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历史军事 | 花之秀

欢迎光临瓜子小说网!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暂无简介,请您先尝试阅读几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103章 :偷冰蚕改命(三)

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by 花之秀

2018-5-2 15:39

天才一秒记住【偷香网 www.TouXiang.la】,无弹窗,更新快,免费!

“喵——”

“啊——呜呜……”

屋子里先是传出猫凶狠的斗叫声,然后是女人凄厉的叫声和哭声,吓得我赶紧把迈出的脚收了回来。

“那我、我还是不进去了吧!”我搓搓双手,呵口热气,在门口跑来跑去,好让自己可以温暖点。

没过多久,天终于亮了,青儿姑娘回来了。

“喂!”

我站着差点睡着,被青儿这么一叫,吓醒了。

“不是我扔的,清歌。”我大叫道。

看清是青儿姑娘后,我尴尬地笑了,“是你啊,青儿姑娘。”

青儿一脸惊愕地看着我,“你、你居然还活着,闪电喵没吃了你吗?”

我一头雾水,干巴巴地笑道:“我又不是老鼠又不是鱼,它吃我干嘛?”

青儿小心翼翼地打开了门,探头探脑地往里面看,再回头看我时,更惊讶了,“太奇怪了,你是如何躲过的,跟我讲讲。”

“你说的是这变了态的房子吗?”我紧张小声地说:“我跟你讲,你家里有鬼,这鬼都修炼成精了,房子都妖魔化了,幸亏我法力高强、聪明绝顶,才逃过了一劫,换别人早就被吃了。”

说完我从包里拿出华义堂的广告名片,递到青儿面前,眉飞色舞地讲:“我跟你讲,这鬼必须得抓,不能姑息养鬼,我们华义堂捉鬼包你满意,童叟无欺,你打电话的时候提我的名字,可以打——打九点九折!”

青儿无语地看了看名片,眉毛挑了挑,脸上肌肉抽搐,“你不就是华义堂的吗?”

“嘻嘻,对呀,我是给华义堂做宣传的呀!”我笑眯眯地说。

青儿没有收下名片,径自进了屋。

“里面有鬼。”我提醒她。

“鬼在你心里。”她从容不迫地走了进去。

我跟在她后面走了进去,后知后觉地拿出包里的符咒,警惕地东看西看,“青儿姑娘,你到我身后,我保护你。”

突然,有东西从楼梯拐弯处跳了出来,我迅速一伸手把灵符贴了过去。

“喵!”灵符贴在了闪电喵的额头上。

“大胆,敢对我们神鬼如此大不敬。”青儿姑娘厉声斥责我。

我赶紧把灵符拿了下来,还轻轻拍了拍闪电喵的额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没看清楚是你,喵星人。”

“大胆,敢乱给神使起外号,不想活了吗?”青儿姑娘再次恶声恶气地骂道。

“喵!”闪电喵斜睨了一眼青儿,高昂着头,大摇大摆地朝大门走去。

“神使大人,你不惩罚这丫头吗?她居然给你吃那些低级食物破坏你的灵气耶!”青儿跟在闪电喵身后低声下气地说。

“闪电喵。”我叫了一声,闪电喵在门口停住,侧过猫脸看我。

“谢谢你!”我微笑着道谢。

“喵!”闪电喵迷般叫了一声,轻盈优雅高傲地走了。

青儿还在跟他说话:“神使大人,你顶住魔性没吃人耶,好厉害,不过以后可别再吃人类的食物了……什么,你吃了鬼?那么难吃的东西你都吃得下啊……”

青儿和闪电喵走了,留下我一个人等清歌。

中午,我做了粥和馒头,一边吃一边等清歌,才吃到一半,她终于回来了。

“清歌,你可回来了。”我兴高采烈地迎接她。

她是空手回来的,头发乱糟糟的,衣服也被树枝刮破了,很是狼狈。

捧起桌上的粥仰头便喝,咕咚咕咚几下就喝了一碗,再拿起一个大白馒头啃了起来。

我马上给她再装一碗,一边笑嘻嘻地说:“清歌啊,你那么厉害,一定能研制出更厉害的药,不用灰心,咱们回去吧,我妹妹的病我会另外再想办法的。”

清歌转身去洗了把脸,然后背起背包,潇洒地说:“走,下山跟我哥他们会合去。”

咦,不对劲啊!她怎么这么轻易就放弃了找冰蚕,还丝毫没有怪我的意思。

为此,我百思不得其解。

下山的路上,我们默默地走着,清歌精神焕发,走路都显得轻快。

不对不对,太不对了,要不我试探一下?

我突然停了下来,指着清歌的身后,惊讶地说:“哎呀,清歌你的冰蚕万灵散掉了。”

清歌犹如惊弓之鸟,整个人跳起来,转身嚷嚷满地找,“在哪里,在哪里?”接着拉开胸口的衣服往里面看。

猜到我在骗她,清歌放开了领口,忿忿不平地瞪我,“既然你已经猜到我找回了冰蚕皮,那我也就不瞒你了。

是的,我花了我一整晚的时间和大量的精力,终于找到了,而且因为一夜的天然雪冰冻,冰蚕皮一放到锦盒里便慢慢地化成了一滩黑泥,都省了我炼制了。”

清歌越说越得意,纯粹地开心,“你以为,我守着冰蚕三天三夜是白守的吗?只要它们不动,即使埋在雪里,我也能闻到它们的气味。”

我大汗,“那你的鼻子不是比狗还要灵?”

“那当然!”清歌自豪地扬起了下巴。

“你——不生我气啊?”我笑盈盈地说。

“反正已经找回来了,算了,回去吧?”清歌的胸襟宽广到令我汗颜,她挥挥手,一笑抿恩仇。

搞半天冰蚕万灵散还是到了清歌的手上,我欲哭无泪。

眼看就要跟贺弘睿他们会合了,到时候人多,更下不了手了,真是急死人了。

跟在她身边,我用眼角打量她的胸口,她把冰蚕万灵散藏在那里呢!

我灵机一动,捂着心脏倒了下去,一边叫一边偷看清歌,“哎呦,哎呦,痛死我了!”

清歌跑过来扶住我,“怎么了,哪里痛?”

我发挥强大的演技,面容扭曲,瑟瑟发抖,“我心脏不好,昨晚被那只鬼这么一吓,可能心脏衰竭要死了。”

“我看看。”清歌说着伸手去按我的胸口。

清歌可是神医,她这么一试肯定要试出来,但我的目的是要靠近她。

趁她扶我检查身体的当会儿,我看准她的胸口,把手伸了进去,胡乱一摸立即就摸到了小锦盒。

清歌大吃一惊,脸刹那间红了,“你干嘛?”

我抢了锦盒便跑,一边打开了盖子,清歌回过神朝我追来,一下子就抓住了我拿锦盒的右手。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