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历史军事 | 花之秀

欢迎光临瓜子小说网!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暂无简介,请您先尝试阅读几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67章 :死人谷(一)

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by 花之秀

2018-5-2 15:39

最恨被别人冤枉,更何况还是偷东西这种卑劣低下的罪名,我气得要抓狂,“你才手脚不干净,你全家手脚都不干净,敢诬赖本姑娘?你你……”

“我我……我怎么了,我哪儿诬赖你了?手机要不是你偷的,那你告诉我,它怎么会在你手上?”男人很武断地表达自己的观点。

“还不是你刚才闻酒香的时候,把手机放桌上,然后忘拿了。出问题先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别一便秘就怪地球没引力。”遇到渣男,我也变得伶牙利齿了。

男子似乎想起了什么,愣了愣,这时大叔跑了出来,大叫道:“哎呀误会误会,是这位姑娘守住你的手机,不然手机早就被别人拿走了。”

哼,有人替我作证了,我要看某人出糗了。

真相大白,男子脱下了帽衫,露出了一张惊为天人的英俊脸庞,深深的双眼皮,大大的眼睛,笑起来痞痞的,那么年轻的一张脸却有一个沙哑而苍老的声音,“原来是误会啊?是我错怪美女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下次请你吃饭表示歉意哈,白白美女!”

这人说着说着就跑了,冤枉别人是小偷,一句不好意思就完事了?

“岂有此理!”望着他跑远的背影,我气得直跺脚。

“小薇,快点!”贺清歌在车里催我了,我小跑过去上了车。

一段小插曲发生在昆仑雪山路上,那个帽衫渣男的形象挺深刻的。

一路驱车上去一直是清歌在开车,从头到尾,她话不多,从她的面部表情里也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这会儿,她开口说话了,“你真的不怕死吗?”

我看着前方的茫茫雪路,无所畏惧地说:“谁说一定会死,不是还有你吗?”我竟对无人区竟抱有期待,是一种无知者无畏的期待吧!

清歌终于有了些微妙的忧色,缓缓说道:“我之前去过两次,也是好不容易才到了雪顶,几乎把雪顶山翻了个底朝天,但都没有找到千年冰蚕。只有在一个地方找到了蚕皮,那就是有‘地狱门’之称的死人谷。所以,这次我会把主要寻找目标定在死人谷。我没把这件事告诉你们,你不会怪我吧?”

我有些讶异地看她,然后扬起嘴角笑道:“怎么会呢?我是一定要救我妹妹的,再说了这事肯定不能让你哥知道,否则他肯定不会同意让我们来的。所以,我要感谢你才对,要救的人是我妹妹,你虽然是医生,但也没必须为病人冒险。”

清歌摇摇头,“不,我有我自己的目的,一只千年冰蚕可以配制出三个疗程的奇效药呢,给了你妹妹一份,我还能有两份。我不是没试过自己去找,可是历尽千辛万苦、千难万险也没找到,我实在是没辙了。

我知道本不该叫你的,可是我发现你身赋奇血,而恰好这种血是千年冰蚕最喜欢的,只要找到冰蚕的栖息地,再放一滴你的鲜血,肯定能引出千年冰蚕。但是你放心,我肯定会保护好你的,你只要跟住我就好。”

“原来是这样啊!”我恍然大悟,接着说:“那更好啊,我们各得其所,谁也不欠谁!你当我的向导和保镖,我做诱饵引出冰蚕。”

清歌突然踩下刹车,惊讶地看着我,不可思议地笑道,“上官向薇,你果然是奇女子,真适合当我嫂子,好,那我们进山了。”

车子重新启动,我笑着扯起嗓子高唱起来,“妹妹你大胆的往前走哦——往前走,莫回呀头……”

一路进山,风雪交加,颠簸颠得我极难受,无心欣赏冰冷的白色高原,我在车里盖着毛毯昏昏欲睡,大概开了五个小时,到了4000多米著名的金矿处,在往上就是有地狱门之称无人区了,气温骤然下降许多,把我给冻醒了。

清歌把酒壶丢给了我,“小薇,醒醒,睁开眼睛,喝点酒暖暖身子。”

我睁开惺忪的眼睛,拿起清歌丢来的牛皮酒壶喝了几口,辛辣的口感麻了舌头,从喉咙灼到肚子里。

看窗外,傍晚的天空灰蒙蒙的,伴随着零星的雪花,树林银装素裹,似乎都被一层白雾所笼罩。

“我们已经进入死人谷了,再开半个小时就停车休息,过了夜再下车寻找。待会儿不管看见什么,都不要理不要管不要问,知道没有?”贺清歌眼睛看着前方,专心开着车,怕打滑,车子行驶得非常慢。

山间道路崎岖,雪又多,难以想像她是怎么开上来的,一路上见到好几辆都停在了山腰上,无法继续行驶,唯有我们上了山。

“为什么?”因为好奇,我下意识地就问了。

“都说了不要问为什么?”贺清歌不愿意多谈,我只好不问。

车子继续行驶,大概过了五分钟左右,我们路过山间拐弯时,看到一辆黑色吉普车翻在路边,一个背着行囊的男子一瘸一拐地朝我们跑来,边挥手边叫,“停车,救命,救命!”

“呀,车祸,有人受伤了,快停车!”我看着车前面的男人,惊叫道。

贺清歌不但没有停下车,反而加快了速度,居然直接撞了上去。

“啊——”眼看着我们的车子撞上那个男人,我惊骇大叫。

但是,神奇的一幕发生了,车子从那个人身上穿了过去。

我赶紧回头看车后,那个人还站在路中间挥手,只是已经成背对着我们了,“停车,救命,救命!”

我倒抽一口凉气,头皮顿时发麻,用眼角偷偷看了一眼贺清歌,她镇定自若地开着车,依旧一言不发。

我再也不敢说话了。

又过了五分钟,这次车祸发生在路中间,一辆车撞上石壁已经天重变形,还在一辆掉下悬崖,崖下的植物天冒着烟火,路中间到悬崖间,横七竖八地躺着几个人,满地淌着血。

一个满身是血的女人趴在地上,手中挥舞着大红色围巾,“救救我们,救救我们……”

我整个人僵住,被眼前惨绝人寰的重大车祸所震憾,可是,没有近处细细分辩,根本分不清是真还是假。

以为贺清歌又要直接撞上去,可这次她没有,并且突然减速。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