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历史军事 | 花之秀

欢迎光临瓜子小说网!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暂无简介,请您先尝试阅读几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113章 :孩子消失了(四)

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by 花之秀

2018-5-2 15:39

我别扭地拉开他的手,“你要是再这样,我就……不理你了。”

想不出有什么可以拿来威胁他的,只有这幼稚又可笑的理由,讲完我就后悔了。

但他倒是挺买帐的,摊摊手,牵牵迷人的嘴线,无奈地苦笑,“好了,我知道了,我们家小薇害羞了。”

“你……”我心中无限黑点,怎么不管我如何否定我和他的关系,总也不能动摇他认定的。

他耸耸肩笑得好得意。

“不跟你说了,快出去啦,我要换衣服了。”说也白说,不说了。

“我还用出去吗?”贺弘睿显得很惊讶,坐到椅了上,慵懒地翘起了二郎腿。

我跑到他身后,用力推他,“快走啦,不然我拿拖鞋拍你一脸哦。”说着我拿起了脚上的拖鞋。

他立马投降,“别别别,本少主出去还不行吗?”

看他走了出去,我用最快的速度换好便装,拿了床头他们为我买的面包,塞进背包里,还把窗帘拉绳给扯了下来,也放进背包里。

能塞进包里的东西全塞了进去,对付大青鸟,这些东西也许能派上用场。

……

五分钟后,我坐着轮椅,任由贺弘睿推着走出了医院。

刚到医院门口,一辆黑色法拉利停在我们面前,一个穿西装的男司机走了下来,把车钥匙给了贺弘睿。

“少爷,张总问你什么时候回去看她?”男司机毕恭毕敬地说。

贺弘睿比较礼貌地回答道:“何叔,你回去跟外婆说,我最近经较忙,一有空一定回去,到时候会携眷回去让她开心开心。”

“知道了。”男司机说完看了我一眼,彬彬有礼地鞠了一个躬。

我先是一怔,赶忙回礼。

有听华义堂的师兄弟他们说过,贺弘睿的外亲家是大企业,专做茶业生意的,他口中的外婆应该就是张氏茶业的董事长。

想想,他是高高在上的“天鹅”,众星捧月,我是烂泥沟里没人要但生命顽强的“癞蛤蟆”,我们根本就是不同世界的人,这是我一早就认清的,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

我不喜欢自卑,可这是事实。

“上车吧?”贺弘睿要抱我上车。

“不用,我自己走。”我拦住他的手。

没有理会我的抗议,他当着司机的面,用标准的公主抱,把我抱上了法拉利。

贺弘睿车子开得很稳,驱车没几分钟,就到了本巿最大的宏光商场。

他推着轮椅,陪我先是逛了几家服装店,与此同时我在注意着另一边的花鸟巿场。

一间某名牌服装店里。

他指着一排排名牌衣服问,“这些喜欢吗?”

“一般。”我说得很敷衍。

“那那边呢?”他又指另外几排。

“还好,逛来逛去都差不多。”我依旧兴趣缺缺的样子。

“服务员,把你们店的女装全部给我打包了。”他说得云淡风轻,拿出了一张金卡。

服务员喜上眉梢,满脸生花地接过金卡,全店的营业员忙碌起来。

“噗,全部打包,你要我一天换三套吗?”我惊愕得下巴险些脱臼。

“那有何不可?本少主的女人必须是天底下最幸福的。”贺弘睿得意地挑眉,好像在说:女人,你捡到宝了。

省钱省惯了,看不得这样的挥霍,我无语极了,心疼得紧,小声嘟囔,“你还不如把钱直接给我。”白花花的银子啊!就这么浪费了,太奢侈了。

“你说什么?”他问。

“我说我不要,我又不喜欢。”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你可以拿回家慢慢换着挑啊?”贺弘睿跟了上来,一边给了服务员一张酒店名片,吩咐道:“送到这里去。”那是他这些天住的酒店。

在外面又假装走了一圈,贺弘睿一直忍耐着好脾气地推着,这对现在的他是很难得的。

花鸟巿场就在右边不远处,我得想办法进去。

“师父,人家口渴了,好想喝椰果奶花诶!”我伸出舌头,用手扇着脸,有气无力快死的样子。

贺弘睿英眉微皱,看了看左边的商店,“那边有家饮品店,很不错,要不我们去喝点东西。”

“那边好像很挤,我不想过去,你打包过来可以吗?我在那里等你。”我指了指休息太阳篷那边的座位。

贺弘睿看了太阳篷一眼,“也好,那你先过去坐,我马上回来。”

他把我推到太阳篷下,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然后才转身离开。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叫住了他,“那个……弘睿……”

他怔了怔,随即转身看我。

叫了他名字,他看起来很开心,用询问的眼神看我,继而微笑,迷死人不偿命的那种,“还有什么吩咐,我的公主。”

“没、没有……那、那个……”心跳漏了一拍,话都不会说了,“你体内的融灵血珠没有再控制你吗?”我问。

他浅笑,摇了摇头:“谢谢你的关心,没有哦!我有念清心咒。”他注视着我,变得有些忧郁,“这段日子,你一直在我身边,而我却不知道你已经怀孕近四月了,让你受到那么大的伤害,我都快恨死自己了,面对那样的你,我怎么还能愤怒发脾气。”

融灵血珠需要愤怒与邪念才能滋生戾气,唤出融灵血珠的魔性,只要控制好情绪就可避免。

我再次躲开他的深情注视,心里有些慌,“那你以后要多静心,凡事看淡泊一些,有空多念念清心咒。”

他迈开步子要朝我走来,“你陪我念……”

我赶紧抢话:“求你快点去买吧,我都快要渴死了。”

“我这就去,你等我回来。”他说着跑开了。

我丢下轮椅,立马冲进花鸟巿场,向老板买了一包销量最好的鸟食,有面包又有鸟食,胜算会大点。

买完鸟食要离开的时候,看到店家手里拿着一条皮鞭在玩,我临时起意,用身上所有的现金向老板买下了。

出门在外,此去又是凶险万分,不准备点方便携带的武器防身怎么行?

走出来时,我偷偷看了贺弘睿一眼,他还在饮品店门口排长队买椰果奶茶。

再见了弘睿,如果我找到果果,就带着果果离开你,成全你和你爱的小希,那是因为爱你;如果没找到果果,那我更要离开你,那是因为恨你。

心里好惆怅,苦笑,我居然承认了心里是爱他的。

终于可以放心地跑了,往另一个方向跑,死命地跑。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