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历史军事 | 花之秀

欢迎光临瓜子小说网!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暂无简介,请您先尝试阅读几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95章 :怕老鼠的傲娇猫

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by 花之秀

2018-5-2 15:39

天才一秒记住【偷香网 www.TouXiang.la】,无弹窗,更新快,免费!

一屋子的年轮,一圈又一圈,看久了会使人有一种掉进时光旋涡的晕眩感,好特别的屋子。

搞清楚是年轮后也不再害怕了,把背包放了下来,脱下外套,这时,门“嘎啦”一声打开了。

两床棉被一颠一颠地从门外“走”了进来,真的是两床棉被,棉被上面是空的,看不见人脸,再看棉被下面,竟走着两只毛茸茸的小爪子。

我眨眨眼睛好奇极了,满脑子的问号加惊叹号。

接着,它把棉被往床上一扔,一只直立站立并且表情看起来很不爽的黑猫露了出来,我的下巴差点惊掉。

把两床棉被抱进来的竟然是一只小黑猫,我的天!

它拍了拍刚刚把棉被抱进屋的两只爪子,傲娇地斜睨了我一眼,然后前爪着地,昂着头,优雅轻盈地走了,细长的尾巴慢慢摇摆。

我震惊极了,指着喵星人,激动地跟清歌说:“哇塞,清歌,你看见没有,那只喵星人会干活哎!”

清歌自顾自地铺床,冷静从容,云淡风轻地说:“它叫闪电喵,不喜欢陌生人,更不喜欢别人随便给它起外号,你少接近它,得罪它的话,你什么时候死都不知道。”

“哦!”那么可爱的喵星人居然那么可怕!我对它充满了好奇。

“那个……你在铺床吗?我来铺吧,怎么能让你铺?”人家堂堂“公主”在铺床,我这个小跟班却闲着没事干,怪不好意思的。

“除了我妈和我自己,别人铺的床我睡不着。对了,记住,晚上好好睡觉,凌晨一点以后就不要再走出这个房间,除了这间房间其它房间都不能进,听到没有。”清歌很严肃地说。

我点点头,“好!”

清歌动作俐落办事效率极高,那被子枕头平整到让人都舍不得躺下去,两双女式软拖也整齐地摆在床边,这简直就是处c女座的行事作风。

睡前梳洗完毕,我整理背包的时候在里面找到一包鱼干片,顿时心花怒花,扬了扬鱼干片,问清歌,“清歌,要不要吃鱼干片?”

“不要,你牙不是刷了吗?”清歌闭着眼睛说。

“刷了也可以吃的嘛!”我说着打开了包装袋。

包装袋窸窸窣窣地响,吵到了清歌,她皱起了眉头,“你去门口吃,吃完再进来。”

我看了看时间,才九点,“你有洁癖啊?那好吧!”说完拿了手电筒走了出去。

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门口吃鱼干片一点意思也没有,闲着没事突然想起那只喵星人,不知道它在干什么。

“喵!”一声猫叫声吸引了我的注意力,好像是从楼下传上来的。

我从楼梯口走了下去,客厅没人,厨房也没人,大门是虚掩着的,一缕月光照射进来。

“喵!”这一声叫得似乎有点凄厉,是从门口传过来的。

我快步走去,打开了门,看到了一幕令人啼笑皆非的画面——闪电喵竟然被两只老鼠困在了门口角落。

那只刚刚还神态傲娇的大猫咪,此刻惊恐地瞪着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毛茸茸的身体紧紧地贴在木壁上,瑟瑟发抖。

两只肥大的老鼠动着他们的胡须“吱吱”地叫着,做出一副要向前冲的架势,虎视眈眈地死盯着闪电喵,时不时地冲上去挥舞它们的爪子挑衅着。

“喵——”闪电喵再次发出凄厉惊恐的叫声。

“不是吧,闪电喵,你可是一只货真价实的猫啊,你怎么能怕老鼠呢?”觉得这画风十分的搞笑,但也挺同情这喵星人的,“好吧好吧,路见不平,拔手电筒相助,是本大侠出手的时候了。”

“走开!”我一跺脚,举起手电筒振臂一挥,赶老鼠必须有气势。

老鼠脚底抹了油似的,一溜烟没了烟。

闪电喵软软地趴在了地上,像是虚脱了一样,接着用两只爪子捂住了脸。

我蹲下身摸了摸它的脑袋,笑着说:“不用觉得丢脸,我不会笑你啦!哈哈哈……”

闪电喵露出一只眼睛看我,然后又遮住,叫声更凄厉了,“喵——”

“哎,要不要吃鱼干片?”我撕下一片鱼干片放到它嘴边。

闻到鱼腥味,闪电喵放下了两只猫爪,瞪着一双似乎惊讶又疑惑的眼睛,看着鱼干片,好像在说:这是神马东东?

“你听得懂我说话吗?”我看着它说:“你不吃老鼠,那应该会吃鱼吧,这可是我自制的鱼干片,可好吃了,不骗你。”

我把鱼干片放在了地上,它凑过去用鼻子闻了闻,然后才接受了鱼干片,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吃得非常快。

最后,我那一整包的鱼干片都被它给吃光了,这喵星人也太不客气了,连谢谢也不说一声。

咳咳,好吧,人家只是一只猫!真不知道清歌为什么把它说得那么恐怖,我看挺可爱的嘛!

回到二楼,清歌已经睡着,我喝了一杯桌上的白开水才躺下睡觉。

走了一天的路,非常的累,致使我沾枕便睡,睡到一半的时候,又听到了猫叫声。

哎哟喂,这家里养猫养狗的真是没觉好睡啊!

我睁开眼睛翻了个身,突然发现身边的清歌不见了,心里“咯噔”慌了一下,连忙坐了起来,“清歌,清歌……”呼唤了几声,不见清歌有回应。

我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清歌不会是趁我睡觉,偷偷跑去抓冰蚕了吧?难怪叫我好好睡觉别走出房间,不行,我得去看看。”

我穿上厚外套,拿着手电筒走出了房。

“清歌,你在哪儿……有人在吗?”我一遍又遍地呼唤着,整座楼里非常安静,似乎只有我一个人。

走在古旧的乔木楼里,脚步声“笃笃笃”的响。

长长的过道,两边都有房间,房间上有门牌号,1993、1994、1995……

从1993号间房,一直走到2016号房,走了很久还没到尽头,我明明记得二楼两排总共只有四间房间的,尽头一拐弯就是楼梯了。

现在这房子的格局跟原来的不一样,门窗不见了,房间也变多了,这令我忐忑不安。

就在这时,突然听到有人在轻轻地说话,在叹息,在窃窃私语,非常小声,认真听能听得见一点。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