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历史军事 | 花之秀

欢迎光临瓜子小说网!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暂无简介,请您先尝试阅读几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63章 :亲情在左爱情在右(一)

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by 花之秀

2018-5-2 15:39

夏真很自然地勾住了贺弘睿的手臂,像妹妹对哥哥那样一脸纯真地说话,让旁人看起来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

她说:“我听说这儿之前很危险,我在家是吃不好睡不好,可担心贺大哥了……当然,还有姐姐,贺大哥有受伤吗?”

我赶紧往里面走,可却不由自主地要回头看他们。

贺弘睿对夏真的亲近并不抗拒,眼睛一直盯着夏真胸前的玉石看,接着他拿起玉石认真的辩认起来,自顾自地说:“这石头你是从哪儿来的?”

夏真把玉石拿了回来,面色有些尴尬:“我爷爷说这是希有的戈壁玉,可我怎么看它都像是一块普通的鹅卵石,爷爷和姐姐非要让我戴着,我不想让他们失望,所以没办法就戴了。”

“所以……这是你爷爷给你的?”贺弘睿问。

夏真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目光变得忧伤,“七年前,爸爸妈妈带着我和姐姐从英国回来定居,爷爷亲自去机场接我们,就在回家的路上发生了重大车祸,我父母就是在那场车祸里去世的。

当时,就是这块石头打穿了两个后轮,才迫使刹车失灵的车子停了下来,没有掉下天桥,否则肯点没有一个人能活下来,但是车子磨擦减速过程中震力非常大,爸爸妈妈用身体保护了我和姐姐,可他们就……”

夏真说到这儿已经哽咽到说不出话,贺弘睿一言不发,陷入了沉思。

夏真深呼一口气,然后擦掉眼泪,目光坚定,“我知道,做人要往前看,上官夏真不会自怜自哀的。贺大哥,你知道吗,这阵子我在华义堂有锻炼身体,好久都没有发病了哦,我觉得只要以后我多锻炼,就能跟普通人一样健康了……”

夏真和贺弘睿聊了很多,夏真一直黏着他,他走到哪儿,她就跟到哪儿,贺弘睿只是安静地做着听众,再也没说什么话。

我默默走到厨房帮郁晨琳和云贞阿姨洗菜做饭,郁晨琳走过来问我,“怎么,有心事?”

我忙摇头,“没有啊!”

“口是心非了吧?”郁晨琳指着我手中的土豆说:“让你削个土豆皮而己,你看看你把土豆给虐给什么样了?”

我回神看手里的土豆,这才发现,整个土豆已经被我削得只剩土豆片了,水槽里皮和果肉撒得到处都是。

“呀!”我手忙脚乱地捡起果肉。

“算了不要了。”郁晨琳拉起我的手,往我手里塞了个东西,鬼鬼祟祟的样子:“你不是还没确定吗?去验验,确定一下赶紧跟他说了吧?”

看了看手里的东西,竟然是一包验孕棒,我吓得赶紧往口袋里塞,慌张地看了一眼门口,拉着郁晨琳紧张地说:“现在还能检测得出来吗?”

“可以呀,月经十天以后的孕期里都能检测得出来。”郁晨琳说。

“琳琳,这件事你可得帮我保密。”我拉着她的手小声地说。

“保密?”郁晨琳很是惊讶,“你不打算告诉他啊,为什么,是因为你妹妹吗?”她看向门外,“我看你妹妹好像也喜欢贺总教头,你看她多积极,你怎么不……”

没有留下听郁晨琳的唠叨,我跑进卫生间开始准备尿检,虽然几乎已经确定自己应该已经怀孕,但还是非常紧张到不行。

按着说明书上操作一番之后,验孕棒显示区里出现了两条红杠杠。

很奇怪,终于确认我怀孕的事实了,我竟然有那么一点点的激动,好吧,不止一点点,因为我哭了。

明明知道不应该!可是……我有血亲家人了耶,前所未有的幸福感几乎把我淹没,这种感觉不是孤儿的人是无法体会到的。

虽然爷爷对我疼爱有加,可是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是那么渴望找到自己真正的亲人,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真正的家。

抓着验孕棒,我捂着嘴巴哭得久久不能平静。

那天晚上,郁晨琳拉着我说了很多话,我一直默默地在听。

“救命之恩也好,养育之恩也好,甚至你想拿自己的幸福报恩也好,你都不能拿孩子的幸福来报恩啊……”

“再说了,该怎么选择是贺弘睿自己的事,你应该告诉他……”

“夏真虽然身体不好,但她打小就被你们呵护在手心里,没有吃过任何苦,在我看来,她是一个有福气的孩子,我相信她以后肯定能找到一个可以给他真正幸福的男子……”

“你不能老为别人着想,也要为自己和孩子的幸福争取一下……”

郁晨琳的这一番话,把我的心打得七零八落的,凌乱极了,早已下定的决心有点动摇了。

夜里睡前,夏真一直在说这段在华义堂里无忧无虑的生活,看得出来,她非常喜欢华义堂,还把她要向贺弘睿表白的事情告诉了我。

“姐姐,明天我就跟贺大哥表白,我不能浪费我宝贵的时间,谁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事,我要把握今天。”

夏真俯躺托着下巴,神情坚定,下一刻又开始多愁善感起来。“你说,他会不会拒绝我呢?他要是拒绝我的话,我肯定会非常难过,怎么办呀?”

“姐姐,你能不能不要跟我抢贺大哥?我都不知道能活多久,我希望短暂的人生能过得有意义,你就成全我吧?”

夏真完全不避讳地表达自己的心意,摇着我的手臂撒娇。

看着她,我不知该说些什么。

不忍心伤害她,也从没有拒绝过她的要求,但这次我想替自己着想一次,“夏真,你别说丧气话,你一定会长命百岁的。如果他选择你,姐姐肯定祝福你们,虽然你才是小希,但我觉得他应该不会介意谁才是得真正的小希,所以如果他选择我……”

“小希是谁,姐姐你在说什么?我都被你搞糊涂了。”夏真一头雾水地打断我的话。

今天得跟夏真把话说清楚,免得越纠缠越复杂。

我盘腿而坐,把贺弘睿和卓颜希的故事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她,“所以……你的身体是上官夏真,其实灵魂是重生的卓颜希,这样说你懂吗?我知道……你肯定不相信……”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