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历史军事 | 花之秀

欢迎光临瓜子小说网!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暂无简介,请您先尝试阅读几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75章 :幻境之象(三)

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by 花之秀

2018-5-2 15:39

他单手捏住我的下巴,在我的唇上亲了一下,继而冷笑,陌生的冷酷,“不信的话,你大可以试一试,没有人能够拒绝本座。”

“你、你不是贺弘睿,你是谁,到底有什么目的?”我又开始挣扎,见挣不开,张嘴用力咬了他肩膀。

“啊!”他闷叫一声,推开了我。

隐约中,我看到他好像举起了手,似乎要打我。

“你打,最好打死我。”我气愤地吼道。

他举起的手最后又愤愤地收了起来。

接着,我听到他因为愤怒而喘气的声音,“这世上,没有本座想要而要不了的东西,上官向薇,你也一样。你生是本座的人,死也是本座的人,不管你愿不愿意,都得嫁给本座。”喉间的声音越来越大,像一头愤怒的雄狮,“谁敢阻止本座,下场便犹如此物!”

他说着,房间里的东西一阵乱飞,“乒乒乓乓”乱响,他似乎把房里所有的东西全给毁了。

我抱住头,缩着脖子闭上眼睛,第一次对他感到恐惧。

他砸着毁着怒吼着,一片锋利的碎片划过我的手臂,手臂上刺痛无比,热热黏黏的血流了出来。

我咬牙忍着痛,不让自己叫出声。

一阵歇斯底里的发泄之后,他冲门外咆哮道:“来人,把她给我关起来,谁都不许见,三天后拜堂。她要是跑了,本座就剥了你们的皮。”

他下完命令,门开了,进来两个弟子架起了我。

“放开我,我自己会走。”我按着受伤的手臂,不让他们碰,自己走了出去,出去前忿忿不平地骂了一句,“疯子!”

刚走出门,门外拐弯处站着拿电灯笼的花之云,她着急地来回徘徊,看我出来赶紧迎了上来。

见她有电灯笼,我抢了过来,从两个弟子之间钻了过去,一下子溜进了房,把电灯笼举到了那个人的脸庞上。

这张脸棱角分明,丹凤眼,高鼻梁,黑宝石般的清澈瞳孔散发出冰冷高傲的光茫,是他,真是的贺弘睿,可是……此时此刻,他的眼神却是那么的陌生。

“看够了没有?看够了就滚。”他面沉如水,说完话就把脸转向一边,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

外面的两个弟子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架着我就跑了出去,他们在发抖,因为害怕。

出去后,花之云跟着跑,我这才看见四周布置得十分喜庆,看来三天后举行婚礼的事不假。

花之云提着电灯笼,语重深长地劝我,“小薇,我看得出来你也是喜欢总教头的,你就依了他吧?别再惹事生非了,我从没见过我们总教头发这么大的脾气。”

“小云,帮帮我,我要见华掌门,或者清歌也可以。”我恳求道。

她看了两个弟子一眼,唯唯喏喏地说:“我忘了告诉你,贺医生巡诊去了,掌门到各大分堂了解内部情况去了,三天之后他们才会回来参加婚礼。”

“那我去见我的同学总可以吧?”又下了一层楼,我站住不走了。

花之云露出了为难的神情,“本来是可以的,可是你刚才那么一闹,总教头不是下了禁令了吗?”“你呀,就别再自讨没趣了,乖乖地等着做少奶奶享清福吧?”

“别说了,快走!”押我的弟子恶声恶气地催促道。

在花之云蒙蒙亮的电灯笼的照耀下,我打量了一下两个弟子,他们阴沉着一张脸,像是别人都欠了他们钱似的。

我一边走一边问小云,“他们是谁,我怎么没见过他们?”我认识的华义堂弟子每个都非常有礼貌,哪时见过这样讨人厌的?

“他们是新来的,总教头可能怕相熟的弟子会徇私吧?”花之云回答道。

“他怎么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这些天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我就睡了一觉,一醒来,感觉除了你,整个世界都变了。”我的心很乱,感觉一切都那么不真实,是不是我还没醒来在做梦?可是手臂上伤口的痛可不是假的。

“你别再跟来了。”押我的弟子凶巴巴地推了一下花之云。

花之云不敢再跟来,离我越来越远,在后面远远地说:“等你嫁给总教头后就会知道一切的,切记,别再反抗了。”

两个弟子把我关进了一间屋子,他们很粗鲁,直接把我推到了地上,走的时候还锁了门。

“喂,你们锁什么呀?你们这是非法囚禁,我会告你们的。”我气愤地踢门,手都拍痛了也没人理我。

屋里很黑,不知道长什么样,我摸索了一番之后找到了一条毛巾,用它擦手臂上的血。

伤口不深,血已经凝固,可是却更痛了,但最痛的却是我的心,摸到床上躺下,睁着眼睛等天亮。

可能是之前睡了太久,躺在床上许久毫无睡意,总觉得这一夜好漫长,天一直不亮。

不知过了多久,肚子饿得开始咕噜叫个不停了,我下了床走到门后,拍门大叫,“有人吗?我饿了,能不能给点东西吃?”

叫了半天后,门外终于有人回答了,“总教头说了,只要你向他求饶,只要你永远不离开他,只要你愿意说非他不嫁,你就可以出来享受荣华富贵了。”

我一听气极了,对贺弘睿以往的好印象瞬间荡然无存。

这不是逼婚吗?简直是欺人太甚,人活争口气,我才不会为了荣华富贵出卖自己的尊严。

“你告诉贺弘睿,我就算是死,也不会嫁给混蛋。”我愤怒地咆哮道,说完气乎乎地上了床,用被子蒙住了脸。

这时,耳尖的我听到外面的弟子在议论。

“这女人太不识实务了,简直就是作死!”

“我估计这种女人不吃这套,老大的算盘……”

“别说了,小心万劫不复!”

暗夜里又恢复了静寂,时间一点点地过去,又过了好久,天还是不亮,手臂上的伤口好像发炎了,非常痛,额头也烫,我可能发烧了。

“来人呐,不给东西吃给点水吧?否则,你们总教头就要娶鬼了。”我又饿又渴又难受,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人在这种时候就会变得特别脆弱,我好想爷爷,这世上,爷爷对我最好了!

我死了算了,到下面找爷爷去。思及如此,突然觉得自己好可怜,泪水大颗大颗地滚落。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