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历史军事 | 花之秀

欢迎光临瓜子小说网!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暂无简介,请您先尝试阅读几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93章 :找冰蚕(二)

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by 花之秀

2018-5-2 15:39

天才一秒记住【偷香网 www.TouXiang.la】,无弹窗,更新快,免费!

“他是谁?伤成这样还能活着。”清歌秀眉微蹙,满是戒备地看着狄连。

之前明明见过公孙迅,狄连又因为公孙迅的人身而掩藏了妖气,可还是引起了清歌的怀疑,足以可见,清歌有多么的细心,安全防患意识有多么的强。

“一只不相干的跟屁虫,死皮赖脸非要缠着别人,怎么看怎么碍眼!”贺弘睿看狄连的表情是一脸的嫌弃。

花之云听了这番话有些担心了:“公孙大哥,你不会是看上我们贺总教头了吧?”

“噗!”我笑喷了,慕容凝脸上肌肉都抽搐了,很受打击的样子,清歌则是一脸震惊。

狄连下巴差点掉地上,对贺弘睿说:“呸,小偷,谁愿意跟你?你少用模糊不清的话来抹黑本小爷,让别人误会本小爷的性取向。”狄连气得张牙舞爪,表情相当浮夸。

看着众美女神气活现地继续说:“小爷我,玉树临风、风流倜傥、英俊潇洒、才高八斗、貌似潘安、号称一朵梨花压海棠,人送绰号玉面小飞狼,这么帅的我,怎么可能有断袖之癖?”说完拍了拍自己的胸膛,“此坑品绝对有保证,请众美女放心跳坑!”

我忍不住笑了起来,“看不出来你还是星爷的粉丝嘛!”

慕容凝和花之云放心地松了口气,笑容也显得灿烂了不少。

“好了,小薇,你还是跟我哥回去吧!”清歌把话转了回去,“一只冰蚕可以做不少的特效药,不会少了你妹妹那份的,倘若顺利,必定送你。”

不等我再说话,清歌转身快步离开。

“清歌,你哥他不是故意要骂你的,你等等我,我也要去。”我说着要跟上,贺弘睿拉住我,蹙眉冷语,“你不能去,夏真已经离开华义堂,就算你拿到冰蚕她也吃不到了。”

我想起了花之云给我的那封信,回头看花之云。

花之云点点头说:“那封信是真的。”

“那我找到冰蚕后再找夏真。”我拉开贺弘睿的手,深深地看着他,绝决地说:“总之一定要找到她,然后跟她一起离开,我不会像你那样去伤害我唯一的亲人的。”

如果非要让我在亲情和爱情里选择,我选择亲情。

有人说,爱情就是不能太理智,太理智的人很难得到真正的爱情。

我不知道我是太理智还是太傻。

贺弘睿举着被我拉开的手,眼里有恨意,冷冷地说:“我已经跟她说得很清楚了,认她做妹妹,像小时候一样疼她,是她自己想不开偏要离开的,现在连你也要离开我?”

“对!我相信以后你会有很多徒弟,不缺我一个。”我毫不犹豫脱口而出,心里难受但不动声色。

我只能这么做,以他的条件,不会缺红粉知已,可是夏真什么都没有了,她只有我。

还好这三个月并没有对他做出什么承诺,我想表现得冷漠绝情一些,他应该会很快忘记我吧?

突然间都不说话了,旁边看热闹的人都显得尴尬不自在,慕容凝拉着狄连和花之云躲到一边。

我在等待即将要暴发的暴风雨,然后我们狠狠地吵一架,最后各奔东西。

而他只是盯着我,看得出来他在隐忍,隐忍了半会儿的脾气,终是给压下了。

眉宇间似是凝着化不开的冰霜,一双幽深的眸子似是平静无波的湖水,淡然冷漠到了极致,终于他还是退步了,开口说道:“冰蚕你可以找,但你休想离开我,我们就在山腰牧民家等你们。”

可能是我已经习惯了他的温柔,知道他体内有融灵血珠,但他冷酷暴戾的态度还是让我感到一些吃惊。

没说好,也没说不好,我不再跟他说我们之间的事,看了慕容凝和花之云一眼,对他说:“你还是先送她们回去吧?”

说完拍了拍慕容凝的手臂,转身追赶贺清歌。

慕容凝急得直跺脚,“小薇,危险啊,别去……”

“哎,你真要去啊?这里可是男人的禁地,我上不去的。”狄连在我身后喊道,“那你小心点。”

我越走越远,他们说什么再也听不到,很快赶上了贺清歌。

雪山峰顶酷寒无比,天与地全是白色的,除了风声就是我们俩脚踩雪的“咯吱”声。

好冷,戴着厚厚的毛手套双手还是冰凉,我戴紧毛衫帽,把脸藏在围巾里,让雪地靴在雪地上留下一排长长的脚印,对比清歌的,她的浅多了,而且走得很快。

“你快点!”清歌回头催促我,嘴里没有呵出白气,穿得那么薄却不见她喊冷。

“来了来了。”我一直很努力地拔着双腿,此刻觉得自己双腿特别的短。

就在这时,雪山间突然飘来一声飘渺冰冷的女子声音,“来者何人?”

话音刚落,白茫茫的大雪之中,一位身穿白棉袄的女子踏雪而来,脚步轻盈得没有一个脚印。

贺清歌冲她拱手说道:“青儿姐,是我,清歌又来打扰。”

原来她就是清歌口中守护雪山的使者之一,看起来跟普通人没有什么不同。

“哦,是鬼医婉良的弟子贺清歌呀!”白衣女子不再走近,远远地说着话,小脸红扑扑的,“不是说今年主要在死人谷寻找的吗?”

清歌答道:“确实是在死人谷,只是被那东西给逃了,我是追踪它到这儿来的。”

刚才清歌已经跟我说过了,我们掉下谷底结界后,她在寻找我们的过程当中,无意间看到了令她梦寐以求的千年冰蚕,只可惜当时人太多,让它受了惊吓给逃了。

“还是老规矩,不能越过那条界线。”青儿姑娘指了指身后那棵已经被雪覆盖的巨大白杨树,大白杨后面是一片杨树林,在西边,顶着落日,看起来好神秘。

清歌有礼地点点头,“知道了,请放心!”

守护界线的青儿姑娘走了,凭空消失在大雪纷飞的雪地上。

送走守界使者,清歌领着我继续往东走,途中走走停停,她一直在观察周围稀有的植物,并在看到的每一棵植物里,撒下追踪磷光粉。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