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历史军事 | 花之秀

欢迎光临瓜子小说网!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暂无简介,请您先尝试阅读几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111章 :孩子消失了(二)

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by 花之秀

2018-5-2 15:39

狄连也着急,“我去看看。”

狄连一走,慕容凝和花之云围了过来。

“小薇不会是被吓傻了吧?”慕容凝漂亮的小脸蛋顿时成了表情包,夸张至极。

“我看八成是。”花之云附合道。

“不是啦,是两个人。”我看着贺弘睿解释道:“果果是一个两岁大的小女孩,还不会讲话,可能当时被毛衣挡住,所以你看不到她。反正你现在立即去找少鵹青鸟,只要找到它就能找到果果了,一定要找到果果,她是我的孩子。”

贺弘睿、慕容凝,还有花之云听我说完,面面相觑。

“医生来了,医生来了。”司徒宝推开门嚷叫着。

“医生,你快看看我女朋友,她醒来后就一直在说胡话。”狄连带着穿着白大褂男医生走到我病床前。

贺弘睿冷冷瞪了狄连一眼,一把将狄连推开,对医生说:“医生,请务必要治好我老婆,钱不是问题,多少钱你随便开。”

医生大吃一惊,然后用很奇怪的眼神看我,好像我是一个红x杏c出墙的坏女人似的。

我满头黑线,尴尬万分,“我现在很好,不用看医生了。”“我想见清歌,她在哪儿?她可以帮我证明果果的存在,到时候一切就都清楚了。”

“果果是谁?”医生问贺弘睿他们。

他们全部一脸茫然地摇头,个个都表示不知道有这号人,之前也没听我提起过这人。

我赶紧解释,“果果是我刚出生的女儿,她大概有两岁那么大,长得非常可爱,被大鸟抓走前穿着我的白色大毛衣。”“请你们帮我去救她吧,要不报警也行。”

贺弘睿脸色更难看了,抱住我摸我的头。

医生用听诊器听我了我的胸膛后,又看了我的瞳孔和舌苔,我们在他的病历表上写了起来,一边摇头严肃地说:“病得不轻啊!”

“我现在很清醒,说的不是胡话,受害的真的不是我一个人,还有果果。她才刚出生,离开我时她还在睡觉呢,这要是醒来没看见我,她肯定会哭的。请你让我出院吧?你们都不相信我,我自己去救她。”我忍痛下了床,脑子一阵晕眩又坐了下来。

“听话,躺下好好休息。”贺弘睿把我按上,盖上被子,满面愁容。

“孩子都不见了,我怎么好好休息?”我挣扎着坐起来,贺弘睿不让,慕容凝也过来劝我,“小薇,你身体还虚着呢,不能任性。”

霍医生对贺弘睿说:“你老婆失血过多,可能受惊过度,导致精神错乱,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休息,一定要看好她,如果实在不能配合,那就只能打镇定剂了。”

狄连见此情形很不高兴,推开贺弘睿,对他们说:“我说你们干嘛老强迫她,她都睡了两天了,自然想起来走走。”

“受惊过度而己,说什么精神错乱,我看你才有病。”狄连连医生都骂了。

“受了惊,就更应该去花园里透气散步,有助平复冷静。”狄连要扶我,“走,小薇,哥让你出去。没力气走,哥背你。”

“哎,你怎么骂人呢?”霍医生气得脸都绿了,“你这样胡搞,迟早耽误病人的病情。”

贺弘睿控制住狄连要扶我的手,阴沉地说:“你若再敢胡搅蛮缠,就不要怪我对你不客气。”

见他们为了我有病没病搞得剑拔弩张的,我只得退一步。

“好了,好了,不要吵了,我不走了。”我无可奈何地说:“那我们现在来分析我的‘病情’可以了吧?”

我这么一说,他们真不吵了。

看着霍医生,我说:“医生,你凭什么认为我精神出现了问题?”

霍医生说:“你说果果是刚出生的孩子,可又说她已经两岁了,这不是自我矛盾吗?”

慕容凝也说:“你还说果果是你生的,可是……这怎么可能?在那之前我们才见过面的,你不但没有大肚子,而且还活泼乱跳的呢!”

“我也可以证明。”花之云举手插话,“小薇,我知道其实你心里是爱贺总教头的,渴望想为他生个孩子,但是我们要认清事实,事实就是你没有怀孕生过孩子。不过……这事是迟早的,以后你们还会有很多孩子的。”“总教头,我说得对不对?”花之云嘻皮笑脸地向贺弘睿“邀功”。

贺弘睿听了心情大好,先前与狄连争吵的阴霾顿时烟散云散。“小云说得对,回去给你奖励。”

“谢谢总教头。”小云心花怒放。

贺弘睿看我的眼睛也温柔了许多,握住我的手说:“想要孩子的话,咱们回去后立即结婚,然后造一支足球队出来陪你玩,好吗?”

此时此刻,他的温柔、他的笑在我看来是那么的刺目,我非常地生气,用力地甩掉他的手,“你、你不相信我?你们都不相信我。”我想解释,想让大家都相信我,想让他相信我,“可能当时果果穿的毛衣太大了,所以你没看见她,她当时真的在场的。”

“对了,如果我生过孩子,应该可以检查出来的。”我说。

“我们已经为你做过检查了。”霍医生说:“你是由于受外力重击,导致**破裂,所以大量流血,我们已经为你动过手术修补了,没有其它异样。”

“动过手术了?”我赶忙拉起衣服看下腹部,果然有一道还没拆线的疤,“有没有搞错,你们怎么能无缘无故地在别人肚皮上动刀?谁允许的,谁签的字?”

“我签的。”贺弘睿说:“当时你大量流血,的确是**破裂,我怎么可能容许他们乱动你的身体?真是迫于无奈。”

我想了想那可能是我产后剧烈运动,再加上大青鸟的压迫所致,“就算是这样,那也不能掩盖我生过孩子的事实啊?”“清歌呢,我要见清歌。”

“我来了,我来了,这么急着见我是想干嘛?”清歌坐在轮椅上被推了进来。

原来是司徒宝跑去找清歌去了。

“清歌,你来了就好,你快告诉他们果果是谁?”看到清歌我非常激动。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