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历史军事 | 花之秀

欢迎光临瓜子小说网!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暂无简介,请您先尝试阅读几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73章 :幻境之象(一)

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by 花之秀

2018-5-2 15:39

“深有同感,那我们快走吧?”公孙迅推着妹妹先行一步走了,我和慕容凝跟上。

“你们等等人家啦!”司徒宝歪着脖子托着人头小跑跟上。

我们手拉着手在迷雾中走了很久,一棵又一棵的树,一丛又一丛的灌木丛,地上的坡度明明一直在朝下走,可始终见不到出路。

公孙迅捡了几块石头在路边摆了个三角形做记号,走了一段路后,我们竟又绕了回来,看到了记号。

“走这边看看。”公孙迅改变方向,领着大家小心翼翼地前行。

我一边走一边认真地记住两边的树木与地上的草堆,左手边没人,右手边拉着慕容凝,慕容凝机械性地走着路,低着头一直在看脚。

走着走着,我问右边的他们,“哎,你们有没有觉得我们一直在打转?我怀疑有可能是鬼打墙。”

他们没说话,我转头看他们,吃惊地发现右边只剩下慕容凝,其它人全部不见了。

“凝儿,他们人呢?”我吓得脸麻舌头打结。

慕容凝停了下来,脑袋“咯”的一声响一下子抬了起来,脸色苍白如纸,双目发着绿光,流出了两行血泪,阴森森地笑了,指着前面黑黑的地上,阴阳怪气地说:“他们都下去了,你也下去吧?”

她不是慕容凝,我惊骇到骨子里,刚想转身跑,她突然伸手将我用力一推,我整个人朝着那块黑黑的地摔去。

以为会后背着地摔下,不料一直在下坠,看上面的鬼慕容凝越来越小,我才意识到自己掉下了万丈深渊。

下坠,黑暗之中不停地下坠,我要摔死了吗?下意识地摸上肚子,眼角流出两行热热的泪水,眼前慢慢变黑,渐渐失去意识。

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中听到有人说话。

“小薇,你怎么还不醒啊?再不醒,总教头给你的这些东西我就全吃了哦?”随后传来吧唧吧唧吃东西的声音。

我慢慢地睁开了眼睛,头很晕很重,起不来。

“小薇,你醒啦?”她跑过来把我拉了起来。

我按着昏沉沉的头看她,惊讶地发现她竟然是华义堂里的小师姐花之云。

“小云,怎么是你?”我问道。

“为什么不能是我?”花之云穿着华义堂的专属练功服,扎着小马尾,明眸皓齿,机灵可爱,说话的时候眼睛滴溜溜地转。

我看了看身处之地,顿时满脑子问号,“咦,这不是我们宿舍吗,我什么时候回到华义堂的?”

桌上开着小台灯,窗外的天空是黑的,走廓外面静寂无声,已是深夜。

花之云倒了一杯开水递给我,一边说:“是总教头不放心你们,上雪山把你们接回来的,你昏迷了三t天三夜了,现在感觉身体哪里有不舒服吗,我去把贺医生叫过来给你看看吧?”

我接过水杯,问她,“贺医生也回来了,那冰蚕找到了吗?对了,还有我的同学呢?”

花之云说:“冰蚕找到了,你的同学已经在我们华义堂住了两天了,他们说要等你醒来再走。”

“那贺医生做好特效药给我妹妹吃了吗?”我放下水杯,心里着急,说着就往外冲。

华俊曜很早以前就在华义堂里给清歌建了很大的医疗室,总堂和分堂的弟子生了病都可以得到免费治疗,我想夏真应该在清歌的医疗室里。

冲到门口,花之云在我身后喊道:“你妹妹已经走了。”

我蓦然停住,回头看她,“走了,去哪儿了?”一想到夏真的病,我便急火攻心,跺脚埋怨,“她病得那么严重,你们怎么能让她走?贺弘睿呢,他答应我要好好照顾夏真的。”

花之云走过来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拍了拍,安慰道:“你先别着急。”“贺医生一回来就连夜赶制了特效药,夏真服药两天病就完全好了。”

听到夏真的病好了,我高兴极了,“真的吗?太好了!”“可是,她为什么要走,她走前没留话给我吗?”

我们都没有电话,一分开就联络不到了,这可如何是好?

花之云说:“昨天她突然收拾了行囊,说什么世界那么大,她要去看看,叫你别担心她。对了,她给你留了一封信。”

花之云说着从桌上拿起一封信递给了我,“还有一件事很奇怪,她走后,那个贾东昇也不见了。很多弟子都听到贾东昇说喜欢夏真,所以要随行保护她,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进华义堂的时候千求万求的,心上人一走,他就待下不住了,真是没出息。”“你呀,也别太担心夏真,她吃的可是千年冰蚕,现在身体健康得能跑马拉松呢!”

我打开夏真的信,果然是夏真的字迹,内容很短,上面写着:姐姐,我走了!没想到走的是我吧?我的身体好了,可心却病了,不要怪贺大哥,不要担心我。我现在就像是一只长大的小鸟,展翅飞翔,去寻找属于我的那片天空。时间会疗好我的心伤,我会在那片天空里安静地渡过余生,祝福你跟贺大哥!

夏真跟贺弘睿表白被拒绝了吗?信里透着浓浓的孤独与忧伤,我看完便心疼不已,顿时泪流满面,“傻瓜,怎么不等姐姐,姐姐可以跟你一起走的,你这样一走了之,以后让姐姐怎么跟上官家的列祖列宗交代,怎么跟爷爷交代?”

“别难过了,夏真已经长大了,天下哪有不散的宴席呢?”花之云安慰我。

“贺弘睿呢?”收起信封,我气愤地问。

“总教头应该睡了吧?”花之云说。

我丢下花之云,怒气冲冲地跑出了宿舍,花之云拦住我,“你现在不能见总教头。”

“为什么不能见?”几天不见,长架子了?

花之云解释道:“婚前三天新人是不能见面的,否则会不吉利的。”

我一听,懞圈了。“婚前三天新人不能见面,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花之云双手合掌放在脸颊边,一脸的迷妹样,好像要结婚的是她是似的,“三天后,你跟我们总教头就要结婚啦,听说要办一个浪漫的世纪婚礼呢!好让人期待呀!小薇,你真幸福!”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