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历史军事 | 花之秀

欢迎光临瓜子小说网!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暂无简介,请您先尝试阅读几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109章 :天使降临(六)

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by 花之秀

2018-5-2 15:39

贺弘睿抱着重伤的妹妹是左右为难,青儿看穿了他的顾虑,指着狄连提议道:“我和他一起送清歌去医院,你去找小薇,我懂医理也能照顾清歌。”

狄连听了可不依,打掉青儿的指着她的手,“凭什么是我跟你一起去?这是他妹,又不是我妹,我要去找我家小薇。”

贺弘睿猛然站了起来,抓住狄连的衣领,森然地说:“我妹妹要是少一根汗毛,你永远也别想拿回融灵血珠。”

狄连气得举起拳头,无奈地又放了下去,“好,融灵血珠在你那儿,你是二大爷,听你的,行了吧?”

他们商量安排好各自的任务,我在树上喊到没了声音,身子虚得双腿直打哆嗦,坐在树干上有气无力地喊,“我在这儿,我在这儿……”

喊着喊着,突然想到一件事,吓得我魂飞魄散,“呀,果果哪儿去了?”

“果果,果果,你在哪儿?”对着成片的杨树,我呼叫果果。

呼叫中,隐约听到小孩的笑声,我闭上嘴巴,侧耳倾听。

我现在可是顺风耳,能听声辩位,这笑声就是果果的,听起来好像很开心,从南边传来。

果然,南边那边出现了一个小黑点,慢慢的,大青鸟飞过来了,同时果果的笑声也更大声了,“哈哈哈……”

我惊呆了,果果居然骑在大青鸟的脖子上,大青鸟一会儿高飞,一会儿俯冲,带着果果上下翻飞,似乎玩得挺开心的。

刚才飞过去帮忙打架的是大鵹,那这只应该是少鵹了。

“果果!”我手做筒状朝天空大喊。

果果听到了我的呼声,往我这边看,看到我后,似乎不想再跟大青鸟玩了,皱起小脸,撅起小嘴,小手拍打大青鸟,指着我对大青鸟说:“啊啊啊啊,果果麻麻,果果麻麻……”

大青鸟看到了我,不但没有飞过来,反而转头飞走。

果果急了,竟然直接往下跳。

“啊——不要——”我惊骇大叫。

大青鸟迅速回转,笔直下降,用它的爪子抓住了果果,避免了给果果造成不给挽回的危险。

但果果可不懂,阻止她去找妈妈的,就是大坏蛋,委屈得她嚎啕大哭,拼命挣扎,大青鸟的爪子坚硬,她越挣扎越疼,越疼就哭得越厉害。

果果就在大青鸟的爪子下,就像是一只无助的毛毛虫,一把鼻涕,一把泪,“麻麻,麻麻……”

小家伙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身上的毛衣被大青鸟扯到快要掉,小身体摇摇欲坠。

这不是被吃掉就是要摔死的节奏啊,天呐!

“果果,别动!”我心惊胆颤,眼看大青鸟要飞远,顾不了那么多了,抱着杨树干,直接滑了下去。

用这种方式下树,是有代价的,魔擦力给我带来了肉j体上巨大的痛苦,一直滑到树下,衣服破了,身上多处破皮出血。

双脚接触到地面,我冲着大青鸟飞走的方向狂奔。

大青鸟这次飞得并不快,很快我就看到了它。

“诶,大笨鸟,看下来,我在这儿。”我大声讥讽它,以引起它的注意,然后挑衅它,把它的目标转向我,“我说你是不是傻?抓一个小孩够吃几顿,有本事你放了她抓我呀?”

我这么一叫,果果看到我后,又开始拼命挣扎,“麻麻,麻麻……”

“果果别动!”我吓到心脏快要停止,嘴上还得死撑,“那只大笨鸟她胆子小,她怕妈妈,看妈妈怎么把它打得屁滚尿流。”

这激将法奏效了,大青鸟被激怒,猛然拐弯低飞,并朝我飞来。

我赶紧转身跑,用我所有的力气跑,可是这一跑,下体隐隐流出热热的液体,低头一看,好像是宫内出血。

顾不了那么多,此时此刻能做的只能拼命地跑。

现在大青鸟正低飞,又要攻击我,只要颠簸几下,果果肯定能从毛衣里掉出来,这会儿高度低,掉下去也没什么大碍。

“果果,现在可以动了,脱掉毛衣。”我边跑边叫。

果果听懂了我的话,扁着嘴巴边哭边奋力挣扎,两条白白嫩嫩的小短腿露了出来,再挣扎两下,哧溜,从毛衣里脱落,紧接着来了个漂亮的后空翻,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这一坐可能是屁股疼了,果果浑身一震,表情一滞,接着皱起小脸,放声大哭,“呜——哇——”

大青鸟爪子下没有了果果,迅速转身朝我飞来,划过我的头顶,我低头躲过,但体力已到极限,头晕眼花,一个踉跄狠狠地扑倒在地再也起不来了。

睁开冒金星的眼睛看裤子,浅蓝色的牛仔裤已经全被血染成了红色,突然身子一悬,我被大青鸟的爪子抓住,腾空飞起。

完了,这下换我当“鸟食”了,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

见我被抓,果果立马站了起来,捡起我的毛衣,光着屁股在地上追跑,毛衣在地上拖行。

她跑得非常快,“麻麻,呜呜……麻麻,麻麻……”奔跑之间,她灵巧地跳上树,像只猴子似的跳来跳去,紧紧跟着我们。

我用仅剩的一丝力气冲果果喊,“果果,快去找姑姑来救妈妈。”

话一说出口,我便懊丧得要死,姑姑都自身难保了,怎么救?可是果果又不认识爸爸呀!

“嗯——”这嗯可不是答应的嗯,果果把嗯字拉得长长的,十分不情愿地撒着娇,这是“我不要”的意思。

她张大嘴哇哇大哭,紧追不舍。刚才是我奋不顾身地救她守着她,现在换她了。

有句话叫做——你对我不离不弃,我必生死相随!

小孩爱模仿,我想她是不会在这个时候离开我的。

我们才相处了不到一个小时,她对我已经有了很深的依恋,三月怀胎也能母女连心啊!

就在大青鸟要高飞的时候,果果最后奋力一跃,抱住了我的腰。

“贺心果,你怎么不听话呢?”我抱住了哭得快要岔气的果果,亲她满是泪水的小脸。

“麻麻,麻麻……”小家伙还不会说话,只会叫妈妈、嘟嘟还有果果,这会儿,把鼻涕眼泪全擦在了我身上,不停地叫唤着我。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