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历史军事 | 花之秀

欢迎光临瓜子小说网!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暂无简介,请您先尝试阅读几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127章:孩子消失了(十八)

鬼夫缠身:生个小鬼宝 by 花之秀

2018-5-2 15:39

他拉着我跑在林子里,速度极快,两边的树木“嗖嗖嗖”的往后闪,感觉跑得非常轻松,几乎没使多少力,好神奇!

看他的侧脸,从容坚定,目如寒星,大掌温而实在,在这样危机四伏的荒山里,让人可以完全地信赖他。

不到片刻,我们便到了另一个河岸。

这时,河岸边漫天飞着纸钱,地上红光闪烁火焰跳窜,白烟弥漫在夜色中,撒纸钱的人和烧纸有人在低低的呜咽哭泣,哀怨的哭声在阴森静寂的山林里,显得格外的恐怖。

原来真的有人在烧东西!

撒纸钱是为“买路钱”,叫路边的鬼魂不要为难死者,烧纸钱是给死者在阴间使用的冥币。

我们靠近一看,那祭奠死者的竟然是游仇千和蓓夭夭,说他们哭得肝肠寸断毫不夸张,只是加上他们带方言的憋脚普通话,就显得不伦不类让人无法跟着一起难过了。

“呜呜……偶的果果啊,你肿么就酱紫走了惹,叫依妈以后该肿么办呀?”

“偶可怜的小果果啊,依爸增后悔把你留在阿公阿婆森边啊,吼则你奏不会被坏蛋抓走了,呜呜……果果,这些钱你拿去花给那些鬼差蜀黍,记己多留一些,还有介些衣湖,都系名牌来着,你就在下边好好地过绿子……依爸依妈以后会经常烧给你……”

一张纸钱在空中旋转飞来,贺弘睿伸手接住,放正一看,上面写着人名和生辰八字,是游果果的。

“这跟你偷来的生辰八字差了一个字。”我惊讶地说:“难怪我们招不来那孩子的魂魄,看来他们谎报了孩子的出生日期。”

“警察不可能记录不是户口薄上出生日期。”贺弘睿手一松,任由纸钱飞走。

当我们出现在他们面前时,他们并没有显得意外,只是互相看了一眼对方,贼眉鼠眼的样子一看就像是在打坏主意。

“你们怎么在这儿?”我问道。

“偶还想问你们呢!偶们在介里,系因为偶们是果果的户母”蓓夭夭把游仇千往后一推,站到前面与我对峙,“森为果果的户母,为她祭奠烧钱介不是应该的吗?”

“那你们为什么要在纸钱上写生辰八字?”我拿起他们正要放进火盆烧的纸钱,上面也有游果果的名字和生辰八字。

游仇千冷哼一声,神气活现地说:“我们写我们的,关你们屁事。”

蓓夭夭答道:“你们不是驱魔阴阳道人吗?在纸钱上面写名字和生辰八字,当然是为了死者能够顺利拿到冥币,而不被别的孤魂野鬼抢走。”

我变得犀利、咄咄逼人,“你们骗骗别人那还行,骗我们不觉得可笑吗?在死者弥留之地烧纸钱不撒点买路钱,反而写上死才的生辰八字?是不是早就知道我们今晚会来招魂,所以你们故意捣乱,先收了那孩子的魂魄?你们真的是那孩子的父母吗?”

“少跟他们废话。”贺弘睿突然朝他们出手,一掌打去,“把孩子的魂魄交出来。”

游仇千脸色一沉,稳稳地接住了贺弘睿掌法,仗着自己长得矮,一招扫腿扫来,贺弘睿比他更快,一脚踢中他的小腹将他踢开。

腿长就是好!

游仇千的掌法和腿法力道苍劲,内力十足,绝对是高手中的高手。

“好功夫,好内力,你们到底是谁?接近我们的目的何在?”贺弘睿目光凌厉,摆起恶斗的姿势,浑身散发出隐隐的黑色力量,驾式逼人。

眼见他要激活体内的黑魔力,我心一沉,正想阻止,蓓夭夭突然撒起了泼,分散了贺弘睿的注意力。

只见蓓夭夭眼珠一勾,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声哭嚷:“哎哟,欺户仁喽,偶们小孩都洗了,还欺户偶们,有没有天良呐!偶们招记己小孩的魂魄回家有错吗?太够分了,你们把偶打洗算惹……”

喊完一下子收了哭声,站起来拍着胸脯,瞪眼说道:“来呀来呀,打介里,往介里打,把偶打洗,让偶到阎王爷那里告你们去,偶不想活啦……呜呜呜……欺仁太甚啦……”

蓓夭夭边哭边用丰、满的胸部顶我,没有同样条件的我倒退了好几步,看着她比我起码大三码的胸,我除了吃惊,还是吃惊,无言以对。

“你隆的吧?”我低低地说道。

“才不系呢,偶只是天天喝晕胸汤而已。”蓓夭夭得意洋洋地说。

“老婆,偶们正在跟他们吵架哦!”游仇千好心好意地提醒老婆。

蓓夭夭怔了怔,眼睛一亮,死要面子地骂了过去,“偶知道的啦,要你唆!”话刚说完,突然又撞上我。

这一撞非常用力,把我整个人弹开,word的天,这胸……实在是太有弹性了。

还好贺弘睿接住了我拉我到身后,刚要回头教训他们,却也被蓓夭夭的大胸撞了一下,只是他下盘稳没被撞开,一脸的尴尬。

“你……你有病吧?”贺弘睿无语地骂道,再骂游仇千:“你老婆用胸、器打人,你也不管管,你还是不是男人?”

“切,偶系不系男人偶老婆最清楚惹,要你管。”游仇千耍起无赖真是无人能敌,但一面对老婆,立马成了好好老公,“老婆,偶嗦说对不对呀?”

蓓夭夭却白了一眼游仇千,“对你个头。”

岂有此理,用胸、器撞我也就算了,竟然也用这招对付贺弘睿,太不要脸了,气得我火冒三丈,什么教养矜持都不要了,上去一把就揪住了蓓夭夭的长头发,拳头落在她的胸上,狠揍她:“死三八,就你胸大了不起是吧?把魂魄交出来,交不交,交不交……”

“啊——打洗人惹啦……”蓓夭夭死命地护着自己的胸,惨叫连连,毫无反击之力。

女人一旦被抓住头发,就被勒住了弱点,再加上她护胸心切,所以就落了下风。

游仇千赶来解围,贺弘睿半道拦劫,二人你一掌我一掌,拳拳生风,腿下溜走翻飞,不出几招贺弘睿占了上风,步步紧逼。

突然,一阵怪风吹来,不远处树顶上黑烟滚滚,树木摇晃不止,地上的火灰星子漫天散落。

因为看不清大家无法再战,贺弘睿抱住我,将我护在他的怀里。

片刻过后,风停了,我们睁开眼睛一看,游仇千和蓓夭夭不知所踪。

*本文/s*来自瓜/s*子小/s*说 网 w ww.g z B p i.c o m ,更新更快d无弹窗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