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历史军事 | 花之秀

欢迎光临瓜子小说网!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暂无简介,请您先尝试阅读几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97章 :雾里看花

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by 花之秀

2018-5-2 15:39

天才一秒记住【偷香小说网 www.touxiang.la】,无弹窗,更新快,免费!

我站在门外看着这一切,一直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假象不要当真,可看着贺弘睿那么真实的痛苦,我心里难受极了。

“他说的是我吗?”我吃惊地问闪电喵,“我在这个世界已经死了吗,孩子是我肚子里的孩子吗?”

闪电喵抬头斜睨着我,尾巴慢慢地摆着,事不关己,挺悠闲的样子。

“贺太太,你不能进去。”

“让开,我要见贺清歌。”

有人在后面吵了起来,回头一看,夏真映入我的眼帘。

要见清歌的人竟然是夏真,拦她的人是贺清歌的心腹温苹、穆兰护士,看她们现在的装扮像是当领导了。

让我感到吃惊的是夏真,她坐在轮椅里,瘦得只剩皮包骨,表情僵硬,说话的时候嘴唇不能动,因此使她有些口齿不清,那两只眼睛好像要掉下来似的恐怖。

她怀里好像抱着两张遗像,一张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大眼萌娃,另一张竟然是我。

推轮椅的人更让我吃惊,他不就是那个贾东升吗,他怎么还和夏真在一起?

“我果然是死了。”我交叉双臂,无语地看着喵星人说:“哎,我说,你们是不是怕我出去坏清歌捉冰蚕的事,所以就搞出这么多事来拖住我?但是你诅咒我也就算了,你怎么能恶毒的诅咒我孩子呢?”

黑猫朝天白了一眼,最后低头叹气。

“哟,笑猫会笑,我们的闪电喵会叹气呀。”我蹲下身又摸了一把喵星人的头。

“你们耳朵聋了吗?别忘了,夏真现在可是你们的新少主夫人。”那边的贾东升了飙了,阴沉地瞪着温苹和穆兰。

夏真虽然行动不便,但还是俨然一副女主人的架子,白了温苹和穆兰一眼,对贾东升说道:“走,别理她们。”

贾东升推着轮椅径直从我们面前走过,然后进了院长办公院,他们是看不到我和闪电喵的。

一进院长办公室,夏真就让贾东升把两张遗像扔在了贺清歌的面前。

夏真哭着对贺弘睿说:“你妹妹害死了我姐姐和我侄女,你不是说要为我们讨公道的吗?你讨啊,你讨啊?”

贺弘睿痛苦地闭上了眼睛,说道:“对不起!”

贺清歌突然站了起来,对夏真说:“是我对不起你们姐妹,我把命赔给你好了。”

华俊曜拉了拉贺清歌,“你傻啊,她哪里是想为小薇母女讨公道,她的目的是要你去改生死薄,替她续命。”

“那又怎样,这要求很过分吗,我这样是谁害的?”夏真表情僵硬,仍气愤得身体直颤。

华俊曜急了,“要不是因为清歌,你早在四年前就死了,多活四年已经是恩赐了,你这人怎么这么不懂得感恩呢?亏你姐姐瞒着自己的病情,让我哥跟她离了婚娶了你,我哥娶你是为了赎罪可不是喜欢你,你可别太把自己当回事儿。”

“你、你胡说……没有人比我更爱他……我比上官向薇更有资格做贺太太……”夏真气得浑身发抖,脸色发青,没几下身子一僵,直挺挺地歪在了轮椅边,闭上了眼睛。

“夏真。”贺弘睿惊慌失措地冲向夏真抱住了她,对贺清歌大叫道:“快看看她。”

贾东升咆哮道:“救救、救救她,她要是死了,我要你们所有人陪葬……”

贺清歌拿起听诊器为夏真看病,接着脸色就变了,“她、她死了。”

贾东升抓起贺清歌的衣服,凶巴巴地说:“你快去帮她改生死薄,否则我就要你死。”

华俊曜一拳挥向贾东升,把他打飞了,“改你妹!生死薄是说改就能改的吗?”

贺弘睿抱着夏真失魂落魄地倒在了沙发上,神情恍惚,“我连她的最后托咐都没有办到。”

说完,他站了起来往门口走去,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他们不就是要赔命吗,我把命赔给他们。”

“我自己闯的祸我自己负责。”贺清歌哭着跑了过去。

“你们别冲动。”华俊曜追了上去。

贾东升把头上夏真的尸体嚎啕大哭,发誓要贺家兄妹偿命,妖气冲天。

“这、这都什么跟什么啊?闪电喵,你告诉我,这剧本是谁写的?”我不相信那些会是真的,却不知自己早已经泪湿了眼睛。

闪电喵转身追着那些人跑去,我急忙跟上。

跑出电梯,跑出医院大门,眼前所看到的画面再一次冲击我的视觉神经,打击我的濒临崩溃的心理。

先前聚众闹事的那些人大多数已经横尸街头,杀他们的人竟然是贺弘睿,贺弘睿发狂地大叫,陷入魔征一般,浑身散发着极强的黑煞之气,专门杀鬼除妖的青铜宝剑,此刻染满的人类的鲜血,杀红了眼睛。

“我要你们给小薇和果果陪葬。”贺弘睿满是仇恨的粗喉音震得人们耳膜疼痛,在地上打滚。

贺清歌和华俊曜也已经受伤,身上有血迹。

“哥,住手!”贺清歌捂着受伤的手臂呼喊着,希望能唤醒贺弘睿。

“他体内的融灵血珠又在操控他了,小薇不在了,没有人能够唤醒他了。”华俊曜大声说。

我站在贺弘睿的身边,泪水模糊了我的眼睛,伸手去摸他的脸,手却穿过他,浓浓的黑煞之气穿过我的手,我的身体,慢慢弥漫整个城市。

我回头找闪电喵,看到它冲过去对着它大吼,“告诉我这不是真的,你们到底有什么目的,为什么给我看这些?”

闪电喵又开始跑,往长长的公路上跑,我再追上,我一定要知道原因。

一直跑一直跑,我们拐进公路弯道,一过弯道眼前一黑,竟然回到了原来那间黑屋子。

“闪电喵,你在哪儿?”我在黑暗中寻找闪电喵,门“嘎啦”一声打开了。

我走了出去,回到了乔木楼的走廊上,身后的门慢慢地关上。

我回头看门牌,上面写着2020,看着门牌发愣,想着刚才看到的一切。

“还觉得是幻像吗?”突然有人说话,声音细小尖锐,就在我身边。

我转头看他,身边亮了起来,闪电喵像人一样站着,两只前爪抱着胸前,像个深沉的学者。

“是、是你在跟我说话吗?”我傻眼了。

他慵懒地瞄了我一眼,“不是我是谁?”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