来的吗?我们马上就要回去了。”这一路奔波过来,我实在担心妹妹的身体,跑过去拉着夏真上下打量她是胖了还是瘦了。

华义堂把夏真照顾得很好,以前瘦得像竹杆,现在肉多了更漂亮了,我发现夏真学会打扮了,穿衣变时尚了,也会化妆了,脸上光彩熠熠,眼睛一直盯着贺弘睿看,一边轻声对我说:“姐姐你找个借口回避一下,让我跟贺大哥独自相处一会儿。”

在我面前,夏真毫不掩饰对贺弘睿的好感,非常的勇敢直率。

我愣了愣,笑着说:“你就不想姐姐,不跟姐姐多聊聊呀?”

夏真把我往诊所里一推,撒着娇说:“哎哟,咱们晚上一起睡再聊呗!”

我站在屋里看屋外的贺弘睿,他信步走了过来,温和地对夏真说:“你姐姐说得对,你用不着跑这一趟。”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