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历史军事 | 花之秀

欢迎光临瓜子小说网!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暂无简介,请您先尝试阅读几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121章 :孩子消失了(十二)

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by 花之秀

2018-5-2 15:39

慕容凝刚才吃了一堑qian,得到了教训,这会儿不敢再说了,大声地清了清喉咙暗示他们俩也别再说了,“哎呀,小薇都知道的啦,你们俩比人家聪明不到哪里去!”“小薇,我们再等等好不好?也许过一会儿他们就带着孩子来看你了。”

我被慕容凝说服了,放下了衣服,但整个人一直崩着,僵硬地坐在床沿,一句话也不说。

短短几分钟,我便已经受尽煎熬,整个人被掏空了一般。

突然间,床头的手机响了起来,一声还没响完就已经被我接了起来,“喂,是不是找到果果了?”

电话里传来这样的消息:“我这里是***警察局,我们在克里雅河里捞到一具女性特征的幼儿尸体,请你们来辩认一下。”

我的脑子“轰”的一声,顿时一片空白。

克里雅河是昆仑山脉一条非常重要的河流,由昆仑雪山水融汇而成。

当我惴惴不安地来到河边,看到了正在跟警察说话的贺弘睿和狄连。

警察说:“他们是被山上的河流分支冲下来的,能活下来就是奇迹了……”

面对此刻的所见所闻,我内心还存有的一零星的希望之火又灭了一些,紧张得手脚冰凉。

河边站着许多人,一个小小的身体冷清清地躺在地上,被一张白布盖着,很是凄凉。

自看到那块盖尸布后,我的脚再不敢向前移动半分。

旁边不远处的担架上还有一个人躺着,那竟是夏真,救护人员在给她做心肺复苏术和人工呼吸,这是我始料未及的。

夏真浑身湿透了,像是刚才河里被捞上来的。

“夏真。”我被吓得不轻,跑到医护身边看他们施救,心脏扑腾乱跳,害怕极了。“夏真,你快醒醒,你可不能出事。”

“这是怎么回事,夏真怎么在这儿?”我问贺弘睿,然后指着盖着白布的尸体继续说:“她是谁,你们为什么不救她?”

贺弘睿看着我显得忧心仲仲,只愿回答夏真的部分,“之前没跟你说夏真的事,是怕你担心,贾东升带走了夏真,起初我们以为是夏真自愿的。

就在前几天,夏真偷偷打了电话回华义堂,说自己被贾东升控制,无法脱身。我们这几天不分昼夜地寻找,也是为了夏真。有村民看到一个男人把两岁大的孩子扔进了河里,夏真奋不顾身地跳进河里救人,结果双双溺水了。”

“小薇,夏真醒了。”慕容凝激动地说道。

夏真睁开了眼睛,只是人非常疲惫,医生在教她调整呼吸,并给她一条干净的大毛巾包住被冻得发抖的身体。

待她能够认人时,看着贺弘睿说出了第一句话:“睿睿,睿睿是你吗?”

贺弘睿怔住了,包括我,还有我们的朋友们。

夏真看到了我,抬手轻轻地唤了声,“姐姐。”

我握住了她的手,“姐姐在这儿,你刚才吓死姐姐了。”看到夏真脱离了危险,我的心便跑到隔壁白布下去了,开始心不在焉,“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狄连走到我面前,拍了拍我的肩膀,出声打破了僵局,“小薇,你先不要激动,河水旋涡多,这孩子的身体已经被严重损坏,面目全非,看不清五官了。但是……她虽然个子跟果果一样大,身上穿的动物毛皮衣,也跟我们在影像里看到的是一样的,但也有可能不是。”

我握紧了拳头,指甲插进肉里,努力让自己镇定,看了一眼白布下的小小凸起,拒绝承认:“不,她不是果果。”

“我过去问问警察。”慕容凝说着跑到警员身边打听情况,“你好,警察同志,我们是接到通知过来认尸的。”

“哦,你去看看吧?除了你们,我们暂时还没收到,其它巿民的幼儿失踪的报案。”警员说。

花之云虽然是华义堂的弟子,也能驱驱小鬼什么的,可毕竟是个刚二十出头的女孩,没敢靠近尸体。

慕容凝对驱魔一窍不通,但胆子大,想也不想地就欣开了白布。

“小薇,你认认看。”慕容凝说完才看了一眼尸体,顿时脸色大变,“word天!”立即盖上了白布,“小薇,我觉得你没必要看了。”

我看着盖尸布,坚决地说:“打开。”

我可以的,因为那肯定不是果果。

慕容凝不肯动手,我就自己过去掀,贺弘睿半途拉住了我,“你想清楚了,真要看?”

“哎呀,你磨叽什么?我敢肯定她不是果果。”我大步走去,呼啦一下掀开了白布。

白布下确是小幼女尸身,小女孩的脸是血肉模糊的,整个头少了三分之一,爆眼睛、露白骨,五官不清,身上的皮毛衣跟影像里果果穿的一模一样,高矮胖瘦似乎分毫不差。

我慢慢地蹲了下来,伸手去摸小女孩的手,司徒宝吓得捂住眼睛哇哇大叫可怕,贺弘睿拦住了我,“可以了。”

我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坚持要摸。

那双手是冰凉的,跟果果一样柔软,“告诉我,你是谁?”

很奇怪,这具尸体好像没有灵魂,我感觉不到一点点的阴气。

贺弘睿看透我的心思,在我旁边说道:“灵魂已经不在了。”

“怎么会这样?”我问他,“阴间的鬼差不会这么快就来索魂了吧?”

贺弘睿观察着尸体,可怕的冷静:“这种非正常死亡的冤魂,是不会有鬼差来索魂的,他们会游荡在人世间,像这样的小孩新魂是很容易被风吹走,被浪卷走的,因此有些深水里会有溺死的水鬼。”

“那招魂看看。”我提议道。

贺弘睿看了看四周,“现在人太多,又是大白天,今晚阴时再招,放心吧,到时候就知道是不是果果了。”

警察拿着资料表格走过来问我:“你们是这孩子的家属吗?”

“是。”狄连回答道。

“不是。”我说。

狄连不解地看着我,“你之前不是一直吵着说果果是你女儿吗?本座可是相信的。”

“她才不是果果,她就不是。”我越说越大声,情绪非常激动,好像要跟人打架似的。

“好好好,不是不是……你别激动!”狄连苦笑。

听我们一言,警察“啪”的一声合上了本子。

“你们这是过家家玩我们呢?”警察同志要严肃批评人了,“你们说是就是,说不是就不是啦?这……”指着尸体说:“这娃儿除了没脸,其它特征跟你们所报的是的一样的嘛!哦,人家活着的时候,你们丢弃了,现在脸没了,还是不认啊?”

警察同志越说越生气,看着我们一个个指了过去,“你们一个个都给我验dna去,每一个都不能放过。”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