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历史军事 | 花之秀

欢迎光临瓜子小说网!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暂无简介,请您先尝试阅读几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65章 :祸从天降

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by 花之秀

2018-5-2 15:39

夏真没让我继续说下去,露齿一笑,抢先说道:“姐姐,你做完运动啦,我正想去找你呢?这是我跟琳琳姐姐一起做的豆浆和油条,快吃吧?”她指着郁晨琳放在地上的早餐说。

她说着把早餐放到了我手上,单眼皮的细长眼睛,让她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线,但是非常温暖灿烂。

“夏真,你站这儿多久了?”我心中忐忑不安,深怕她听到我和郁晨琳刚才那段对话。

“刚出来啊,怎么了?”夏真不解地问。

“哦,没什么。”还好没听到,我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你刚刚病发,中午还是别出席了,在家好好休息吧?”

“不要,我一定要去。”为了让我看到她的身体没有问题,夏真急急地站了起来,尽管还是有些踉跄,但她倔强地挺着身子,表情坚定眼如星,“我跟贺大哥说好了的。”

“真拿你没办法,那好吧,姐姐看着你。”我还是依了她。

“嗯!”夏真笑着点点头,“姐姐对我最好了。”

……

中午,村中长辈亲自请我们入席。

古溪村的大礼堂有些陈旧,墙壁脱漆斑驳有裂痕,屋顶梁木也旧得好像要裂开似的。

菜巿场还未恢复买卖,桌上的菜都是各家各户煮了放到一起的百家饭,菜肴看起来还是挺丰富可口的,有自家种的有机蔬菜,还有风味独特的野味和自己打的新鲜海鲜。

贺弘睿可是嘴叼的主,古溪村这段日子没有吃过一顿称他意的饭,每次都是随便吃一点裹裹腹了事,这一顿也是如此,吃几口意思一下就要离席了。

我和如烟还有霜铃边吃边聊,夏真喜欢吃螃蟹,拿着螃蟹冲贺弘睿喊,“贺大哥,等等我,等我把这只螃蟹吃完一起走。”

“夏真不用急,慢慢吃。”我笑着说。

就在这时,一个五官端正古铜色皮肤的小伙子跑进礼堂,扑通一声跪在了贺弘睿的面前,双手一拱,低头说道:“贺总教头,请收我为徒吧?我想进华义堂学艺。”

旁边吃酒的村民纷纷竖起大拇指称赞他有勇气,日后必有出息什么的。

贺弘睿背对着我们,居高临下看着他,拿出了总教头的威仪,“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贾东昇。”他抬头说道,从他的皮肤和身上朴实粗糙的打扮中可以看出,应该是个穷苦人,说话不卑不亢,就是眼神总是闪烁不定。

“你可以上华义堂面试考试,没有后门可以走。”贺弘睿公事公办的样子看起来挺没有人情味的,冷漠傲娇。

“是你。”夏真看到贾东昇显得很高兴,“我来古溪村途中遇到了抢劫,是他打跑了坏人救了我的。”

“什么,夏真你遇到抢劫了,你怎么没说?”我惊骇至极,想想就后怕。

夏真笑了笑,“反正又没事。”接着他恳求贺弘睿,“贺大哥,反正咱们华义堂也是打开门做生意的,你就收了他吧?他可是我的救命恩人。”

“这……”贺弘睿犹豫了,虽然没有立即答应,但他至少考虑了。

夏真继续吃螃蟹,我在等贺弘睿的答案,贾东昇一直跪着不动,大家走的走,继续吃的吃,看着表面一切都正常,孰不知危险正悄悄降临。

突然,夏真大叫,“姐姐,小心!”

我还没弄清夏真为何突然大叫,只听到房梁上“咔嚓”一声响,下一秒钟便已经被夏真扑倒,房梁上最大的一根梁柱坠落,直接把酒桌给砸了个稀巴烂,我和夏真双双摔倒在地。

夏真这一扑,让我躲过了大梁柱,可她的后背却结结实实地被砸到了。只听她一声闷哼,然后手抓着胸口,小脸瞬间苍白,痛苦扭曲,一副要窒息的模样。

“夏真!”我惊恐大叫,“贺医生,快来看我妹妹。”

贺弘睿扶起夏真,清歌查看伤势,两位护士疏散人群,所有人顿时手忙脚乱。

“怎么样?”贺弘睿紧张地问贺清歌。

我从夏真的口袋里拿出孝喘喷雾,往夏真嘴里猛喷,但却发现喷雾用光了,“孝喘喷雾没了。”我吓得哭了出来。

贺清歌立即运气替夏真输送腔内氧气,可似乎没有什么用,夏真翻起了白眼,情况十分危急。

“放着我来。”贾东昇挤了进来,一边拿出他布袋挎包里的东西,一打开,一排排银针整齐地排列在卷帘上。

贺弘睿并不信任眼前这个陌生人,抓住他的衣领,黑脸冷声说:“你想干嘛?”

“你会雾化渗透灸?”贺清歌问贾东昇,她主攻西医,对中医虽不精通,但也有所了解。

“再不行针,她就要死了。”面对贺弘睿的强势,贾东昇依然冷静。

“让他试试。”我和清歌异口同声地说。

贺弘睿放开了贾东昇,贾东昇立即给夏真进行穴位刺激,手法看起来十分娴熟,针炙过后夏真终于慢慢地平缓呼吸,但却闭上了眼睛。

“她、她怎么了?”我吓得四肢僵硬。

“夏真已经顺过气了,但她的心脉十分虚弱,现在去古兴诊所,用女娲灵石先护住她的心脉。”贺清歌检查完说。

这时候礼堂里已经没什么人,贺弘睿抱起夏真,与贺清歌他们瞬间便消失了。

启动女娲灵石肯定要找个安静安全的地方,还必须有人护法才行,他们先行一步去了古兴诊所。

我没来得及感谢贾东昇,就和华俊曜拼命地跑回了古兴诊所,清歌和夏真还在急诊室里,贺弘睿在外面着急地徘徊。

大概过了十分钟之后,清歌走了出来。

“她还好吧?”我和贺弘睿异口同声抢着问。

“心脉也稳住了,她需要静养,你们不要去吵她休息。”贺清歌擦着额上的汗水,脸色不是很好:“女娲灵石已经打入她体内,这件事最好不要让她知道,否则对她只有坏处没有好处。”

“为什么说暂时度过危险?”我即担心又愧疚,上午她的病就发作过一次,当时就应该坚持不让她出席酒宴的,现在又为了救我加重病情,灵石加上清歌的医术都无力回天,如此凶猛,吓得我不知所措。

贺清歌看着我们俩,表情严肃,“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这灵石是残缺的,并没有起死回生之效,除非……”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